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摄影/吴家翔 宋璐 杨竹; 编辑/徐松 邹怡
  • 2003年,任凯晔19岁,读大一,那时的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浪子”,在天安门拍下人生中第一张数码照片。当时,数码照片在中国大陆还属于新兴事物。任凯晔还记得初次看到照片时的心情:“特别激动,心想怎么科学技术都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 2013年,任凯晔已经是家乡陕西渭南一家影楼的经理,剪掉了当年的长发,拥有了详细的职业蓝图。他并没意识到天安门留影会对以后的职业选择产生影响;但从那时开始,他养成了整理照片的习惯。任凯晔还清楚地记得,十年里,胶片冲洗业务全面萎缩,曾领先中国摄影市场的柯达宣布破产。“冲洗店生意不好做,影楼倒满大街都是。”
  • 2003年4月,北京非典肆虐,学校都关了门。在家里憋坏了的中学教师夏洛在某一天选择了外出春游。在双榆树的街边广场,丈夫给夏洛拍下了这张照片。“当时人心惶惶,就戴了一个口罩,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夏洛说:“回想起来,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一个空旷宁静的北京。我们玩得特开心。”
  • 2013年,非典十年,夏洛在双榆树的街边广场再次拍下照片。钟南山曾称,中国公共应急能力比十年前有了进步,即便非典再来,也不再会出现爆发。但夏洛坦言,生活中仍不能少了口罩:“十年前是防非典,现在是防PM2.5,尽管不知道管用不管用。”
  • 2003年,刘华胜在家乡安徽蚌埠上小学,毕业时他拍下了这张全班合影(倒数第二排最右边一个为刘华胜)。刘华胜说:“当时我特胖,最大的烦恼是怕别人说我胖;更怕课间活动,同学嫌我胖不跟我玩。”
  • 2013年,21岁的刘华胜是安徽农业大学的一名学生,曾经努力减肥的他已不再是“胖子”。在虚拟社交的世界里,他也再不用经历因为体型而被玩伴嫌弃的困扰。2007年,刘华胜有了自己的第一部手机;2011,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机;近两年,他又对iPad等电子产品产生了兴趣。他在微博上写道:“不再有人嫌我胖,但现在的我宁可对着屏幕发呆,也不愿到人多的地方去了。 ”
  • 2003年,ViVi搬到了新家,搬进去第一天,ViVi抱着她所有的玩偶在卧室里拍下了这张照片。“那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卧室。”搬家之前,ViVi和父母三人一起住在胡同小平房里,只有十几平方米,别说自己的私密空间了,连厕所都没有。“搬新家时我就想着还得要一个带锁的柜子,最后却只得到一个带锁的抽屉。”ViVi说小时候的梦想是当画家,但上了中学后梦想就变成了“没有烦恼地生活着”。
  • 2013年,ViVi结了婚,买了房。像其他买房族一样,ViVi与丈夫举两家之力,卖了之前的小房子,买了这一间大一点的房子。“我怎么也没想到,10年前我家的房子只要3000元一平方米,现在的房价却是以前的10倍。”ViVi的梦想没有变,还是“没有烦恼地生活着。”但她也坦言:“买房再难,但也难不过我的梦想。”
  • 2003,白迪16岁,刚刚入选北京青年篮球队,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这一天,他结束国家少年篮球队的集训,拍下这张照片。白迪拥有出色的天赋,被看作是中国篮球的明日之星。他想法很简单,就是沿着青年队-国少队-国青队-CBA一线队-国家队的直线打下去。当成为CBA一线队新球员时,他却发现自己不得不常坐“冷板凳”。白迪的篮球明星梦最终没有走完全程。
  • 2013年,白迪26岁。在运动员生涯的最后时光里,他情绪一度非常低落,也就在这时,他萌生了教小孩打篮球的念头。几名队友很快将这个想法付诸实践,创建了名为“博森”的俱乐部。白迪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在小学门口发传单被城管抓;比如给孩子们上完体验课程,宣布以后课程收费后,第二天只来了一个孩子。“我们是专业的,赔着做了一段后,那个孩子的进步就显出来了,接着来的人就多了。”虽然当不成明星,但篮球梦还在延续着。
  • 2003年,李银河第一次向两会提出同性婚姻的立法提案。此后的几乎每一年,她都试图向人大代表提交此方案,但每一次都只成为建议提交,而不能成为正式修法议案。她说:“正式修法议案需要30位附议人,这30人不容易找到。”图为2007年,李银河出席某次文化活动。
  • 2013年3月2日,李银河在家中拍下了这张照片。距离第一次提交同性婚姻立法提案已10年,李银河今年仍是四处托人提交。“我会一直提交下去,直到立法。”李银河说:“这10年里,同性恋群体有了很大的进步,他们开始有了维权意识;中国人,尤其年轻人对同性恋的宽容度也已经很高了,还是有希望的。”
  • 2003年,福建人阿邦20岁,他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的美术系,赴京上学前在厦门鼓浪屿拍下这张照片。毕业后,阿邦留在了北京,成为“北漂”大军中的一员,他办展,获奖,成为一名小有名气的博物馆设计师。
  • 十年里,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生活压力持续增长,白领中兴起了“逃离北上广”的思潮。2013年,阿邦离开北京,回厦门发展,成为“逃离北上广”中的一员。回厦门第一件事便是在老地方拍下这张照片。阿邦说:“十年前年少气盛,站在护栏上恨不能飞起来;现在该稳重一点。” 阿邦觉得在厦门至少离父母近,比漂着安稳多了。“但我常常会怀念北京,那种做什么事都很激情的感觉。”
  • 2003年,18岁的张驰、崔晨、范侃、童小宁在北京广播学院读制片管理专业一年级,他们用傻瓜机加三脚架拍了这张合影。那时崔晨爱钻研摄影技术和器材,范侃擅写故事,张驰要做导演,童小宁认识的人多,会统筹资源,卧谈会时瞎聊过四个人搭伙开公司拍电影,“说不定就所向披靡了”。
  • 2013年,28岁的他们在张驰家拍了这张照片。十年后,他们有人进体制内,按部就班;有人做自由职业者,听起来自由其实辛苦;有人回家接受父母安排的好工作,可没过多久又杀回北京。变迁时时发生,聚会与深谈也时时进行,在做大决定之前,他们习惯听取彼此的建议,后来就连房子也买在了一条地铁线上,以学校为中心。北京有多好?不见得。这座城市的吸引力对他们来说,已深入在日常生活之中。
分享到:

主创团队

摄影

策划

影像篇

《记录》:十年后的我

想象一下,十年后自己的模样。勾勒并不清晰,情绪未必饱满,毕竟,我们已经过了小时候写命题作文时单纯憧憬的年龄。在生活的本来面貌之上,现实的人们,对未来各自有怎样的期许?
回顾篇
1.中国成世界最大债主
2.走得出农村 还应融进城市
3.国企变身“赚钱航母”
4.中国挖动大半个地球
5.中国人福利大盘点
展望篇
1.中等收入群体如何壮大
2.农民工养老困局
3.二胎政策何时全面放开
4.呼吸清新空气还要等多久
5.2023盛世反腐还靠网络吗
百科篇
1.你的工资跑赢物价?
2.中国人与汽车的十年
3.别了,铁道部
4.教育成本十年考
5.中国国家主席总理怎么选
我的十年
01辑.愿景篇
02辑.年龄篇
03辑.职业篇
04辑.合影篇
05辑.爱情篇
06辑.全家福
07辑.奋斗篇
08辑.兄弟篇
09辑.姐妹篇
10辑.信念篇
十年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