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已有能力形成对印攻势

5月下旬,成都军区两支航空兵部队及配属参演部队组成“蓝军”分队,进行了一次远程进攻作战演习。参演的“蓝军”战斗机、预警机、运输机及空中加油机从川、渝、陕多个机场起飞,剑指大漠戈壁某机场 …[详细]对此次演习,解放军报进行了重点报道,那么此次演习的看点是什么?中国空军在此次演习表现出了什么能力?腾讯军事为您作出分析。

2012-06-27 第 0047

快速转场能力是进攻型空军的必须要素”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转播到腾讯微博
位于中国西北的某军用机场,被认为用于中国空军的对抗训练,经常接纳成建制部队前来演习。

中国空军演练运输机参与快速转场

中国新闻网、解放军报报道,5月下旬,成都军区两支航空兵部队及配属参演部队组成“蓝军”分队,进行了一次远程进攻作战演习。参演的“蓝军”战斗机、预警机、运输机及空中加油机从川、渝、陕多个机场起飞,在预定空域集结,剑指大漠戈壁某机场……据报道,蓝军攻击编队经过近2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抵达未知地域即对敌实施精确打击,并且在途中突破敌方6个批次拦截和实施空中加油。

除了对地精确打击,在预警机支援下的空战外,这里面更值得关注的是,蓝军编队中包括了运输机。这意味着,蓝军攻击编队在对敌实施首波攻击后,即降落在更加靠前的前沿机场,形成攻击态势。这其中运输机所扮演的角色不可或缺,因为战斗机转场,并不是战斗机本身抵达前沿机场即可。

转场,即战机由现驻机场起飞转到另一指定机场着陆的飞行。转场分训练转场、任务转场、战斗转场和紧急转场。航空兵部队受作战半径限制,在执行作战任务时都需要转场到作战区域附近的前沿机场。

转场能力看似不如空战能力、对地攻击能力,但实际上却是一支进攻型空军战斗力形成的必须因素。航空兵部队的战斗力组成,包括了空勤、机务、场务、油弹储备、备件储备等多种部分的有机组成。进入作战地域前沿机场需要不光是飞机飞到就可以,还必须为其准备机务大队人员和设备、大量配套的飞机备件和武器油弹等。

军报报道的配图,歼10编队在此次转场演习途中进行对地攻击训练。在长达2小时的飞行后,这些战机直接降落西北某地的机场。
早在5月5日,官方媒体通过图文报道了成空运输航空兵师以协助歼击机部队转场前推为背景进行跨昼夜飞行训练的消息。
部署在沙特的美军F-15机队,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美军首支战斗机联队只用了十几个小时就从本土开赴沙特,有效吓阻了萨达姆。

美军战斗机部队的10小时越洋部署

世界第一空军强国美国空军就具有极强的转场能力,尤其是战时的快速远距离转场作战。美国空军各种飞机都建立了完善的管理体制,在战时可以直接依靠运输机将机务大队和部分维护设备直接空运到目标机场实现快速转场作业。

在海湾战争初期的沙漠盾牌行动中,为了保护沙特免受伊拉克军队的入侵,美国军方命令其一支F-15战斗机联队紧急部署沙特。该联队70多架F-15战斗机,从美国本土直接起飞,经多次空中加油,横穿太平洋、印度洋,经历10多个小时的飞行直接抵达沙特空军基地。该联队机务大队的人员和设备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内由运输机部队运抵沙特,依靠机场储备的零备件仓库直接进入战斗值班状态,有效阻吓了萨达姆入侵沙特的企图,体现了全球部署的超级大国风范。

我空军老式战机无法实现快速转场

而我国地大物博,陆上国土面积巨大,且东西向南北向走向宽度都相当大,同时东西部边疆地区均处于不稳定的军事对峙状态。空军航空兵部队从东部向西部如新疆、西藏等地进行大规模调动成为保卫国家安全和领土主权完整的必然手段。

歼8II机队进行地面维护和装弹作业。零件通用性差,甚至一架飞机的副油箱不能给另一架使用一直是歼8的硬伤之一。这样的飞机是无法想象能进行转场部署,前往陌生地域的机场的。

