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恩宁街

摄影/江演媚 陈文俊 编辑/王崴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2014/01/23

你可以用手机、ipad随时随地看《活着》

感动不分平台,不限时间。订阅《活着》,你可以:

【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或搜微信号ihuozhe;

【腾讯新闻】手机客户端 订阅管理中搜“活着”;

【ZAKER】手机客户端 搜“腾讯新闻原创精品”;

【网易云阅读】手机、ipad客户端 搜“腾讯影像力”。

其实《恩宁》在我们眼里是一个没有完成的作品,也因为种种原因,我们不想再拍下去了,于是决定做一本书作为这个作品的完结,就像没法挽回的恩宁街区一样,让它成为过去,这样才能继续前行。

2010年,机缘巧合我们认识了旧城关注小组的成员,跟着他们的探访,我们开始关注有着广州西关文化的恩宁老街区。恩宁路,广州西关最古老的街道之一。这里保留了广州最完整最长的骑楼街。恩宁路附近是热闹繁华的上下九商业步行街。其实恩宁路拆迁已经好几年了,因为很多原因,工程一直被拖延,其中就有保护历史文化的声音。

其实,拆迁这个话题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大家都在叹息这么好的建筑拆毁了不复存在,是多么可惜的事情。但是建筑破坏了可以重建标本,一种生活文化消失了却难以为继。比起建筑物本身,我们更关注的是西关文化下人们的生活状态。

说实话,我们并不在这里长大,恩宁的拆迁与自己还是有点距离的。但是,每当看到恩宁路里面生活的人、环境与状态,似曾相识的情景,或者是一种遗失的美好,消失了是挺可惜的。心里的某条弦被触动了,于是,我们决定记录这里的人,认认真真拍好环境肖像。

在与恩宁街坊聊天中,我们了解到老一辈的人对自己从事的行当很坚守,虽然只是一个剪发师傅,或者一个打铜师傅,但是他们宁愿亏本也要认认真真做下去,就如他们坚持要留在这里一样,那份情与义让年轻的我们难以理解。然而,生活在恩宁的年轻人,很多已经离开了,到其他地方谋生去了。而我们接触到的年轻人似乎也没有某些外人那么热切关注恩宁的生与死。两代人的反差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我们希望去探索两代人的异同,希望通过这种异同,看出些什么。于是,简单的环境肖像变成了两代人的环境肖像。正因为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在这里了,而我们自己还要工作生活,种种困难最后让我们有了放弃的念头。

之后我们陆陆续续地记录着恩宁的变迁。2012年,恩宁所有规划拆迁的区域已经变成废墟,不复存在了。

我们想透过记录去偷窃那份将要消逝的美好,然后,也想透过记录去窥探两代人的异同,最后甚至想探讨一个叫做传承的话题。话题越来越沉重了,感觉自己变成了为完成一个项目而做项目,拍摄变得相当没有意思。

在探索过程中,我们越来越害怕,不断拷问自己的根究竟是什么,越挖越空虚。于是我们开始感觉恩宁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连自己是谁也没有明白,就要去挖别人的根,说一个大道理,很可笑。于是,最后我们还是停止拍摄了,以一本书《恩宁》作为完结。它虽然没有说明白什么,但至少也是我们人生这个阶段所能了解到的一些东西吧。

文/江演媚

 

独立出版物:恩宁 En Ning

摄影师陈文俊(@cchenko)和江演媚(@小象jym)参加了廣州舊城關注组(博客 @廣州舊城關注組)走访恩宁路街区的活动。他们走进了街坊的家里聊天,视线逐渐由正在被改造的环境,转向了还在恩宁路街区生活的街坊们,最终把不断变化的环境和街坊群像,制作成这本书。

改造这几年时间,这片街区的环境一直在变化。在封面设计上,设计师用了一种隐喻的手法,把这片土地用模糊的文字虚化。红色的虚线是恩宁的更新改造范围。如果细看,“恩宁”二字仿佛跃然纸上,渐渐被抹去。内页编排上,用了最平实的排版方式,肖像加环境,尽量去还原一种在消亡中的宁静。

如果想拥有这本书,并支持摄影师继续成长,可到这里>>

 

栏目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