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讲武堂》特推出《抗战名师》系列文章,以纪念当年为了国家民族,与侵华日军浴血奋战的忠勇将士。第十七期——新四军第1师为名将粟裕亲手带出来的部队,抗战8年一直战斗在日伪心脏——苏中地区,取得了歼灭日军7000余人、伪军2.6万余人的辉煌战绩。

往期回顾

第17期 2015-07-28

战斗在日伪心脏地区的新四军第1师

新四军机枪手在打击敌人

新四军1师前身历程和成立之初
1941年皖南事变后,中共重新组建新四军,下辖第1至第7师和1个独立旅,第1师由活动于苏中地区的原苏北指挥部及其所属部队编成。
抗战初期,按照国共两党合作协议,南方8省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由湘鄂赣边、湘赣边、粤赣边及赣东北地区红军游击队合编组建新四军第1支队,司令员陈毅,副司令员傅秋涛;由闽西、闽粤边、闽赣边和浙南地区的红军游击队合编组建新四军第2支队,司令员张鼎丞,副司令员粟裕。支队为旅级建制,下辖2个团,实力在2000人左右。尽管部队人数不多,装备落后,但他们是经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磨练和考验而保存下来的精华,抗战意志坚定,战斗力很强。
1938年夏,第1、第2支队先后从皖南出发,向苏南敌后发展。粟裕带领先遣支队打响了新四军江南抗日的第一枪——韦岗伏击战。此后,两支队联手开辟了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游击根据地。1939年1月和9月,2支队3团和1支队1团奉命调回皖南军部,3支队6团则调换到苏南,2支队也成立了新3团。当时,1、2支队由陈毅统一指挥,并抽调部队分别成立了新四军挺进纵队和苏皖支队,跨江北上,展开于扬州、泰州、仪征、六合一带。1939年11月,第1、第2支队领导机关合并,成立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指挥陈毅,副指挥粟裕。1940年7月,江南指挥部率主力进入江北江都,与挺进纵队和苏皖支队会合,改称新四军苏北指挥部,领导人不变,部队整编成3个纵队,9个团,共7000余人,开辟了以黄桥为中心的抗日根据地。
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原1支队1团和2支队3团这两个老团全部损失,殊为可惜。2月,奉中央军委命令,以苏北指挥部组建新四军第1师,原指挥陈毅升任新四军代军长,副指挥粟裕任1师师长,政委刘炎,政治部主任钟期光,原3个纵队依次改编为第1、2、3旅,全师组建之初共1.2万人。

