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字

守山人 ——记中国最北看山工计文革

  老计近视四百五十度,带了一副似乎永远也擦不干净的眼镜。
  北纬52° 55' ,东经122° 39' ,距黑龙江省漠河县东南约27公里车程,加格达奇工务段图强线路工区的“645山头”铁路巡守站上,中国最北“看山工”计文革就驻守在这里。
  老计从小学到高一都是班里第一,家里也觉得他理应继续读大学,母亲年轻时做小生意,后因为过度操劳患了重病。当时大哥正要去参军,二哥在哈尔滨林业大学上学,家里花销很大。母亲生病后仍然省吃俭用供他高考复习。可过于沉重的生活压力使他放弃了继续上学的夙愿。1988年,他高中毕业,和弟弟妹妹一同参军,在鸭绿江边的沈阳军区某部舟桥部队成为一名工程兵。
  复员后,老计先在619山头做看山工,一直到2008年645巡守站建成,老计又调到这里继续做看山工,也就成为了中国“最北看山工” 老计28岁结婚,妻子是辽宁古莲人,结婚后妻子调来漠河,在一家宾馆做临时工。女儿今年12岁,读小学5年级,喜欢画画,学会叫爸爸后俩月零9天才会叫妈妈,曾在爸爸看山时打十几遍电话给他。老计说,有天领导来检查不能回去,孩子晚上睡不着打电话来,他就在电话里唱《白龙马》和《军港之夜》,听见她睡着了才挂。三点多孩子又来电话,问我咋还不睡。
  “看山的孤独和寂寞,连孩子都跟着遭罪”他说。
  老计的山头巡守员工作主要范围为嫩林线66公里的100米到65公里的960米之间往返巡逻,防范落石、滑坡、倒树及其他危及行车安全的情况。看山工冬季工作时间6:00~22:00, 休息时间不离开岗位,2人倒班,夏季由于有雨季,6人不间断倒班。春融时需防护融雪引起的山体变化;夏季进入雨季后,路局和段上有明文规定,小雨两小时一巡回,中雨一小时一巡回,大到暴雨不间断巡回。防洪期间,河水会引起山体变化。冬季则需注意钢轨夹板的裂纹、折断;螺栓、钢轨的损伤;人为的侵入铁路线界(距离钢轨的1.5米处,对方物体的高度不超过1.5米,人员走动需在枕木两侧),在铁轨上落下物件等。 小站每天会经过17对列车,也就是34辆车。一共有九趟必须在指定地点接车的正点列车,每次巡逻大约需步行2公里,每天就是约22公里。一个月两人倒班,需步行约330公里。
某个夏天,他曾发觉有动物在屋外活动,当时只感觉那声音让人打怵,觉得头皮发麻,从门缝看也没看见什么,第二天八九点钟从对青山有两个猎人经过,跟他聊起窗外的动物,才知道可能是狼,猎人便顺着他指的方向追去了。
  老计说,每个看山人,都有许多和脚下那座山的故事。
  按照排班安排,老计连续三年的年三十都排到值班,去年妻子和女儿回山东老家,他就在山头待了十一天,前年也待了九天。段里给了四袋饺子,再弄些馒头咸菜,就算过年了,过去的两年都是如此。“一到风雨天,就感到特别兴奋,感到有责任担负在身上,每年还找点鞭炮烟花在守护点上放。过了年第一个见到的就是早上8:37分经过的列车,司机看到我放鞭炮,就会用长短声鸣汽笛、敬礼。”“他们感动,我也特别感动,特别温馨。”老计说。
  老计的母亲在2011年患肺癌去世。“说心里话,也想多挣点钱,也想有更好的生活,但心中有再多感触,别人家过的再好,我也不羡慕,责任在这里,岗位在这里,制度严格,不能有一点差错,老婆孩子都在家等着,工作一定要做好。没能为母亲尽孝,是一生的遗憾…”
  “…那汽笛的欢畅,不正是你那饱经风霜的情肠。”老计在自己的诗中这样写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