但是在过去,我国以歼8为代表的老式作战飞机却无法实现大规模快速转场。因为歼8等老式飞机零部件缺乏互换性,各架飞机无法实现零件互换,出厂的零件需要经过修锉才能匹配飞机,在这样都情况下每一架飞机都需要建立独有的备件仓库将修锉后的零件储备起来备用,同时每架飞机都必须依靠专人维护。在这样的情况下,执行航空兵转场作战成为了巨大的难题,必须将航空兵团配套的备件仓库随航空兵部队一起转移,这样的运输要求连具有庞大军事空运能力的美国都无法支持,更不要说严重缺乏运输机力量的我国。

在过去,我空军战斗机部队转场必须等待依靠铁路、公路进行的陆地运输到位才可以实现战斗力。这样实际上就等于上每小时飞行900公里且可以直线开进的战斗机等待以60公里时速开进且需要绕大量弯路的陆上保障力量。比如说进入西藏地区机场作战,部署在长江下游的战斗机部队,其飞机可以直接起飞在成都的机场落地加油一次即可直接抵达西藏林芝等前线机场,时间约4小时。但是一个战斗机团的保障力量在过去需要组织超过300辆汽车的运输车队,占用四到五列军列,经京沪铁路,然后再从北京经青藏铁路到拉萨,然后利用西藏兵站线的大量战备油库保障公路行军到达前线,总需要时间至少两个星期。这样的情况下,我空军很难按紧急战备要求实施调度,同时在开进过程中如果爆发战争很容易遭到攻击损失,严重降低我国空军的战略机动能力。

新国军标为中国空军实现快速转场打下基础

80年代开始,在中外军事交流中,我国军队不光接触到了西方发达国家先进的武器装备,更重要的是接触到了其一整套完整科学的军用标准体系,零件互换性、可用性、可靠性设计也开始进入我国国防科研领域。

1990年代中国引进的苏27给中国航空界带来了零件互换的先进理念。较好的零件通用性使苏27即使在备件不足的情况下,也能通过互换零件保持战斗力。

引进苏27首次甩掉庞大备件库存

90年代引进的苏27战斗机,是苏联第一种实现了零件大部分可互换的战斗机。苏联的陆上国土面积比我国更大,东西跨度超过一万公里,特别是西伯利亚广袤的荒原上人烟稀少,因此其对战略机动性能也有相当的要求,只是在70年代之前受制于工艺基础无法实现。而苏27依靠数控机床等工艺手段的进步实现了相当程度的零件互换,在此基础上可以通过苏联强有力的军事运输航空兵部队实现大范围的战略机动作战。我国引进苏27后,其可互换性操作能力使得其配属部队可以实现较为灵活的转场,不过由于缺乏大量运输机只能依靠车辆转场,只是省略掉了最庞大复杂的备件仓库,提高了机动性能。而且苏27本身还存在一些问题,其维护作业虽然不用像过去必须专人专机,但是也只能在团内部实现维护互换,其缺乏智能化的数字化故障管理和维护管理系统,其维护作业必须依靠人手抄录的维护记录进行,在这样的情况下甲团的战斗机无法直接使用乙团的维护人员和设备进行作业。

歼10实现甲团战机由乙团维护

而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三代战斗机歼10和歼轰7,是根据我国的新国军标进行设计的,其设计从一开始就非常重视飞机的维护特性,实现了方便维护、零件互换、寿命可监控性等,过去维护1架次歼8战斗机需要的工时,可以满足维护2架次歼轰7歼击轰炸机的需求。这些新式战机不光实现了零部件的可更换化,还学习了80年代以来的世界先进经验,基于数字化技术实现了维护作业的现代化,其配套的故障管理和维护管理系统,可以实现对飞机全寿命飞行曲线的记录、对故障症候区域的记录、对各个分系统维护记录的管理等,而这些记录都携带在飞机本身的存储器内,甲团的飞机到乙团驻地场站进行维护的话,直接通过设备就可以读取出来维护资料,可以方便的依靠其他部队人员进行维护。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可以实现更高程度的维护互换。在前几年的演习中,新式国产战斗机部队就已经实现了不携带维护设备直接转场至友邻部队,落地即值班,马上形成战斗力的要求。