新四军1师师长兼苏中军区司令员粟裕

新四军1师师长兼苏中军区司令员粟裕

第1旅,旅长兼政委叶飞,参谋长张藩,政治部主任吉洛(姬鹏飞),下辖第1、2、3团和特务营。第2旅旅长王必成,政委刘培善,副旅长段焕竞,参谋长杜屏,政治部主任陈时夫,下辖第4、5、6团和特务营。第3旅旅长陶勇,政委刘先胜,参谋长张震东,政治部主任卢胜,下辖第7、8、9团和特务营。
从以上历程和演变看,新四军成立之初的4个支队,有两个编进了1师,最老的9个团中,1师还保留有3个,即1旅1团(老3支队6团)、2旅4团(老1支队2团)、3旅7团(老2支队4团)。
新四军在苏北盐城重建时,为迅速组成新四军新的领导机关,原苏北指挥部即作为新四军军部的部分基础,留给1师师部的,连粟裕在内官兵共24人,显得特别精干、灵活、有效率。1师番号上叫师,实际上已是军的建制。
部队整编尚未就绪,1月11日下午,日军以飞机17架空袭我盐城。同时,日军3000人占领我黄桥,不久又占曲塘、海安、东台等主要城镇和交通干线,开始了对我苏中地区的"扫荡"。2月上旬,国民党苏鲁皖边游击副总指挥李长江率部1万余人在泰州公开投敌,通电就任伪军"第1集团军总司令",其部由泰州经兴化向东北,日军由东台向北,合击盐城。
2月18日,新四军1师分三路出击,19日即连克姜堰、石家垡、苏陈庄,20日攻克泰州城。李长江猝不及防,士无斗志,兵败城破,扔下佩剑,翻墙脱逃。新四军乘胜追至界沟、塘头。三天作战,歼伪军3000余人,并接受两团伪军反正。打垮李部时,日军逼近泰州,1师迅速撤出战场,各旅以团为单位,分散到农村,避敌锋芒,另以主力一部转移至东台以北,打击北犯日军。日军虽先后占领了我海安、东台、泰州三城及其沿线许多集镇,也占领了国民党江苏省主席韩德勤统治的兴化等地,但伙同李长江合击盐城的计划被打破了。
讨李战役和第一次反"扫荡"的胜利,沉重打击了叛国投敌的民族败类和日本侵略者,警告了投降派、亲日派。苏中抗战军民受到胜利的鼓舞,为深入农村开展根据地建设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1941年4月,苏中军区成立,军区指挥机关由新四军1师机关兼,粟裕和刘炎兼任司令员和政委。当时苏中军区下辖第3、第4军分区和苏中行政委员会警卫团、泰东警卫团、联合抗日司令部等(以后相继组建了第2、1、5、6军分区)。粟裕,14年后新中国首次授衔时为第一大将,此时作为华中抗日根据地一个重要战略区的领导者,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粟裕对1师所处苏中根据地的谋划
1师活动的苏中地区,位于长江以北、京杭大运河以东,北起斗龙港,东临黄海,面积约2.3万平方公里,人口800多万。这里临近南京、上海,扼制着长江下游北侧航运通道,盛产粮食、棉花、食油、海盐等重要战略物资,沿江城镇有纺织、加工等现代轻工业,商业兴盛,财源丰足,境内系平原水网,河流纵横,公路交错,交通便捷,历来是官僚资本江浙财团的重要原料基地和工业品销售市场,沦陷后成为日本侵略军的重要后方和人力、物力、资源的供应基地。
粟裕认为,苏中的抗日斗争,不仅要求得军事斗争的胜利,而且应把苏中建成基本根据地,而不是游击根据地或游击区。这个认识成为粟裕领导苏中抗日斗争全过程的指导思想。
他又分析,日军在苏中的部队原是第17师团的一个联队,分布于沿江和沿通扬运河的南通、如皋、靖江、泰兴、扬州,并沿大运河北伸至邵伯、高邮一线。伪军仅有南京汪精卫"国民政府"所辖之伪绥靖军第3、第6两个师,分驻于扬州、南通。1941年春,日军从江南调来独立第12混成旅团接替第17师团一个联队在苏中的防务,以加强对新四军进攻的力量。这个旅团的旅团长是南浦襄吉少将,直辖5个步兵大队和1个特种兵大队,共5600余人,武器装备好,战斗力比同等的日军部队强些,有单独执行战略任务的能力。但它所要占领的区域是整个苏中,兵力显然过于单薄,为弥补兵力不足,便对国民党军队施行诱降、压降政策,拉拢国民党武装当伪军,以达到战略上控制苏中的目的。除小部武装尚保留国民党旗帜外,大部与汪伪合流,叛国投敌。从1940年底到1941年3月,国民党军启东地区的徐承德部,泰州地区李长江部,以及苏北的杨仲华部等,先后率部投敌,被编为伪第1、第2两个集团军,使苏中、苏北伪军迅增到13个师、3个旅、42个正规团和11股杂牌部队,共达3.7万余人。
