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房子梦

摄影/《中国青年报 》杨姣 编辑/邹怡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2013/04/09

<<你可以用微信随时随地看《活着》

感动不分平台,不限时间。用手机微信软件“扫一扫”左侧二维码,或搜微信号ihuozhe,即可收听《活着》栏目官方微信号。每周你会收到两期最新出刊的纪实图片故事,在手机上即时阅读,从此不再与《活着》擦肩而过。

这个春天,“国五条”掀动了各地的房地产市场,房地产成交量呈井喷式上涨,房屋登记发证大厅前人头攒动,凌晨便有人开始排队等待办理相关手续,买房的、卖房的、房屋中介都在为自己的目标忙碌着。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20日,北京二手住宅成交27787套,环比上涨2.85%。

3月,一直想换大房子的郝弘也没闲着。33岁的郝弘正准备结婚,但现在住的房子只有50平方米,考虑到未来要结婚生子,他一直想着换个大一点的房子。“已经看了大半年的房子了,北京东北角从二环到五环看了无数套房子,喜欢的价钱不合适,价钱便宜又对房子不满意。另外,就是希望现在住的房子能卖个好价钱,一直在等。”他说。

三月份房地产市场的波动,让他下决心赶快行动。3月14日,他跟着中介看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二手房,位于北三环边。房子是70年代的建筑,410万元,他看完马上去取了两万元定金交给中介公司。

“我不能再等了,赶在三月,我要把房子的事情定下来,未来政策会给市场带来什么变化,谁都不知道。”紧接着,郝弘便和房主见面,约定在3月底之前办理手续。

不久,郝弘把自己的房子也在中介做了登记。3月16日早上9点,已经二三十位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陆陆续续前来看房。他们在门口排着队穿上鞋套,郝弘小小的房间被挤得满满的。

一位经纪人说:“大哥,放心,我马上联络手里客户,这有学区名额,好办!”一位女经纪人拎着草莓和香蕉,递到郝弘手里:“这个给你们吃,希望咱这套房尽快出手哈。”

半小时后,客户就被带来看房了。“现在变化太快,我本来约这对客户看隔壁小区一套房,想不到一问房主说昨晚9点多给卖出去了,我就拉他们来看咱们这套了。”房产经纪人介绍着。

看房的是一对夫妇,孩子只有一岁,但他们已经为孩子将来上学而着急了。夫妇俩刚刚将自住的房子卖了,急着买房。他们在屋里看了5分钟,了解了房龄、面积,又确认了上学名额。很快,这对夫妇同郝弘开始了谈判。

下午1点钟,经过4轮的谈判,双方终于以287万元达成一致。房屋经纪人端上几个驴肉火烧后,迅速地开始帮助双方填写合同,分别解释各自的条款。下午4点,合同签成,当然,中介公司也拿到了几万元的中介费。

为了庆祝房子成功卖出,郝弘请朋友们聚会。聚会中,郝弘的大房梦就要实现,让一旁的朋友张默夫妇羡慕不已。张默和妻子刚刚领了结婚证,为了未来的孩子以及外地父母来京,他们也很想换一套大房子。然而,持续走高的房价让他们很犹豫,现在住的两居室虽然能卖到300万元,但还有贷款没有还清,三居室需要500万元,而最近短短一周价格又涨了近30万元……这使他彻底放弃了换房的念头。

临近月底,像张默这样的准备购房者,不少都逐渐转为观望者,房屋中介的生意也渐渐清淡下来,有不少中介开始转做一手房的代理销售。然而在月初的时候,房产中介的生意却前所未有的火爆。

三月初,从18岁就在北京做房产经纪人的小龙开始忙碌起来。小龙的公司就在东四环边上。随着相关政策出台,各地楼市的调控步伐趋紧,小龙和同事手里的房源一下子多了起来。他说,店里以前一周甚至一个月也不一定能签一个单子,这个月却是每隔几天都有成交,而热门地区的店一天能签十几单。

到月底的某个周末的时候,小龙却在店里坐了一下午也没等来一个客户。他说:“这两天真是冷下来了。”据北京市住建委网签数据统计, 3月17至23日这周的北京二手住宅网签总量环比前一周下跌了23.3%。

有业内人士称,二手房市场网签量急速下滑,政策“末班车”效应也接近尾声,短暂的繁荣过后,市场下两个季度或将迎来新一轮行业收缩。

栏目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