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海上联合军演的含义

  4月22日至29日,中俄两国海军将在黄海水域举行代号为“海上协作2012”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这次演习中俄双方将出动20多艘舰船及飞机,是自2005年和平使命海上军演后,中俄两国间的首次大规模海上军演,引起了各方的关注…[详细]那么媒体报道中的“穿越日本海峡”是否属实?这次联合军演背后有什么含义?中俄可否走向“军事结盟”?腾讯军事将为您作出分析。

2012-04-17 第 0038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转播到腾讯微博
2005年,中俄曾在上合框架下组织了“和平使命2005”大型联合海上军演。事隔7年后,中俄才再次组织了这次“海上协作2012”联合海上军演,引起各方关注。

中俄举行近年来最大规模海上军演

4月22日至29日,中俄两国海军将在黄海水域举行代号为“海上协作-2012”的海上联合军事演习。演习的内容包括海上补给、共同强渡危险区域,使用各种武器歼灭海上和空中目标,向遇难船只施救等,双方将共有20艘舰船及数量不明的飞机参加。俄海军副总司令苏哈诺夫强调,这次演习将是中俄两国海军近年来最大规模的海上联合军演。

据称,此次演习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在去年8月访俄时,与俄军领导人达成的共识。中方强调,此次演习旨在深化中俄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高共同应对新挑战、新威胁的能力,维护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俄国防部新闻局长格纳申科则进一步明确指出,此次演习不针对第三国。

目前,俄方已公布其具体参演兵力构成:参加此次军演的俄方舰艇均由其太平洋舰队派出,包括舰队旗舰“瓦良格”号大型导弹巡洋舰,3艘“无畏”级大型反潜驱逐舰“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沙波什尼科夫元帅”号和“维诺格拉多夫海军上将”号,“佩琴加”号油船、“MB-37”号海上救援拖船和“SB-522号”救生拖船,共7艘舰船。随舰队参加演习的还有4架卡27舰载直升机、以及太平洋舰队海军陆战队的官兵。至于中方的具体参演兵力,中俄双方均未有透露。

据俄新网报道,包括旗舰“瓦良格”号导弹巡洋舰在内的俄罗斯太平洋舰队4艘军舰已于4月15日驶离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基地,该编队将通过对马海峡进入黄海,22日晨抵达青岛。

“穿越日本海峡”不具有实际含义

此次军演将由两部分组成,即演习指挥部与舰队基本准备工作,及双方共同在黄海水域演习。但是对于演习的具体过程,却出现了不同的说法。第一种说法见诸于《中国青年报》报道,报道称“演习期间,中国海军北海舰队将派出导弹驱逐舰与俄方舰船组成混合编队,共同穿越日本海峡(应为连接日本海和黄海的对马海峡)进入中国黄海海域,在青岛附近的海面上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在完成全部演习项目后,俄中海军还将在黄海海域举行联合海上阅兵式。”《中国青年报》这一报道给人的感觉是,中俄混合编队将会在航渡对马海峡的过程中举行军事演习。

但俄新网却有不同说法,俄新网的报道指出俄军参演舰船将兵分两路,于4月22日晨全部抵达青岛,22日在青岛港参加中国海军节的相关庆祝活动,24日再开赴黄海进行联合演习。根据俄军太平洋舰队发言人给出的消息,第一路俄军舰艇编队包括“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反潜驱逐舰、“佩琴加”号油船、“MB-37”号海上救援拖船,已于4月11日离开越南胡志明市启程前往黄海。另一路4艘俄军舰船也在15日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基地启航。

由于兵力尚未完成集结,俄方舰队在航渡对马海峡时进行演习的可能性确实不高。所以《中国青年报》提到的中国海军驱逐舰很可能是作为“引导舰”,按照相关海军礼仪,前出迎接俄方太平洋舰队旗舰“瓦良格”号导弹巡洋舰所在编队,除此以外“穿越日本海峡”并不具备太多其它的含义。

俄方太平洋舰队旗舰“瓦良格”号导弹巡洋舰。《中国青年报》提到的中国海军驱逐舰很可能是作为“引导舰”,按照相关海军礼仪,前出迎接其所在编队的到来。
俄太平洋舰队的无畏级大型反潜驱逐舰,布置于上层建筑下方的8具反潜导弹发射筒是其最明显特征。无畏舰拥有较强的反潜能力,但反舰、防空能力较弱,功能单一是前苏联海军舰艇普遍存在的缺点。

