“就像滚雪球。”那些数年前先后投进房产市场的资本不断增值,李倩夫妇在北京持有的房产总市值已超过6000万

2009年4月 / 总价160万购入

李倩夫妇拿着家人的存款,在朝阳区双井附近买下一套92平米的婚房,这正是“幸运”的开始

持有房产市值总价:160万

2009年12月 / 总价600万购入

卖掉每平米涨了近1万元的住房,置换了这套280平米的房子,也是一家目前居住的地方。“我当时觉得房价还是有点低的,房子还是值得买。”

持有房产市值总价:600万

2010年11月 / 总价210万购入

在这种直觉的指引下,带着家人提供的资金,他们又在房山长阳一处新开发的楼盘买下140平米的房屋,目前出租

持有房产市值总价:1397万

2011年7月 / 总价309万购入

购房的步伐更紧凑了,他们在朝阳区西大望路购置了一套67平米的小户型房屋,目前同样用于出租

持有房产市值总价:1733万

2016年4月 / 总价503万购入

一路向东,李倩夫妇的第五站是朝阳区四惠,在当时均价刚过4万的白领家园小区购得了一套118平米的小三居,目前供父母居住

持有房产市值总价:3055万

2017年2月 / 总价2055万购入

“单价15.5万,是挺贵的”,但李倩为了目前一岁的儿子入学考量,买下位于热门学区的三居室,这决定用时不到一周

持有房产市值总价:6361万

北京 / 6000万 +

如今,那些数年前先后投进房产市场的资本不断增值,仅2009年末购得的房产市值就翻了4倍之多,目前持有的五套房屋总价已破6360万

李倩买下那套价值超过2000万的房子用时不到一周。

“单价15.5万,是挺贵的。”那是一套位于西城区的三居室,总面积132平方米。直到签合同当天,她才实地去看了那间房子,在此之前,她对这间价值千万的房子的认知只有“楼号,楼层,以及网上的户型图”。

“签合同那天,我跟房东说,我们去看一眼。”李倩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完成了新房的考察,当场和房东签了合同。“谁叫它属于德胜学区。”

文字报道 / 罗京运
摄影报道 / 赵赫廷 视频报道 / 于维华
可视化 / 吴嘉川、陈羽萱(数据工场)
编辑 / 王怡波

李倩作出买学区房的决定,比买房的过程更快。

今年春节假期临近结束的时候,她带着一家老小尚在海南三亚过冬。无事可做,她和丈夫琢磨起北京学区房的事。

“手机上搜了搜北京学区的信息,又下载了几个房屋买卖的应用程序,对比区域研究了一下房价。”两人当即决定,房子必须买在西城区。

这个选择符合李倩对西城区的定位。“从小学到初中,西城区的优质名校看起来更集中。” 她现在的住房位于东城区,如果不换房,她的儿子将在5年后前往崇文小学就读。

“崇文小学在东城区排位靠前,这样看,我家现在这间房子也算有学区的概念。”但李倩对比西城区的学校,觉得现有的资源稍显“鸡肋”。

“不是那种特差的学校,但又有点达不到我心里的预期。”李倩对儿子未来上的小学的预期是“比较老牌,能对口的比较好的高中。”

在西城区的11个学区中,德胜学区是家长们公认的全北京最好的学区。

“育翔小学和西师附小都属于这个学区。”此外,北京全市排名靠前的三帆中学、十三中分校、北京四中等重点中学也都位于其中。

李倩起初看着网上家长们列出的一连串学区内的学校名字时,觉得眼花缭乱,但随后,她看到一些文章分析这些学校,“升学率是多少、重点中学升学率又有多少”,心中的排位迅速建立起来。

在其中一篇阅读超过十万的微信公众号文章中,作者依据教育资源的优劣,将北京几个区比喻为不同的地形:高原,平原,洼地,深渊。

李倩把那篇夹杂着写作者个人观点的文章看完,记住了那句话:西城是北京唯一的教育“高原”。

她确信应该这么选。

“不是说我非得让孩子上那些顶尖的学校。”李倩说,尽管她明白学习要靠自己努力这个道理。在看过那些文章之后,她还是觉得“哪怕去一个西城的普通学校也比去别的区的好学校要强”。

那时候,她的儿子即将满2岁,远未到上小学的年龄。但她必须未雨绸缪。

“我儿子跟我小时候一样,贪玩,需要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来帮助他养成好的学习习惯。”她认为,“我先给他一个很好的平台,让他稍微自由一点,轻松一点。我只是希望我没有遗憾就行了,如果他很优秀,我会很高兴。”

