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老族

——“老无所依”系列报道之三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

作者/温庆强 编辑/王崴

“从社会公平角度讲,不应该让上亿的人口把青春献给城市,把养老负担甩给农村。”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最近在一次记者会上说。每一座发展中的中国城市里都涌现着大批农民工。他们把大楼建起来了,让城市活起来了,但他们没有购买任何社保。到了5、60岁再也干不动的时候,该到哪里去养老?

“目前,新生代农民工已占外出进城农民工的60%以上,总量超过1亿人,正成为农民工大军的主体力量。从社会公平角度讲,不应该让上亿的人口把青春献给城市,把养老负担甩给农村。”

这是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最近在一次记者会上的话语。在每一座发展中的中国城市里,都涌现着大批的农民工。他们在工地里挥汗如雨;他们蹲在街边等着包工头来揽苦力工;他们租住着城中村里密不透风的房间;他们把大楼建起来了,把公路修起来了,让工厂转起来了,让城市活起来了,但他们没有居住证,甚至没有购买任何的社保,到了60岁以后,再也干不动活的时候,又该到哪里去养老?

“干不动了,我就回到老家农村去继续种地养老。”这是今年60岁的农民工王善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老王是重庆开县人,来深圳超过20年,走遍了原特区内大大小小的城中村拆迁工地。来深圳时,他什么苦力活都干;但最近几年,挥几下铁锤就已经气喘吁吁,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了,这也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叫他干活的老乡越来越少了。

王善云饭后在广场上游荡着,看着大婶们在《最炫民族风》的伴奏下跳舞。由于租住的房子没有窗户,每个晚上收工后,王善云都习惯来到室外躲避炎热。伴着嘈杂的音乐,老王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我现在租住在城中村,每个月租金600多元,再加上杂七杂八,就算我不吃不喝,一天都得50元的成本。”老王还向我们掏了心窝:“打工这么多年,我只存了2万元。”

还有一笔账,是明摆着的。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日前发布的《2010年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主要数据报告》中显示,社会养老保障的覆盖率,城镇达到84.7%,每人月均退休金1527元;农村达到34.6%,每人月均养老金74元(2012年7月12日《中国青年报》)。老王也在老家买了养老保险,每个月能从中领到80元——在如今物价飞涨的时代,80元只够买几斤肉。

老伴走得早,老王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打工,工资只够各自生活,并没有多余的钱给老王。没有购买社保的老王,只能靠着这2万元养老。不过,老王已经打算了,把老家里的3亩地耕作好,这点钱应该勉强够养老的。

同样来自重庆的张小云比王善云更早来到深圳。1981年,刚20岁的他背着行李只身来到深圳打工,堪称深圳第一代农民工。至今,他仍然清晰地记得,当初作为“三无人员”的他,躲进莲花山里逃避公安部门的调查。

除了是老乡,张小云和王善云还有一个共同处——他们自来深圳后就一直做着散工,没有购买任何的社保。这种现象在建筑行业尤其普遍,很多建筑公司都是只有资质,没有工人,他们拿着资质去揽工程,揽了工程就去找包工头。就一项工程来说,只有项目部的组成人员是正式的,其他基本都是散工。这也意味着,没有任何组织给这些干活的农民工购买社保,缺乏基本养老保险保障。

张小云说:“我们这些临时工,工钱都是一单活完了之后结清。对比交纳社保,我更愿意这钱在我手中捏着。”数十年过去,白发已经爬满了王善云的两鬓。他打算,再熬两年,铁锤挥不动了就回老家养老,带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2万元。

栏目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