1师和苏中军区初建时,党政军系统在思想上、组织上、作战方法上,工作作风上与即将到来的严重斗争形势还不相适应。部队的许多干部特别是团以上干部,虽曾经历过三年游击战争的锻炼,但挺进苏北以后,在反磨擦作战中以集中兵力打运动战为主,对于游击战反而生疏了。地方工作的重心还在城镇,还没有来得及深入农村。全区人心比较动荡,社会上层爱国人士和广大工农基本群众为1师能否生存、能否坚持苏中抗日斗争而担忧。
粟裕决定,要以积极的作战行动打击、顿挫敌伪的进攻,抑制其嚣张气焰,坚定干部、群众的抗日信心,同时要预计到今后斗争形势将日益尖锐,转好思想弯子,不失时机地将工作重心由城镇转向农村,主动寻找战机打击日军,作战方法由运动战转向游击战,并以游击战为中心,实行组织形式、领导方法、工作作风等各方面的转变。
4月中旬,1师为了掩护苏中根据地建设,发动了对日军的攻势作战。首先在3分区向泰州、靖江地区之日伪据点发起攻击,连克古溪、蒋垛、苏陈庄、大泗庄、孤山、老庄头、姚家垡等据点。在姚家垡战斗中,击毙日军泰兴城防司令以下20余人,生俘日军2名。在兴化梓辛河伏击战中,击沉日军汽艇1艘,歼敌一个小队,生俘日军2名。
1942年3月,根据中共华中局、新四军军部指示,苏中军区由西向东,由北向南,划分为4个军分区(地区),由第1、第2、第3旅分别兼第3、第2、第4分区。1分区包括江都、高邮、宝应3县,2分区包括兴化、东台、台北、泰东4县;3分区包括泰兴、泰州、如西、靖江4县;4分区包括如东、如中、通中、通西、通海及海启6县。
总的来说,以游击战尽量迟滞敌伪的进攻行动,推迟其占领时间,以掩护根据地工作;对于基本区域和重要基点,则应采取各种有效战法,坚决与敌人争夺,使其久占企图不能得逞,以改善我军态势,保障基本区的相对稳定。
粉碎日伪的"扫荡"与"清乡"
反"扫荡"与反"清乡"斗争,贯穿于1师整个抗战历程,特别是反"清乡"。1师成立之初,就打破了日伪第一次合击。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德军战争初期的胜利,大大刺激了日寇的野心。于是日军在华中调集第15、17师团和第11旅团之各一部,接替第12混成旅团在长江北岸及运河沿线各据点的防务,集中第12混成旅团之全部及李长江伪军共17000余人,于7月20日由东台、兴化、射阳、陈家洋四路再次合击盐城,再次妄图摧毁我新四军军部。
苏中军民全力以赴,协助第3师、盐阜区进行反"扫荡"。遵照军部的统一部署,1师1、3旅在第3、第4分区选择敌伪的要害狠打。1旅围攻泰兴、姜堰,攻克古溪、黄桥、季家市、蒋垛等据点,毙伤大量敌伪军,并突然以主力回攻泰州,予敌12旅团部以强烈震撼。3旅袭击林梓、余西、金沙、北刘桥敌伪据点,一个月作战10余次。2旅在盐城以南,对自东台北犯盐城之敌节节抗击,予以杀伤和歼灭;敌占盐城后,2旅又转到其侧后,破坏盐城至东台敌交通线,打击其来往部队,阻止敌伪在盐城、东台间建立联络点,并在伍佑、刘庄、白驹、西团、小海作战,以连为单位层层阻拦进攻之敌,击沉敌汽艇20余艘,后又乘敌占领盐城后仓促回兵之际,攻克裕华镇,活捉日军7名,全歼秦南仓据点之伪军。日寇痛感苏中区抗日军民的威胁,不得不暂时放弃摧毁我新四军军部的企图,转而南下寻歼我苏中主力部队,企图首先控制苏中。自此以后,苏中区一直成为华中日寇进攻的一个重点。

