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越南爱情买卖

作者/《信息时报》周平浪  编辑/王崴 邹怡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网及作者授权】2013/06/18

<<你可以用微信随时随地看《活着》

感动不分平台,不限时间。用手机微信软件“扫一扫”左侧二维码,或搜微信号ihuozhe,即可收听《活着》栏目官方微信号。每周你会收到两期最新出刊的纪实图片故事,在手机上即时阅读,从此不再与《活着》擦肩而过。

神曲《爱情买卖》早已红透大江南北,理想的姑娘如今也成了明码标价的猪肉:无恋爱经历、唯丈夫马首是瞻、节俭持家、身材匀称、年轻貌美,每条一万块,加起来攒够钱就能去越南。

三月上旬的芹宜,气温高达32度。这里是大部分台湾、韩国的婚介最为活跃的区域。来自广州“诚信越南新娘网”的中介阿涛,2009年离婚后花了五万多块,去越南找了个老婆。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这群找上他的男人们强调,“对于处在奋斗期的男人,找个能跟着自己吃苦的越南女孩绝对没错。”

3月11日晚,这群男人带着首次出国的新鲜劲,在广州坐上飞往胡志明的航班,开启自己的异国相亲之旅。来自江苏徐州的李世朋对此尤为急切,这个23岁的小伙子此时尚不知道,越南女孩的心思会多么捉摸不定,看似简单的“买卖”中也存在着许多复杂的心理因素。

 

Step1:相亲→提亲

确实有不少人如愿以偿,短短几天就顺利“搞定”一个越南女孩,然后双宿双飞,如胶似漆。但不如意者同样为数不少。

李世朋开始了他在越南的相亲。挑了张椅子坐下后,他先为养妈点了杯咖啡。养妈叫阿凤,1999年嫁到台湾后,学会一口流利的台湾普通话,第二年离婚回越南做起中介:物色越南姑娘,为她们提供语言培训,再介绍给外国中介。到如今,她已是当地最有势力的养妈。

阿凤带来的第一个女孩 “嫌弃”世朋年龄太小,她马上指着另一个没出声的女孩说:“她愿意,你看怎样?”这个皮肤黝黑的女孩叫阿妮,来自芹宜相邻的金瓯省,她笑吟吟地打量着世朋。李世朋为那句“你年纪太小”就急得面红耳赤,让阿妮觉得他是个老实人。

世朋本想和阿妮打招呼,但目光从女孩的脸庞滑向白色T恤下肥硕的胸脯,一直看到紧身牛仔裤包着的浑圆臀部和大腿,愣是憋出了一脑门子汗也没张开嘴。

“可以啊。她呢?”世朋回头避开阿妮的视线。

“没问题,这个女孩我知道。”养妈的回答随意又笃定。

“他是上海人吗?”女孩用越南语问养妈。“不是,但离上海很近。”双方再没异议,完成配对,桌上的咖啡还一口未动。

站在阿妮家门口,已是3月13日傍晚。眼见一大群人男女老少好奇地围了上来,世朋有些发憷,但还没等想好开场白,阿妮就拉着他进了房间,径直从他裤子里掏出钱包,把钱一张张摆到桌上,分发给了众人。满屋笑声中,阿妮的三姑六婆们接过钱,热情地将他拥进怀里。

“我现在就像是吊线木偶。”应酬完阿妮家五花八门的亲戚朋友,世朋叹了口气,“不过这种幸福的吊线木偶,多做几次也无妨。”

他被安排在进门第一个房间睡觉,这是阿妮家平时吃饭的地方。睡下没多久,阿妮就带着母亲、奶奶、姨妈和姨父从门外进来,围坐在他周围。几个女人和阿妮一起,翻出了《国语马上说》。“你,会不会打人?”姨妈表情很严肃。“no no no”世朋急得直摆手,满屋的人开始大笑。

“喂!”阿妮再次掏出世朋的钱包,在他眼前挥了下,接着用手指指母亲。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世朋对阿妮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尿急,疾步出门拨通了中介电话,却无人接听。

回到房间,发现阿妮只抽出4张50万给母亲,世朋的脸上立马多云转晴。“我老婆还是挺能持家的。”他喜滋滋地咂了咂嘴巴,在阿妮示意下,对她的妈妈鞠了一躬。

 

Step2:提亲→婚礼

第二天清晨,世朋起床后发现,自己昨天换下的脏衣服还好好地堆在原地,上面还多了几件阿妮的衣服。“越南女孩不是都很勤劳吗?”纳闷之余,他还是抱着这堆脏衣服洗了起来。而阿妮看了眼世朋就径直走了出去,没打任何招呼。

“我不想呆在这里了,语言不通,老婆去干什么也不说一声。”洗完衣服,世朋急吼吼地给中介打了电话。

“我让他们马上办婚礼,你放心吧。”对面很快挂断了电话。

其实,阿妮拒绝在娘家帮李世朋洗衣服,一方面要在“家里人面前挣面子”,另一方面也是一番试探。但世朋的心里积压了许多不满,让他的心态变得有些矛盾。他时而意识到女孩需要自己的尊重和体谅,时而又觉得花了钱就该有更多话语权。

在世朋和阿妮认识的第三天,两人举行了婚礼。家里的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除了无所事事的新郎。阿妮脸上涂满夸张的浓妆,头上包裹着银色油漆的塑料皇冠。她低头穿过人群,钻进自己的房间。一位姨妈跟了进来,“你不开心吗?”