美国空军的一处仓储基地,备用副油箱为省空间挂在库里。战机一抵达可随时取用。美军这种 高度通用化的理念一直为解放军所崇尚。

国军标基本参照美国军用MIL-STD系列标准

国军标,是我国学习美国先进技术和经验实现的一次军事工业大跨越,其基本参照美国军用MIL-STD系列标准,实现了武器装备研制、生产、维护、仓储等的标准化,通过标准化极大的提高了生产效率和使用效率。在过去,一架战斗机需要自身建立一整套完整的备件库,但是大部分备件在整个服役周期内是根本用不到的,其一架飞机的备件仓库可以满足3到5架飞机的需求,但是因为缺乏互换性,所以必须建立超过实际需求量数倍的储备,而且在维护部门还需要配备专业的钳工对部件进行修锉作业,极大的提高了成本。而现在苏27、歼10、歼轰7战机的大部分零件都可以直接从整体的备件仓库调取,很多零件甚至可以在师一级储备,使得零部件使用成本直线下降。同时由于配件的同一性极大提高,飞机本身的同一性也极大提高,这样不再是像过去一样每架飞机有每架飞机的特性,每一架飞机需要不同的维护,维护的方便便捷化使得作战飞机的复飞率、出勤率都提高很多,这无形中也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快速转场能力使中国空军真正具备对印威慑能力

驻西藏的歼10部队进行战备巡逻。近年中国空军在青藏高原开辟了几处基地,但对于印度这样实力较强的潜在对手,战时现有驻军肯定不够用,必须依靠后方转场支援。

快速转场实现对印战略威慑能力

在这一次演习中,空军作战部队进行了战斗转场,同时其维护力量采用的是运输机直接空运方式到达,这样就极大的缩短了整个转场作战时间。过去的演习,从部队出发到开始正式演习时间跨度超过半个月,难以在实战条件下实现战略机动,而这一次的演习从飞机转场作业就开始,真正的体现了我国空中力量战略机动能力的增强。这个增强的基础,是建立在航空工业技术水平和工艺管理的不断进步之上,也体现了我国空军实施大规模机动作战能力的提高。

如前文所述,我国的国土面积广大,特别是西部广大区域交通不便,却偏偏是军事斗争热点区域。我国的航空兵部队主力,大部分还是部署在人口稠密的中、东部地区,从驻地向作战前线转移就成为了重要的课题。近年来我国也加强了在西部地区的空军基地建设,比如在西藏地区就建立了多个设施完善的前线空军基地,但是国家战略以及兵力问题也使得我国不可能采取在西部长期驻扎大量部队的方式,战时必须依靠战略转场实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提高战略转场能力就成为了重中之重。

前不久的一次演习中,空降兵征用南航波音747货机运送伞兵战车赴青藏高原。中国空军伊尔76不到30架,战时很难满足军队的部署需求,必须思考借助民航资源扩大运力的手段。

中国空军运输机稀少,须发掘民航空运能力

我国当前已经建立了庞大的三代机部队,其基本都可以实现不依靠专属备件仓库的战略转场,但是交通条件的制约依然存在,向前线机场部署人员和设备成为了核心难点。美国空军一个F-15战斗机中队,配备20架战斗机,实现转场需要14到18架C-141运输机进行空运,而我国现有的同级别伊尔-76运输机不超过30架,也就是说动员全国的大型运输机也只能保障两个团48架战斗机这样的规模转场,特别是考虑到还有其他部队也需要快速空运至前线展开,这个能力是远远不足的。

在未来的战略机动需求中,我国必须大力提高军事空运能力这个瓶颈问题,虽然国产大型运输机即将首飞,但是其产能不足的问题在未来几年还是难以解决,这种情况下,必须大力加强潜力挖掘,特别是加强航空动员机制管理。

前线机场不同于过去的野战机场,一般都有3000米以上的混凝土跑道,可以满足一般的民用客机需求,而现在我国各大航空公司都有一定数量的基于干线客机改装的货机用于民用货运,其可以携带集装箱等货物,部分该型飞机还配有大型侧舱门,配合地面设施也可以运输一些中轻型卡车这样的车辆,基本可以满足航空兵维护设备运输的需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前线机场增加可以接驳民用货机的地面设备,空军对民用货机建立动员管理体制在战时直接调用货机,成为了短时期内增强我国空军战略机动能力必不可少的手段。

经过近20年的现代化建设,我国空军战斗机部队终于具备快速转场能力,初步实现对印战略进攻态势。但随着印度空军及导弹部队战斗力的增强,我空军未来需要实现3至4个战斗团在24小时内从国内任一机场战斗转场至西藏的能力,这还需付出相当长时间的艰辛努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