新四军1师在反"清乡"中打击日寇

1941年8月13日,日伪军集中1万余人,由南通、如皋、海安、东台等据点出发,对我苏中进行第2次大"扫荡"。全区军民已预有准备,广泛开展了反"扫荡",与各路敌人纠缠、游击。这次反"扫荡",我军连续作战42昼夜,战斗130余次,毙伤日伪军1300余人,活捉日军14名,伪军800名,毁敌汽艇30余艘。敌人占领了我李堡、栟茶、掘港等一批集镇。敌兵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淫掠,根据地群众遭受摧残,心中抗日烈火更旺。
围绕着1师和苏中区机关活动的基本区东台三仓镇,敌我两方反复争夺,前后多达7次,每次均以敌人失败而告终。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41年12月9日,潘家撇之日军石井大队及伪军700多人,乘敌我在如东丰利作战之时,分两路进占三仓。我以第2、3、7共三个主力团及抗大9分校,将进攻之敌全部包围于三仓,经昼夜激战,予以重大杀伤。可惜我火力不足,黎明时敌人突围窜逃。
这一年,1师共作战300多次,毙伤日伪军5000余人,俘虏日伪军近4000人。日伪占据了几乎全部城镇,控制了主要水陆交通线,安设了大小据点340多处,以据点和交通线为脉络,控制了据点附近和交通干线两侧的大部分农村。但中共、新四军在不断胜利的斗争中赢得了时间,推迟了不少地区伪化的进程,限制了伪化的区域,保持了回旋余地较大、相对稳定的基本地区,还不断深入敌占区活动,开展游击战争,袭扰、打击日伪。苏中抗日根据地仍控制全区土地面积的47%,人口的60%,并在接敌的边缘区逐步建立起敷衍日伪而主要为我们服务的"两面性政权"。
1942年6月,日寇鉴于对我苏中根据地进行的全面"扫荡"、分区"扫荡"、乘虚跃进、交通政策等都没有收到效果,再次变换方针,吸取华北铁壁合围和苏南"清乡"的经验,开始对我苏中地区进行"清剿"("机动清乡")。从6月到10月,先后对我4分区、3分区、1分区开展了3期"清剿"。我各分区紧密配合,机动作战,数月中先后进行的较大战斗有石港攻坚战、海门袭击战、如西反击战、二窎歼灭战等。在南通夏家渡战斗中,我第3旅7团一举歼灭日军南浦旅团52大队大队长保田中佐以下110名,俘虏3人。该团被新四军军部授予"老虎团"称号。
1942年9月,1师和苏中区实行精兵简政,对全师(军区)部队进行统一整编,各旅保留一个主力团(即第1、4、7、52团),并予以充实加强,其余主力团实行地方化,与各县团合并,成为地方团的骨干力量。这次整编,使军区有主力在手,随时可以对重要方向实施突击,而各分区、各县也都有较强的武装作为机动兵力,配合区游击队和民兵,担负坚持原地斗争的任务。
进入1943年,是苏中抗战最艰难的日子,日伪在苏南继续推行"清乡",在浙东进行"清乡"试验,而将"清乡"重点放在我苏中根据地,并首先选择临江濒海、易于分割封锁、对日伪威胁最大的我4分区,作为"苏北第一期'清乡'实验区"。划定天生港、丁埝之线以东,丁埝、马塘、南坎之线以南,东至黄海,南至长江为"清乡"区范围。除调集伪第22、32、34师外,日军还从苏南抽调了第60师团2个大队、116师团1个大队和部分宪兵,以及大批"清乡"警察、特工和伪方行政人员,进驻"清乡"区内各集镇和重要村庄。沿"清乡"区边沿,日伪军构筑了长达175公里的竹篱笆封锁圈,每隔一定距离构筑碉堡、瞭望哨,派兵驻守。封锁了长江岸边大小口岸,仅留少数孔道,派兵把守。占领了沿海集镇,封锁了海上与陆上交通。日伪计划用6个月时间完成"清乡",妄图在"清乡"区内彻底消灭我党我军,肃清一切抗日势力和"敌对分子",建立起彻底的伪化统治。
关于日伪"扫荡"和"清乡"的区别,前者是一种突然性的短时间的军事行动,是为了给某一个区域的中国部队以打击,以求得暂时安宁和扩张占领区。后者则是长时间的军事和政治相结合并以政治为主的动作,不仅以优势兵力打击、驱逐抗战力量,而且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特务各方面力量一起使用,妄图彻底消灭抗战力量,使抗日根据地完全伪化。"清乡"比"扫荡"更残酷,更难对付。
如何反"清乡",苏中头脑非常清醒,决不能再采用苏南6师"合法斗争、隐蔽坚持"的错误方针,而是必须坚持原地斗争。以公开武装斗争为主,充分发挥主力部队的骨干作用和主力团队、地方团队、武装民兵"三结合"武装体制的威力。
众志成城之下,日伪为时6个月的第一期"清乡"失败,但敌人紧接着搞"延期清乡",采取高压手段,推行"三光"政策,形势更加严酷,一些地区群众情绪一度低落,斗争陷入被动。我方则采用各种更巧妙的斗争手段,更复杂的斗争方式,继续作更分散、更艰苦的顽强斗争。加强伪军工作,分化新旧两派。对于日军,利用南浦旅团与60师团的矛盾,对于老对手打击适可而止,以抑留他在苏中单独与我纠缠。对主持"清乡"的60师团,则着力打击。
此外,对于敌人费力建造的竹篱笆封锁线,抗战军民不断对其破击,规模最大时,曾集中起4万余人在100多公里封锁线上同时动作,在主力部队、地方武装掩护下,在各级干部带领下,人民群众锯倒电杆,收缴电线,挖毁公路,火烧篱笆。一眼看不到头的冲天火光,噼噼拍拍的竹子爆裂声,斗志高昂的人群呐喊声,吓得日伪军躲在碉堡里一动也不敢动,眼睁睁地看着苦心经营的竹篱笆被毁坏殆尽。

