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再见,瘾君子

作者/柳涛 编辑/邹怡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2013/05/03

<<你可以用微信随时随地看《活着》

感动不分平台,不限时间。用手机微信软件“扫一扫”左侧二维码,或搜微信号ihuozhe,即可收听《活着》栏目官方微信号。每周你会收到两期最新出刊的纪实图片故事,在手机上即时阅读,从此不再与《活着》擦肩而过。

福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每到探亲日的时候,都会有不少家属来到会见室探望他们的家人。会见室不仅是戒毒人员与家属沟通的桥梁,更是稳定、感化戒毒人员的最好场所。福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收容了300多名强制戒毒学员,这些曾不慎沉溺毒品的人们,在这里,时时刻刻地悔恨着。

4月9日,是福州市强制戒毒的探亲日。早上八点半,上百名家属来到福州市强制戒毒所会见室。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很早就集在了戒毒所门前,或拖儿带女,或扶老携幼,靠着铁门朝戒毒所里观望,脸上写满了忧愁。

“宝宝,我不能照顾到你和妈妈,你要听话,要乖啊……”30岁的戒毒人员林森(化名)在会见室隔着玻璃窗与妻儿通电话。

“上个月是宝宝一周岁生日,他的第一个生日我都没有陪他,当爸爸没有尽到责任,心里很不是滋味,特别愧疚。”会见结束,林森说道。

林森曾是一名生意人,家境也很富裕。去年2月,他去酒店见一位朋友时,朋友正在房间里吸食一种白色的粉末。看到朋友吸完后陶醉的表情,林森产生了好奇。最后,在朋友的怂恿下,林森也经受不住诱惑开始吸食起白粉来。

这一吸,让林森自此染上毒瘾,无法自拔。在随后一年的时间里,他不单吸掉了自己几十万元存款,连车也卖了。

林森说,直到今年4月份进入戒毒所,妻子才知道他吸毒。每次探亲,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妻子。而妻子总是没说几句话就哭起来,因为她接受不了丈夫吸毒的事实。

“我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妻子,没有尽到一个父亲、一个丈夫的责任,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妻子解释?我真的很后悔……”林森哽咽着说。为了毒品,他忽视了家人的伤心;为了毒品,他欺骗了朋友的友情;为了毒品,他最终一无所有。

现在,强制戒毒所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在教育、改造中找回了自己。林森擦干脸上的泪水说,在强制戒毒所民警的关心以及家人的鼓励下,他有信心戒掉毒瘾,争取早日离开强制戒毒所。

在戒毒所里,被监管的戒毒人员每个月有两次会见机会,其中亲属一次,其他人员一次。每周二、周四是会见时间,每次会见时间为20分钟。但是,这种会见,只针对表现好、完成了康复生产的人员。自从戒毒所启动这项工作以来,收效一直不错。很多戒毒人员因愧对父母妻儿,每当会见,都会发自内心地忏悔。

会见室,不仅是戒毒人员与家属沟通的桥梁,更是稳定、感化戒毒人员的最好场所。

教导员郑榕霞说,2008年开始实施的《禁毒法》,将强制戒毒和劳教戒毒措施合二为一。不歧视、不抛弃地帮助和关爱每一个戒毒学员。每到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强制戒毒所就会举办开放日活动,并通过一些大型的文艺活动,使强制戒毒学员深刻地认识到毒品的危害,建立戒毒的信心,回归社会。此外,戒毒所还每周举行文化活动,重在教育和感化吸毒人员,以帮助他们在积极乐观的心态下成功戒毒。

年轻漂亮、能歌善舞的陈玲(化名)今年才24岁。单看外表和年纪,很难把她和吸毒联系起来。去年10月,她和朋友的酒吧唱歌时,因好奇吸食了一点K粉。被执法人员发现后。今年1月份,她被送进了戒毒所。

在强制戒毒所里,她接受了一系列的心理治疗,还参加了每周的文化活动,现在精神状态已经恢复。陈玲说,她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很后悔,并告诫同龄人不要接触毒品。“无论是白粉、K粉还是摇头丸,这些毒品伤害的不仅是自己,往往更受伤、更难过的是家里的亲人。”

福州市强制戒毒所里设有林则徐禁毒小广场、禁毒长廊、脱敏治疗室、宣泄室、心理咨询室、音乐治疗室、棋牌室、台球室等教室,通过心理治疗,去帮助戒毒人员们戒除毒瘾。

在这里,这些误入歧途的瘾君子们,在家人的鼓励和戒毒所的帮助下,努力地向毒瘾说再见。

栏目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

网友评论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