“今天是开心的日子,但不知道以后好不好。” 阿妮说。

这天下午,世朋刚让父母把三万五余款打给了中介。

第二天阿妮开始整理行囊,李世朋松了口气,高兴地和阿妮的家人挥手作别。但直到这一天,他都没牵到老婆的手,更别说接吻了。

在此前,他们和中介拟定的合同中,第21条这样写道——“乙方应充分尊重女方,爱护女方,不得有把女方视为买来的观念……不得不顾女方的生理和心理感受,强行进行性生活。”

 

Step3:回国

回到芹宜,他们俩在当地婚检,等阿妮办好签证,世朋就可以带她回中国。

在旅馆见到其他中国相亲者,世朋和其他人开始聊起几天的经历。

唯一的“高学历者”刘翔在漫长的几场相亲后,半推半就选中比他小近20岁的金贤。唯一的“有钱人”詹先生更是得到特级服务,被安排单独相亲,选中的“据说是个19岁,颇有明星气质的姑娘”。

目前让世朋头疼的是,回到芹宜的婚后生活也并不如意。因为怕被举报,养妈告诉阿妮尽量不要和她的中国老公在街上抛头露面。李世朋除了依赖仅有的一本《国语马上说》一遍又一遍和阿妮确认她是否回跟自己回中国,他没法弄明白自己这个越南老婆到底在想什么。

他开始害怕这时候阿妮悔婚了,花了这么多钱和时间,回家没法对爸妈交代。害怕阿妮是养妈培训出来的。对于这个成天跟着养妈出入消费,却又不愿和他发生亲密关系的越南妻子,李世朋私底下极为不满。“我管她家吃管她家住,她要做头就做头,做指甲就做指甲,我尊重她,结果她呢,亲她一下都不愿意。”

一次,世朋回到房间,阿妮正对着镜子,涂新买的唇彩。阿妮的母亲担心地问:“你老公会不会看不惯你化妆。”世朋自顾说着,“OK,这些能值几个钱。”他拿起阿妮的眉笔给自己画起眉来,一边瞟向镜子里的阿妮。

“No”发现世朋的举动后,阿妮一把抢回眉笔。世朋有些尴尬,试探地摸了下阿妮的大腿,被她甩开。世朋翻出《国语马上说》,告诉阿妮自己想亲她。阿妮连连喊No No No。

平日累积的不解与怀疑终于在此刻爆发,世朋大吼:“我是你老公,你要明白这个道理,我不能当冤大头!” 他冲到门外,拨通中介电话“我要回国,我不要这个女的了。”

几分钟后,阿妮对着回到房里的世朋,勉强喊了声老公。可到了晚上,阿妮和刘翔的未婚妻阿贤都不知去向。

好在,两人在咖啡馆隔壁的露天饭店看到了阿妮和阿贤,还有一个越南男孩坐她们身旁。“没事,让她们玩吧。”世朋松了口气,拉着刘翔离开,“她们现在压力一定很大,我理解,这是最后的放纵。”

这些越南女孩们绝不是被连哄带骗“卖”给外国人,而是尽一切努力争取对自己命运的更多把握。在国内某新闻网站关于越南新娘的专题下,一个自称来自越南的女孩这样留言:“你们把越南的女孩这样买卖我很心痛……可能你们不知道,在越南,我们生活压力很大。特别是南越,男人很喜欢喝酒,不上班,爱暴力,常常打女孩。所以有一些女孩对越南的男人有一点点失望,想找一个老公会关心体贴老婆,这样有什么不对?”

虽然越南女孩在铺天盖地的广告中仍在被极度商品化,但现实中,姑娘们也有自己的算计。

 

阿妮如今已和李世朋回到了离上海六百公里外的苏北老家。“我老婆真是太勤快了,什么活都干!”赞不绝口的同时,李世朋的不满也开始逐渐发酵,“三天用掉我800多块电话费……嫌我脏嫌我笨还老是打我……一点都不温柔。”

再早几年,李世朋也许能够找到一个更符合他想象的越南女孩,但时至如今,这些愿意逃离故土的女孩,正在逐渐减少。中介陈涛和他的同行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已开始把目光转向缅甸、老挝,期望在那里找到下一批“资源”。

但也许,找到童话里的田螺姑娘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延伸阅读

《今日话题》:万元迎娶越南新娘?光棍黄粱梦

《视界》:越南新娘的五味人生

《活着》:无根的新娘

 

网友评论

COMMENT

栏目投稿邮箱:ppqq_huozhe@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