“如果大家都很优秀的环境下,他应该能变得更优秀一点。”

李倩明白,如今她在西城区买房时所享有的如此大的选择余地是因为资金充裕。按照2017年初的行情,她在东城区的房子总价超过2500万。

2017年5月26日,北京市大观园西城区房屋管理服务大厅,李倩丈夫和中介在大厅内等待办理他们所购买阳光丽景房屋的过户手续

她见过那些资金不足的家长在学区房面前的局促。

“比如那些买过道房的家长,并不是因为他们喜欢过道房,其实是资金。”“量力而为。”李倩觉得,在买学区房这件事情上,正常的心态应该是“能够到什么样的就买什么样的”。“拼了命去买那种过道房,我觉得可能真的特别想突破阶层吧。”

经济资源和政治资源的掌握程度决定了一个人身处的社会阶层。2005年,李倩走出校园,她把自己定位为普通的打工族。

“家里人没有官场背景,我自己的兴趣也不在那里,想着自己工作好,生活好就行。”

“突破阶层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觉得还是挺难的。”李倩说,对于如她一样的普通人来说,这更多凭借的是运气。

她的运气始于2009年在北京买下第一套房。那年4月,她和丈夫准备结婚,结束了几年的租房生活,二人拿着家人的存款在朝阳区双井附近买下一套92平米的房子。

“单价1.7万,总价160万。”她用全款买了下来。

那一年,北京的房价上涨迅猛,她的房子周边大多数单价都突破了2万,一些地段达到3万。

“我要再买一套100平米的房子得再花300万左右。”她想想3万元的房价就觉得很恐怖。

李倩的一个朋友在那个时间点准备买房。

“你不觉得这个房价很恐怖吗?你不觉得没有安全感吗?”李倩问她的朋友。

“以后北京四环内的房子都是5万以上的。”她的朋友回答。

李倩听了朋友的回答后偷偷笑话他,但很快,她从现实中看到的一切转变了这种看法。

2009年与2010年交替之际,她卖掉单价涨了近1万元的双井住房,置换当时属于崇文区的安化北里一套280平米的房子。

整个2010年的房价都在上涨。“我当时觉得房价还是有点低的,房子还是值得买。”

在这种直觉的指引下,她带着家人提供的资金和积蓄,先后在房山长阳、朝阳区西大望路和四惠等地购买了住房。

“就像在滚雪球。”如今,那些数年前先后投进房产市场的资本不断增值,她在北京所持有的房产市值总价超过6000万。

李倩有时候会怀念2009年北京的房价。

全家凑出160万房款时,她跟丈夫和父母说:“我把丑话说前头,如果这房子要跌了,你们可别怪我。我们是为了结婚,为了自住用的,跌了,至少这个家给我了安全感。

“那时候买房是为了有一个家。”她当时未料,未来有一天,房价冲破十五万时,她依然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这毕竟是北京最好的学区房。”李倩观察下来,她认为“学区”存在一天,她买这间房子就有意义。

北京市西城区阳光丽景小区,李倩一家所购买的学区房所在小区,紧挨着育翔小学,是他们希望孩子就读的目标小学

“如果房子的价格跌了,损失的那一部分钱就当作教育投入了。”她在购买前简单地做过一番推演。比如,就地段而言,房子位于西城区,抗风险能力强,房价应该不会腰斩,周边都是优质的学校,无论小学、初中和高中升学如何改革,她的儿子应该也会上很不错的学校。 “如果出台一个政策,全市通考,这些学区房的意义就都消失了。”

李倩买下的那间房子在随后一个月内上涨,单价变成了16万多元每平米。直到3月17号楼市调控新政出台,才基本消停。

“那之后,小区里挂出了几套房子,基本上出房就被抢,到现在也是。”

“我跟我朋友一起分析,目前这种政策可能对于郊区的房子影响比较大,对于东城、西城这种价钱比较坚挺的房子,尤其是属于西城的顶级学区,业主对价格还不是很敏感。”

李倩是全款购买,那些提高房贷门槛的措施几乎难以影响她的购买决策。

“已经享受到北京房价增长红利的人,房价跌就跌,又不是能跌到零。房价有是一个走势,也是有高有低的,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对我来说,如果我愿意降价,降到很多的话,我相信这个房子可能也能卖出去,但是我为什么要降价,我又不着急花这笔钱。”

她想起前一段时间在朋友圈流传的那个段子:

“北京房价终于降了。降了一百万……现有西城区XX小学附近一套房,报价4600万,低价4500万出售。”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倩为化名】




竖屏体验效果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