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礼是中国特色吗?

中国自古就崇尚一个“礼”字,但曾经的“礼轻情意重”,而今却绑定了利益与身份。送礼的习俗,是否应该保留,对送礼的全盘否定又是否正确?[新闻回顾]
第六期

精彩片段

  • 完整版:中国式送礼是否该被全盘否定?
  • 路边摄:你送礼是自愿的吗?
  • 专家称医生若认真负责送红包也情愿
  • 法国演员谈中法送礼差异:礼物不会转赠他人
  • 专家称非常理解医生收红包的尴尬和困境
  • 媒体人称送礼已异化 婚丧嫁娶成国人负担
  • 专家称下级给上级送礼是保全策略不是为好处
  • 张鸣:“要”成为给领导送礼的一种形式
  • 神秘人爆料经商行贿内幕:曾送过几万现金
  • 张鸣:工具型送礼已变为赤裸裸的“要”
  • 专家称中国式送礼和行贿分不清
  • 调查显示法国人送礼只为朋友高兴不为办事
  • 专家激辩人情社会好还是法制社会好

独家调查



新闻当事人

  • 周如南
    中山大学传播学院讲师
    观点:中国式送礼,“情感性”和“工具性”不可混为一谈。今天中国之所以出现送礼和行贿之间的混淆,是因为处在一个转型社会时期。

  • 李星明
    首都医科大社会学副教授
    观点:我相信医务人员的良知,他们也是希望能够把每个病人治好,送红包并无很大影响,收的人也尴尬。医疗信息不透明滋生了送红包现象。

主持人

  • 杨延超

    资深律师

    社科院法研所副研究员

特约评论员

  • 张鸣

    中国人民大学

    政治学教授

嘉宾阵营

  • 研究派

    张杰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
    能否进入人际关系网是送礼的前提。

  • 调查派

    勃小龙
    法国演员
    中西方送礼最大的差异在于对“朋友”的理解。

  • 数据派

    刘彦伟
    《今日话题》主编
    中国式送礼大部分是不合理的,是一种负担。

精彩交锋

  • [交锋片段] 是否有过送礼或被送礼的经历?
  • 周如南

    当然有过,生活在中国的语境当中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 李星明

    我见过身边的医务工作者收礼,但这对于整个治疗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 评论员

    亲人做手术给医生送礼是最纠结的,他说不要,你还必须给,送了以后心里踏实。

  • 怎么看给医生送红包的行为?
  • 研究派
    可以理解。医生收红包不是一个简单的交换关系,也碍于中间人的情面。
  • 评论员
    问题出在医疗体制上,对医生的劳动、技术基本不付费,医生收入仰赖其他途径。
  • 调查派
    医生的收入低,迫使他们收红包。
  • [交锋片段]中国式送礼到底合不合理?
  • 数据派

    要看是腐败型送礼还是人情型送礼,腐败性又分贪污型、行贿型、办事型几种。

  • 周如南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把“礼”和“贿”进行混淆,在我看来所有的都是工具型送礼。

  • 数据派
    不是我们混为一谈,而是收礼的人、有目的的那些人,故意混在一块。
  • 研究派
    把利益交换和人情往来区分开的想法很好,但在中国分不清,送礼收礼都是负担,因为拒绝不了。
  • 为什么给领导送礼越来越普遍?
  • 评论员
    这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状态,领导对于谁不送是知道的,不送就没法过了。
  • 研究派

    周围人都在送的情况下,现在很多送礼不是为了什么好处,只为不危害自己。

  • 李星明

    国家治理敏感问题时,信息不公开透明,为送礼和行贿受贿提供了暗箱操作的条件。

  • 评论员

    在我们的体制下,用你就是人才,不用你就什么都不是,没纯粹靠手艺吃饭这回事。

  • 研究派

    中国领导用人的时候也考虑才能,但进一步,这人还得进入自己的视野和人际网络。

  • [交锋片段]送礼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 数据派

    有29%的人认为他们送完礼之后,领导对他更器重了,说明有作用。

  • 调查派

    得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我朋友就遇到过觉得送礼是给他施压的领导。

  • 数据派

    这种情况一般存在于私企,但中国还是国企多。

  • 周如南

    除去41%的工具型送礼,人情型送礼把人之间的情感连起来,这个社会才有温度,值得肯定。

  • 李星明

    同意。维系整个社会平衡的,除了物质利益,更重要的是情感因素。

  • 送礼和行贿,该怎么区分?
  • 评论员

    现在行贿往往都是以“礼”的名义出现,打着“礼”的旗号来行贿。

  • 研究派

    礼物里面当然有情感,但它首先是物,即使权力交换也要打着情感旗号。

  • 周如南

    要把送礼还原它原本的概念,它之所以与行贿混淆,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转型社会。

  • 研究派

    中国社会物质和情感的混淆早就开始了,不可能绕过礼的价值层面去谈礼。送礼行贿很难区分。

  • 周如南

    当前分不开,未来一定要分开。

  • [交锋片段]人情社会好还是法制社会好?
  • 评论员

    法制社会好,法制社会也可以有人情,但人们是按规矩办事。

  • 李星明

    不绝对,要看领域。分不同的领域来说,我就特别希望医患关系回归到远古时代。

  • 评论员

    我并不认为有些行业可以讲人情,有些行业可以讲法制,所有行业都应该讲法制。

  • 周如南

    应该走向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走向法制,人情社会和法制社会不能兼容。

  • 研究派

    我的想法是在法制社会,让人情在日常生活中而不是资源配置领域发挥作用。

  • 评论员

    即使在法制社会也不该呼吁人情,人情社会意味着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融。

  • 周如南

    主逻辑是法制社会,次逻辑是人情味社会,要构建有人情味的法制社会。

互动调查

《事实说》在腾讯新闻客户端发起互动调查,百万网友参与调查。

近一半的网友将大礼送给了老板和领导,四成网友送予亲朋好友,近两成网友送礼多给老师医生等工作人员。

参与调查的网友表示送礼普遍是因为求人办事、联络感情、礼尚往来,也存在对方开口不得不送的情况。

为了高升,网友们普遍会选择送领导土特产、烟酒茶、古玩字画、购物卡,极少网友也会选择送电子产品。

近六成网友认为送礼之后生活有了改善,上司更器重、亲友更亲密,37.47%的网友表示日子还是从前那样。

制作团队

学术顾问: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张旭

策划:陈雅娟、郭倩

内容策划:张德笔

拓展:王竞、宋潇、耕书、王兰、西晨

外采:高宝贵、历鹏、张琨、许琳

推广:白伟林、范羽佳

设计:张建青、杨芳

制作:闫申申

产品:孔晋

监制:王杨、倩文、奚流、何凡

总监制:李天亮、田柳、权立、黎明

往期回顾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