日军苦心建造的竹篱笆封锁线

锄奸斗争,军区规定对"国人皆曰可杀"的汉奸、特务就地处以极刑,并把执行权授予区级以上政府和民众团体。并从军队和公安部门抽调了一批政治坚定、机智果敢、有作战经验的同志,配备短枪,组成精悍的武工队,深入据点,镇压日伪"清乡"的重要人员。仅4、5两月全区不完全统计,共处决特务、汉奸274人。苏南调来的"清乡"队员,被我捕杀半数。敌人原拟续调苏中的两个"清乡"大队,未敢再来。许多伪"清乡"人员请长假、开小差或躲在南通城里不敢上任,使日伪失去了耳目、手足。
另外,还有反保甲、反抽壮丁、反维持、反自首、反伪捐等多种形式的斗争,苏中4分区打破了敌人从1943年4月到1944年2月的"第一期清乡"、"延期清乡"、"高度清乡",终于度过了最严重困难的局面,坚持了4分区原有阵地。仅1942年9月至12月的9个月中,4分区党政军民共作战2100余次,毙伤日军609人、伪军1840人,俘日军5人、伪军3461人,镇压汉奸、特务1465人。我军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3旅伤亡近千人,县、区、乡三级党政干部牺牲208人,群众被杀害上万人,至于财产损失更是难以统计。许多军民受到日寇灭绝人性的残害,如活埋、剥皮、"点肉灯"、"吞火龙","腌咸肉","灌肚肺"、戳钢针、上电刑等等,但他们坚贞不屈,表现了中华儿女的伟大气节。
与4分区反"清乡"斗争交错进行的还有全区的全面反"扫荡"。敌人的"扫荡",以1943年春秋两季在2分区进行的两次规模为最大。其中秋季大"扫荡"日军出动了七、八千兵力,还配以伪军四、五千人,企图消灭我军主力。我主力部队和地方兵团选择适当时间、地点机动作战,袭击日伪后方和薄弱据点。充分发挥民兵的作用,开展群众性的游击战,致使敌人的每次"扫荡"都以失败告终。
1943年是苏中抗日根据地敌情最严重、斗争最艰苦的一年。全区军民英勇无畏,顽强奋战,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终于获得了反"扫荡"、反"清乡"的双胜利,黎明的曙光已经在望了。

