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岩岛,我们的领土”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作者/张茂+收听 合作媒体:南海网

潮起潮落,船来船往,潭门人世世代代在黄岩岛海域捕鱼作业。船主王维州说:“他们(菲律宾军方)就算拿枪指着我,我也不走!这,就是我们的领土!”

2012年5月16日,南海伏季休渔第一天。在海南东部沿海通往南沙最近的港口潭门港,天微亮,从西沙、中沙、南沙捕渔归来的渔船便陆续进港,寂静的港口顿时变得热闹起来。一船又一船,一筐又一筐,渔民们将收获的海产品过秤、登记、付费、包装,一系列约定俗成的最初交易在这里完成,然后销往各个市场。延续了数百年的渔获场景如今依然如故,不同的是,今天的潭门港,聚集了来自国内外的数十家媒体记者,他们齐齐将焦点对准了

这个看似普通的港口和渔民群体。引发众多媒体关注的原因,则源自一个遥远的岛屿——黄岩岛。

潭门镇,这个3.2万人口的小镇,拥有500余艘大小渔船,其中200余艘专赴远海捕捞。而据媒体透露,到黄岩岛海域捕捞作业的渔船,90%以上来自潭门镇。于是,在中菲黄岩岛对峙事件发生后,这里成为国内多家媒体争抢报道的焦点。

黄岩岛归来

在“琼琼海02087”号渔船的甲板上,船长王维州忙着指挥工人搬运海蚌壳。“这些海蚌壳都是刚从黄岩岛打捞回来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卸在岸边的海蚌壳已堆积成山。“别看这些海蚌壳貌不出众,用它们可以加工出漂亮的砗磲(注:也叫车渠,指一类珍贵的大型海产双壳类,白皙如玉,坚硬如石,被誉为四大有机宝石之一)。”

50岁的王维州脸上带着老船长固有的沧桑。这个潭门男人18岁开始出海捕鱼,风雨来浪里去,30多年来,他几乎每年都会去黄岩岛3-4次。5月14日,他刚从黄岩岛捕捞归来,这些海蚌壳是他赶在休渔期前的最后一次“满载而归”。在别人的眼里,这些战果就像从黄岩岛海底“捡”回来一般易得,但实际上王维州此行却花了一个多月。从黄岩岛回到潭门港后,王维州第一件事就是把国旗小心翼翼地解下,折叠好放在柜子里。“在黄岩岛作业时,我们一定要把五星红旗高高飘起,这代表着我们的国家。”王维州说。

聊起他熟悉的黄岩岛,王维州快步走到驾驶舱里,从抽屉里抽出两张大地图,在沙发上慢慢展开。他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点说:“这就是黄岩岛!我们都是在我国领海内正常作业。菲律宾他们无理取闹,我也多次遭遇过菲律宾海军的干扰,但是黄岩岛历来是我们的领土,他们就算拿枪指着我,我也不走!这,就是我们的领土!”王维州语气掷地有声。

据他介绍,出海碰到菲军骚扰是常有的事,不过菲军上渔船更多的是向渔民讨烟酒,所以,每次渔船出海前,船老大都会备足烟酒,用来“打发”菲律宾士兵。

据了解,除了打渔船只,像王维州这样的打捞船在潭门港还有5、6艘,是专门去黄岩岛捡海蚌壳的。一个航次能运200吨巨型蚌壳,以每吨近两千元的价格出售。蚌壳制成的贝壳工艺品相当受欢迎,货卖得好,渔民们就能多休息几天。

即将远行

“嘟嘟嘟……”正当王维州走下船时,旁边紧邻的“琼琼海09033”号渔船启动了。王维州停步,跟对面的三名船员大声喊话:“南沙那边的风浪大,现在菲律宾局势有点紧张,要小心,多加小心!”“琼琼海09033”的船老大是何子东、何子山、何子君三兄弟,得知他们今天要出海远行南沙,临别时,王维州不忘叮嘱他们三兄弟。

“琼琼海09033”号渔船此行将南下去南沙非休渔区域进行捕捞作业。出行前,家里的女人们都来到船上帮忙,并不多说话,只忙着做饭。她们深知男人们在风浪中谋生的不易与惊险。全家老小围坐一圈吃个团圆饭,就算是为这些英雄的男人们饯行。

按照当地的风俗,出海前,要举行祭拜仪式。船长何子东端出妻子煮熟的米酒、鸡、猪肉等祭品,在船头摆好,点上香,燃放鞭炮,烧纸钱,祈求此行平安顺利。

除了何子东三兄弟的渔船,将要远行的还有另一艘船,船长李福除了忙着与工人一起将蔬菜、饮用水、鸡鸭等搬上船,还指挥船员潜水清理螺旋桨。明天,他们将远赴西沙海域,为在西沙作业的渔船供给干粮。

潭门镇200多艘远洋渔船中,80%都去过黄岩岛,他们彼此互相照顾,团结互助,世代相传。

从黄岩岛退役

见到52岁的卢海川时,他正在给客人挑渔具、记账,脸上始终保持微笑,让人无法联想到,他就是10年前备受关注的“中菲渔船被扣”事件的船长。2000年,卢海川买了渔船“琼琼海09016”号,但谁也没料到,好日子刚过了一年,2002年,这艘载着22名船员的渔船在黄岩岛捕捞时被菲律宾军方非法扣押了。卢海川当时焦急万分,虽然他不在渔船上,但他47岁的舅舅李果随船被扣押,并被抓到菲律宾的巴拉望岛,关押了8个多月。

时隔11年,价值70多万元的渔船到今天只剩下一个皮包得以见证。卢海川从箱子找出了皮包给记者看,里面有一些模糊的老照片和几本证件。船最终也没有收回来,卢海川血本无归,赔了80多万。

如今,卢海川开了一家渔具店,不再出海,但他依然留恋在黄岩岛捕鱼的时光。那边物产丰富,是渔民作业的最佳场所。

当年遭到菲军非法关押的舅舅李果现在也在卢海川的店里帮忙。回忆当年被关在监狱的情景,他颇为不堪。“在巴拉望港生活很艰苦,天气热,吃不好,最主要的是没水洗澡,监狱里只有一个水龙头,不少人还经常因为洗澡打架,夏天天天睡地板。”在监狱里,李果整整吃了8个月的苦头,后来终于被放了出来,他便放弃了打渔的生活。但是李果始终关注着黄岩岛,他说:“就算让我再蹲一次监狱,我也不会承认黄岩岛是他们的!我们祖祖辈辈都在那里打渔,黄岩岛历来就是我们的领土。”

网友评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