此次演习更倾向于军事同盟性质

此次中俄海上联合军演消息公布后,立即引起各方的关注和评论。中俄双方则刻意保持低调,强调演习的目的只是深化两国战略合作关系,并不针对第三国。但是,笔者注意到此次演习的内容包括“共同强渡危险区域,使用各种武器歼灭海上和空中目标”。这意味着,双方军舰在演习期间,要打开舰上反舰导弹制导雷达、防空导弹制导雷达、电子对抗装置、甚至声纳等主战电子设备,即双方的电子、声学信号将彼此暴露无遗。

要歼灭来袭的“敌方”空中目标,演习军舰就必须打开制导雷达,为发射防空导弹进行导引,这样电子信号会暴露无遗。

一般来说,两国或多国间的联合演习分为两类。一类是军事盟国之间的联合演习,多为传统作战演习,此类演习程度极为深入,包括传授作战经验、及根据预案进行联合作战演练。这类演习的参演双方或各方是毫无保留的,需要将己方战术及装备技术特点表现出来,北约多国、美日、美韩间甚至在战役战术通讯方面还实现了互联。而第二类联合演习是非盟国之间的演习,多为反海盗、海上搜救等非传统安全演习。这类演习可以是友好国家间进行,也可以作为对立国家开启军事互信的桥梁,例如中美两国海军就举行过联合搜救、反海盗演习。但这种低层次的联合演习,只通过普通海事电话、信号灯、旗语进行联络,不需要也禁止启用制导雷达等主战电子设备,以防止已方电子信号特征为对方所获知。

所以,此次中俄黄海联合军演更倾向于军事盟国之间的联合演习,说明中俄两国具有较高的战略互信。当然,中俄两军的关系及装备兼容性方面,远未达到北约、美日间那种可以进行战役战术通讯互联的程度,联合军演更多地局限于交流战术及战役组织经验,不会达到联合作战演练的层面。

俄罗斯海军的阿库拉级攻击核潜艇性能优良,据称其噪音水平达到美军洛杉矶级后期改进型水平。中国海军如果可以与其进行对抗演习,可以获得防御美军核潜艇的经验。

中俄军事合作交流的前景广阔

近年来,“中俄军事同盟”一直是两国学界、甚至普通民众所关心的外交军事问题。中国国内不少人希望中俄能够结成军事同盟,共同对抗美国全球军事体系的紧逼。但是俄罗斯不少主流学者认为,中俄目前并未具有军事结盟的基础;而中国国内也还有另外一种强烈的警惕——“中国近代以来遭受的灾难主要来自俄罗斯”。

笔者认为需要明确的是,中俄互信的基础已经确立起来——两国边界历史遗留问题的完全解决。不管愿意与否,随着2008年半个黑瞎子岛的回归,中俄4300多公里的边界线全部确定,并以两国共同法律文本确立下来。尽管中俄之间经济方面的共同利益较少,两国武器出口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还日益剧烈,此次在中亚油气资源上也存在竞争。但中俄却存在着非常显著的安全利益共同点,首先领土分裂问题,俄罗斯存在着车臣问题,中国近年来也受到东突、藏独分裂势力的困扰,在这些问题上中俄均承受着西方的政治压力。另外,俄罗斯与日本存在北方四岛争端,中国与日本也存在着钓鱼岛争端,随着近年日本政府在领土问题上日益强硬、并拉拢美国介入,中俄两国有相互支持对方主张的必要性。而美国目前在欧洲建设针对洲际导弹拦截的反导系统、并打算在东亚采取相同的措施,中俄在反导问题上也拥有了一致的立场。

所以,中俄在国家安全上具有非常多的利益共同点,即便不进行“军事结盟”,中俄之间也具有增强互信、深化战略合作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在军事层面上,两国组织更多联合军演,除了可以向外界展示两国两军之间的互信外,也具有战术、战役组织经验交流、互补的实际意义。例如,俄罗斯是除美国外,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战略轰炸机的国家,借助联合军演,中国可以从中获得战略轰炸机的使用经验、及防御美军轰炸机的思路。俄罗斯海军拥有性能优秀的攻击核潜艇,中国海军通过对抗演习,可以获得防御美军核潜艇的经验。反过来,中国则拥有电子设备更先进、更接近于西方的战斗机和预警机,俄军同样可以通过演习获得与北约、日本空中力量对抗的体验。

从演习内容来看,此次中俄海上联合军演更倾向于军事盟国之间的联合演习。在安全领域,中俄两国之间有着非常多利益共同点,随着互相的增强,即便不进行“军事结盟”,中俄军事合作交流的前景也非常广阔。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