苏中根据地形势图

由分散到集中,由游击战到运动战
1944年,苏中抗日根据地经过艰苦奋斗,获得了全面的发展和提高。日军中老兵比例越来越少,士气越来越低落,控制的苏中地方仅及16%多一点。我地方武装已能独立担负打击、歼灭日伪,坚持原地斗争的任务,主力部队随时可以用于机动作战。1师、苏中区党委及时提出了"更顽强地坚持原地斗争和更有效地准备反攻力量"的方针。粟裕意识到现在敌人正在作垂死挣扎,战争进行到了转折关头,作为战区的指挥员,必须正确估量形势,把握时机,积极主动地推进形势的发展。
早在1943年6月,粟裕奉命去军部驻地(淮南盱眙黄花塘)参加整风会议和汇报工作,便带少数参谋、测绘人员和一个连,有意识地选择路线,对沿途地形,敌情进行实地调查。当时就特别注意到淮安、阜宁、宝应三县边界的淮宝地区,该地区是我新四军第1、第2、第3、第4师的结合部,也是日军华北65师团和华中64师团的结合部。该地中心据点为车桥镇,位于淮安东南20公里处,拿下这一地区,可以获得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区,便于部队休整。该镇驻扎日军一个小队,约40余人,伪军一个大队,约500余人。他们加高围墙,拓宽外壕,架设铁丝网,修建了53座碉堡,构成了绵密的交叉火力网。以车桥为中心,在外围还有十几个坚固据点相拱卫。车桥地处中心,来援方向较多,但日军两个师团部的驻地徐州、扬州,距车桥都比较远,无法及时来援,其主要增援方向来自淮安。为此,粟裕决定调集主力第1、7、52团和苏中军区教导团及第4分区特务团等共5个多团的兵力,采取攻坚打援并举的方针,决心不惜牺牲,坚决攻占车桥,同时歼灭敌人的增援部队。
以前1师对日军打的都是游击战,这次集中5个团的兵力,还有地方武装和民兵配合,对日军举行这样规模的攻势作战,在苏中抗日游击战争中是没有前例的。
1944年2月下旬,1师兼苏中军区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具体研究制定作战方案,5个多团的兵力临时编为3个纵队,由副师长叶飞担任前线指挥。第1纵队以1旅1团、3分区特务营以及泰州独立团1个营编成,在车桥西北芦家滩附近构筑防御阵地,担任淮阴、淮安方向的打援任务;第2纵队以3旅7团、师炮兵大队编成,担任主攻车桥的任务;第3纵队以18旅52团及江都、高邮独立团各1个营,在车桥以南崔河附近构筑防御阵地,担任曹甸、宝应方向警戒;另以师教导团第1营及第4军分区特务团两个营组成预备队。此外,电请第3师兼苏北军区部队在淮安县东北顺河集、凤谷村一线积极活动,保障攻击车桥部队的北面安全。

