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乳娘村”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作者/《合肥晚报》吴芳+收听

这些残障孩子从出生、发病到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经历了与生俱来的不幸。然而在“乳娘村”,他们又重回家庭,在爱的包围中成长。这份与血缘无关的爱,已经超越了亲情。

从合肥市区向北20公里,经过一段坑洼的沙土路就到了三十头镇吕面坊村。尽管是上午9时,村里依然显得有些安静。

吕面坊村很小也很偏僻,仅有28户人家,在地图上几乎可以被忽略。但就是这个小村近年来却备受人们关注,因为吕面坊村28户人家中,有近20户寄养了福利院的残障儿童。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合肥市福利院就选择吕面坊村作为首批试点,将孩子们寄养在农户家里,每个月给予适当的补贴和其他实物资助。吕面坊村成为安徽有名的“乳娘村”。

“妈妈,我要喝水!” 63岁的杜经玉蹲在门口洗衣服,她收养的几个孩子乖乖坐在一旁看着她。闻听13岁的琪琪叫喊口渴,杜经玉立即起身甩掉手上的肥皂沫,跑到屋内倒水,自己试了一下水温,才递给琪琪。

15岁的嘉嘉、13岁的琪琪和8岁的良良是住在杜经玉家里的三个残障孩子。嘉嘉的身体看起来健全一些,却因为智力障碍什么事情都不能做;琪琪患有小儿麻痹症,双腿残疾;良良则是视力障碍,对外界声音特别敏感,胆子也特别小。从早晨六点多起床开始,杜经玉一直忙碌不停,衣服洗好后又该为孩子们做午饭了。

“琪琪刚抱来的时候只有两、三个月大,特别可爱,和我在一起生活了整整五年。”说起琪琪,杜经玉的眼睛湿润起来。五岁时,因为做手术,琪琪被福利院接走了,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与杜经玉断了联系。杜经玉时常因为想她而流泪。一次,杜经玉赶集时竟然在另外一个“乳娘”身边看到了琪琪,她呆住,立即跑上前去抱着琪琪哭了起来。后来杜经玉向福利院提出申请,将琪琪又接了回来,一直养到现在。

杜经玉是吕面坊村第一批收养残障孩子的“乳娘”。最初的时候,包括杜经玉家在内,吕面坊村的寄养家庭只有两三户。后来在她的影响下,寄养孩子的人家渐渐多了起来,最多的时候,吕面坊村有22户、50多个孩子。杜经玉的儿媳妇也收到婆婆感染,成为残障孩子的妈妈。“一些孩子养大后回到福利院、被别人领养或者独立生活离开这里,接着又会来一批新孩子。

几十年了,我这里来来回回养过20多个孩子。”杜经玉说。

“孩子们走了一茬又一茬,每一次走都会伤心,常常孩子哭自己也哭,但最多的却是牵挂。”杜经玉回忆,这些孩子到她家的时候,最小的刚出生几天,最大的也不过五六岁;最短的在家里呆了一两年,最长有十年……“呆在一起那么久,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怎么忘得掉?”

抚养过的孩子中,最让杜经玉牵挂的,是一个叫彬彬的女孩和一个叫亚亚的男孩。在杜经玉的记忆中,彬彬虽然眼睛看不见,却是那么聪明,唱歌也特别好听。现在彬彬离开她已经7年,杳无音信,杜经玉只能从客厅里悬挂的相框中寻找彬彬的影子,每当这时,她总会像母亲一样流泪。牵挂亚亚不仅是因为亚亚和她在一起8年,更是因为亚亚最近被诊断出脑瘤,送往北京治疗。杜经玉没有条件跟去北京照顾亚亚,只能在安徽老家默默地为孩子祈福。

杜经玉家只是吕面坊村众多寄养家庭的一个代表。村中“乳娘”还有:

邢新英,63岁,家里寄养着彤彤、桂桂和庆庆三个孩子,30年间收留过20多个孩子;

韩永华,69岁,家里寄养着瑶瑶、萍萍、文文三个脑瘫孩子。韩永华是吕面坊村第一个寄养户,30年从家里走出去了20多个孩子;

徐玉琴,48岁,家里寄养着齐齐、玉玉和英子三个孩子,15年时间收留的孩子有12个;

谢翠红,35岁,家里寄养着奇奇、峰峰两个孩子。她是村里最年轻的寄养妈妈,自己的孩子只有2岁时就接受寄养孩子。8年间抚养过的孩子有10人。

……

在三十头镇,像吕面坊村这样的“乳娘村”还有很多,寄养家庭达百余个,残障儿童200多人。在这里,孩子们感受到家的温暖,在“母亲”的呵护中健康成长。

网友评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