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村里的老光棍

图/京华时报 王海欣 文/京华时报 韩旭 编辑/邹怡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2014/01/27

你可以用手机、ipad随时随地看《活着》

感动不分平台,不限时间。订阅《活着》,你可以:

【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或搜微信号ihuozhe;

【腾讯新闻】手机客户端 订阅管理中搜“活着”;

【ZAKER】手机客户端 搜“腾讯新闻原创精品”;

【网易云阅读】手机、ipad客户端 搜“腾讯影像力”。

深冬,太行深处,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

清晨6点,天边上启明星还没完全暗下来,涞源县留家庄乡烧车村的老汉许春九就摸黑儿从柜里摸出半盒儿烟,准备出门,一直给自己做伴儿的小黑狗,也前蹿后跳的,准备出发了。

头几天一场薄雪铺在地上,一见光,便已融化,只留一地湿滑,许春九深一脚浅一脚,顺着自己几十年如一日走的山路,寻找昨天给野兔下的“套儿”上,有没有收成。如果运气好,抓到的野兔至少能卖个百十块钱,这比他一个月的低保补助还要多。当然,绝大多数时候,野兔的运气都好过许春九。

一份慈善组织在河北省涞源县资助孤寡老人的名单中,记者看到共有受资助的老人122人,其中只有6名女性,有大约40%的人有聋哑、失明、肢体或智力等残疾,大约40人有各种疾病,超过100人不曾结婚,而许春九就在其中。

就在许春九巡山找兔子的时候,七八公里外的四角台村,64岁的陈建山吃完早饭,凭着微弱的视力,双手摸索着,一点一点地挪动着步子,鞋底擦着地面,发出噌噌的声响,村里人看见他都知道,这是陈建山要去找80岁的李占荣一起晒太阳了。

每挪几步,陈建山都要停下来竖着耳朵听听周围的声音,以此来判断自己的位置,他一边扶着路边的土墙,一边还要心里默默数着步子。40米一段土路,走上100步后,陈建山就知道已经到了李占荣家里。

李占荣右眼失明,但左眼雪亮,每天上午吃过早饭,他都在等待家门口响起噌噌的鞋底声,期待着与老伙计结伴儿晒太阳,这几乎是他们日复一日唯一的消遣。

团圆村的赵留厂今年67岁,也是一直未婚。赵留厂耳背,说话也总是咿咿呀呀地,只有熟人能懂,患有尿结石的他没有劳动能力,因为贫穷,家中已经多年没有供电,而赵留厂的消遣就是把搜集来的各种包装的彩页糊满墙,放眼一望墙上全是笑脸,然后自己坐在炕头上端详……

河北涞源,在这距离天安门只有211公里的贫困县里,坐落着烧车、四角台、马圈沟门……这许多个贫困村,而在这些贫困村里,又有许多个许春九、陈建山、李占荣、赵留厂……

虽然生活困窘,但好在他们作为低保户、五保户一直被政府帮扶。而且,定期还有慈善组织及爱心志愿者们到访,为他们送来米面粮油、衣物、棉被等生活必需品,这也为他们困苦的生活,带来一丝温暖,一份期盼。

10点来钟,“颗粒无收”的许春九靠在一朝阳的草窠儿里,摸索出一根烟,一边嘬着、一边眺望远处。

他望啥?日复一日,没人知道。当人问起时,他总是憨憨一笑……或许,是在守望幸福吧。

 

栏目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