新四军参战部队向车桥地区集结

3月4日午夜,按照预定计划,3旅旅长陶勇指挥第2纵队,从南、北两个方向成冲锋队形摸向车桥土围。5日凌晨1时50分,月光下的围墙上突然搭上几十副云梯,一阵短促的骚动中,突击队员翻上了墙头。10分钟后,南、北数十颗信号弹飞上天空,战士们潮涌般越过了深壕。车桥战役开始了!
占领碉堡的伪军负隅顽抗,被誉为"飞将军"的6连战士陈福田,腰上别满手榴弹,背上梯子,冒着弹雨,飞身爬上碉堡顶盖,抡起十字镐挖开窟窿,将一连串的手榴弹塞进了碉堡,顽抗的敌人被消灭了。接着,3连乘胜继续攻击伪别动大队,占领了涧河以北的街道房屋,监视小圩内的敌人。1连向围墙上的两个碉堡发起进攻时,战士蔡心田发挥"百步穿杨"神技,飞步蹿近碉堡,1枚手榴弹凌空而起,准确地从敌枪眼里投进了碉堡,突击组冲了上去,全歼驻守伪军。接着,他们又向伪军补充大队部发起攻击。不到1小时,1000余官兵次第攻入市镇,向街心发展。
5日上午10时,伪军补充大队驻守的两个碉堡,被3旅第7团攻占。我军冲进屋内进行白刃战,全歼守敌,俘虏伪大队副以下80余人。11时,伪军1个中队全部投降。
下午14时许,车桥内的碉堡陆续被我占领,只剩下日军和伪军一大队部的两个小围子尚未攻克。叶飞闻讯,立即命令:"开炮轰击!"我攻击部队以山炮、迫击炮向敌发起轰击,将敌一些大碉堡及暗堡打塌。
正当攻坚纵队围歼凭坚固守的日军之际,车桥西北的打援战斗也已打响。在芦家滩一带,1团3营构筑了阻击阵地,在阵地前沿铺设了地雷。突击部队主力1、2营和特务营隐蔽于芦家滩以北和西北一线,待机出击。下午15时15分,淮安来援日军240余名乘坐7辆卡车,进至周庄附近。这天东北风大起,黄尘遮日,飞沙扑面。1团3营战斗警戒分队在周庄与敌接触后迅速撤回。敌继续进至韩庄附近。至我阻击阵地前约500米时,3营轻重机枪猛烈开火。敌军在慌乱中,闯入我在公路以北预设的地雷阵。触发雷、引发雷,一阵接着一阵爆炸,炸得日军血肉横飞,当场伤亡60余人。敌后续部队不敢再沿公路前进,向我3营阵地迂回,企图绕过草荡。2营发现后,立即予以阻击,迫使日军缩回韩庄固守。
在新四军攻打车桥后,驻淮阴、淮安、泗阳、涟水等地日军第65师团第72旅团的独立60大队先后在淮安集结,由大队长三泽金夫大佐统率,分批驰援车桥之敌。不久,敌第二批增援部队约200人赶到;17时30分,第三批援敌100余人赶到;紧接着,第四批跟着到来。但由于遭我侧击,增援日军都猬集于韩庄。
黄昏时分,韩庄之敌多次偷袭我3营阵地,均被我军击退。由1团2营和3分区特务营组成的突击部队犹如猛虎下山,分成4个突击队扑向日军。6连首先攻入,进占韩庄西头,日军横尸60余具。4连和特务营1连分别由北、西两个方向攻入韩庄,随后5连也自东面突破,把日军截成4段,和敌人展开白刃战。22时许,3营俘虏了一名身负重伤而又狂呼乱叫的军官,身挂银鞘指挥刀,战士们把他抬到包扎所时,已经气绝身亡。经俘虏辨认,正是增援日军之最高指挥官三泽大佐(后被追赠为少将)。
韩庄打的激烈之时,有一部分日军由伪军淮安保安团30余人带路,趁天黑从我军阻击阵地右翼徒涉偷渡芦苇荡,进至草荡东北,遭到我1团7连和泰州独立团1、2连的堵击。芦苇被枪弹打得燃起了火焰,敌一部逃向三面被河道环绕的的小马庄。晚22时许,1团1营攻击小马庄,经过反复冲杀,迫使敌人退据数间小土屋。
6日凌晨2时,新四军发起最后围攻。敌援兵溃乱,四散逃窜,有的跳进芦苇淤泥里,有的窜到我打援纵队指挥所附近,被警卫员、通信员捉住。天色大明后,战士们仍在到处搜捕溃敌。"活捉鬼子呀""缴大炮啊"的痛快呼喊声此起彼伏。
此时,敌最后一批援军120余日军赶到,逼近小王庄、韩庄之线,遭到3分区特务营、1团2营拦路阻击,敌见势不妙,立即转身逃回周庄据点,也顾不得收容在公路上的一群头发焦枯,脸面烧肿,浑身污秽的残兵,随即被我追上俘虏。偷渡芦苇荡的30余名伪军,稀里糊涂地绕道至师指挥所附近后,也被我山炮连全部缴械。担任曹甸、塔儿头方向的打援第3纵队,也在大施河击退了来援日军。

车桥战役示意图

待援无望,6日清晨,困守车桥小土围内负隅顽抗的日军趁我松懈之际突围逃往淮安,车桥战役胜利结束。此役共歼灭日军465人(其中击毙383人,击伤58名,俘虏24人)、伪军人483人(其中击毙212人,击伤103人,俘虏168人),合计歼敌948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新四军参战部队伤亡238人(其中牺牲53人,受伤185人),日本反战同盟苏中支部松野觉参加火线喊话,英勇牺牲。
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新四军收复车桥的消息,赞扬这是"以雄厚兵力"打的一个"大歼灭战"。第18集团军(八路军)总政治部在《抗战八年来八路军新四军》一书中也曾指出:"在抗战史上,这是1944年以前,在一次战役中生俘日军最多的一次。"车桥战役的胜利极大地震动了日寇,许多日军惊恐不安,悲观绝望,甚至惶惶不可终日。不久,1师乘胜扩大战果,以多路小部队挺入车桥边区,曹甸、泾口、泾河、周庄等12市镇日伪据点全部解放,淮安、宝应方圆50多里为我控制,使整个华中敌后战场形势出现重大转折。
旌旗南指,开辟苏浙
1944年秋,中共中央为了发展东南各省的抗日斗争和准备战略反攻,重申发展东南的战略方针,新四军1师奉命担负向苏浙皖边区发展的任务。当时本来中央要叶飞带1个主力旅渡江南下,汇合16旅,恢复6师建制,由叶飞任6师师长。粟裕自告奋勇,请求亲率部队南进。中央改变计划,同意粟裕请求,改由叶飞留在苏中主持工作。因此,叶飞升任1师师长。此时,18旅番号和建制撤销,另组建1分区机关。

新四军1师第2任师长叶飞

1944年12月,粟裕率3旅旅部及第7团、苏中军区特务1、4团共7000余人及由中央、华中局、苏中区党委分别调集的各类干部300余人渡江南下。1945年1月,抵达浙江长兴地区,与在此地区坚持斗争的16旅会合。2月,新四军苏浙军区成立,粟裕任司令员,谭震林任政委,以浙西的16旅、浙东纵队、南下的1师3旅依次整编为第1、2、3纵队,并组建起3个军分区,全军区实力有25000余人。短暂休整后,苏浙军区部队即向浙西敌后继续进军。为了全力迅速向敌后进军,新四军总是力求避免同顽军纠缠和正面冲突。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想避免也避免不了,彼此的心思都十分清楚。从1945年2月到6月,在浙西天目山地区,主要是孝丰(今安吉县丰城镇)地区,新四军进行了三次大规模自卫反击作战,沉重地打击了顽军。

1师部队渡江南下,挺进浙西

期间,1945年4月,叶飞率1旅1团、苏中军区特务2团、江高宝独立团共6000余人组成苏中教导旅及抽调的各类干部250人第二批渡江南下,进抵浙西孝丰,改编为苏浙军区第4纵队。至此,新四军第1师番号自行取消。同一时间,1师和苏中军区部队在三垛、河口伏击日伪军大获全胜,激战1昼夜,歼敌1800余人,其中击毙日军中队长以下240人,俘日军7人。新四军军部为苏中军区颁发了嘉奖令。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苏中军区和苏浙军区奉命立即行动,控制京沪杭要道,并占领上海、南京、杭州三大城市。但形势发展很快,中央和华中局原来的破敌、收京、入沪、配合盟军登陆的部署,已不适应。中央来电改变华中部署,指示"江南力量就现地向四周发展,夺取广大乡村及许多县城,江南各大城市不作占领打算"。
据此,粟裕率苏浙部队全力出击,从8月16日起在浙东、浙西、皖南、苏南,从日伪手中先后收复南汇、长兴、溧阳、金坛、溧水、句容、安吉、广德、郎溪、高淳、宜兴等县城和大小集镇100余处及广大乡村。苏中部队也展开大反攻,先后攻占了宝应、泰兴、东台、如皋、靖江、启东、海门等县城,湖垛、丰利、白驹等100多个市镇也宣告解放。此后,苏中部队于11月发起盐城战役,歼灭拒降伪军3000余人。12月,发起高邮战役,歼灭拒降日军1000余人,其中生俘日军第90旅团高邮警备大队大队长岩崎大佐以下891人,歼灭伪军8000余人,胜利结束了苏中对日最后一战。
新四军1师及其前身部队自1938年到1945年,鏖战敌后7年,抗战期间共歼灭日军7000余人、伪军2.6万余人,自身发展到正规主力3.1万人、地方武装8000人。为华中抗战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新四军政委刘少奇曾评价说:"我1师几年来工作是获得了最大的成绩,在抗战中建立了最大的功劳。在我全军中以第1师部队作战最多,战果最大。"
一代名将粟裕亲手带出来的1师3个旅,作风顽强,意志坚定,长于突击、穿插,擅长运动战,均为新四军军部确定的甲等作战旅,以后分别发展为三野的3个军,即第20、23、24军,苏中军区部队也整合发展为第29军。70年后,这些部队延续保留的还有1个集团军(济南军区陆军第20集团军)和1个警卫师、1个预备役炮兵师、3个机械化步兵旅、1个特种作战旅。(文/朱晓明)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军事《讲武堂》栏目独家稿件,欢迎非商业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