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东京政府“购买”钓鱼岛

近一个月来,钓鱼岛问题因日本右翼政治家的购岛计划再起风波。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4月底发起“购买钓鱼岛”捐款,截止5月11日已募得捐款超过5亿日元,接近购岛所需金额。…[详细]那么日本东京地方政府为什么要“购买”钓鱼岛?石原的“购岛”计划是否只是一些媒体所说的政治秀?石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如果“购岛”成功会对钓鱼岛局势造成什么影响?腾讯军事为您作出分析。

2012-05-14 第 0044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转播到腾讯微博
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4月27日发起“购买钓鱼岛”的募捐活动,目的是绕开东京都议会对财政拨款的审批。

东京“购买钓鱼岛捐款”已接近所需金额

近一个月来,钓鱼岛问题因日本右翼政治家的购岛计划再起风波。4月16日,日本东京都知事(相当于市长)石原慎太郎突然宣称,东京地方政府决定从私人手中“购买”钓鱼岛。石原并表示,这一计划已经获得钓鱼岛“土地拥有者”的同意,在获得东京都议会批准后,准备在今年内完成购买合同的签约。

4月27日,石原慎太郎再次宣称,东京都政府从当天开始,发起为“购买”钓鱼岛的募捐活动。石原发起募捐活动的目的是为了避开议会对财政拨款的审批,尽快使“购买”钓鱼岛成事。5月14日,东京地方政府发布消息称,截止11日晚,“购买钓鱼岛捐款”已达5.3亿日元(约4000万人民币)。有地价评估师称,钓鱼岛的3个岛屿的购买金额在5亿至20亿日元之间。如果按此速度募捐的话,在今年内,东京都政府可能不需要动用地方财政,凭借民众捐款就可以筹集购买钓鱼岛的资金,使得东京都议会想阻止这一购岛行动都变得困难。

栗原弘行,钓鱼岛“地主”栗原国起的胞弟。栗原国起很少露面,东京都政府正是与栗原弘行商谈“购买”钓鱼岛事宜。

日本政府认为钓鱼岛是日本栗原家族的私有地

为什么日本东京地方政府要“购买”钓鱼岛?这是因为日本宣称拥有钓鱼岛主权,但同时日本实行土地私有政策,日本政府认为钓鱼岛现有的“地主”是一个姓栗原的家族。

众所周知,钓鱼岛是中国在明朝或之前已发现的岛屿,明朝及清朝开始亦已对钓鱼岛有实质控制,并将其划为台湾附属岛屿。但日本仍辩称清政府对钓鱼岛没有主权宣示行为,故日方可以基于“无主地”先占的法理取得该岛主权。

1895年,日本福冈人古贺辰四郎到钓鱼岛开垦,日本内务省1896年8月以免使用费及期限30年为条件,将钓鱼岛“租借”给古贺,他则在岛上建造码头、海产加工工厂、宿舍等,从事鸟毛、贝类、珊瑚、玳瑁加工,并制造各种鱼类罐头,并种植农作物,至1909年时共有90户共248人在岛上居住,古贺辰四郎的次子古贺善次则于1918年继承钓鱼岛的事业。钓鱼岛的无偿租借期1926年届满,古贺善次向日本政府缴纳租金,至1932年成功向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而钓鱼岛列岛除大正岛仍是日本国有地外,其余包括钓鱼岛等四个主要小岛,成为古贺家私有地。

1971年6月17日,美日签署冲绳返还协定,归还日本在《旧金山和约》第三条交给美国托管的岛屿,但美国却将钓鱼岛的施政权一并交给了日本。1972年,埼玉县大宫市企业家栗原国起向古贺家“买下”钓鱼岛列屿的南小岛和北小岛,古贺善次1978年去世后,其妻花子再将钓鱼岛卖给栗原国起。

今年1月3日,登上钓鱼岛的4名日本人,其中包括石垣市议员仲岭忠师和仲间均。如果东京地方政府“购得”钓鱼岛,预料会发生新一轮日本右翼分子大规模登陆钓鱼岛的浪潮。

石原“购岛”是为“登岛”扫清国内政策障碍

那么,石原慎太郎主政的东京地方政府募捐“购买”钓鱼岛的目的是什么?对这一问题,石原本人有两个说法,第一个说法是“防止钓鱼岛落入‘外国人’之手”。但“地主”栗原国起曾出现在日本朝日电视台有关钓鱼岛的节目中,坚称会守住祖先的土地,并称钓鱼岛就是日本领土,石原这一说法并不真实。

石原的第二个说法则值得我们十分警惕。4月17日,石原在美国访问时宣称,日本政府“畏惧”中国,不敢出钱将钓鱼岛“国有化”,那就由东京都政府来做。在4月27日宣布启动募捐时,石原还宣称东京方面已设立一个直属石原的7人工作组,专门为登钓鱼岛测量做准备;如果钓鱼岛成为东京都政府的土地的话,东京都不仅可以开发,而且可以派驻警察。石原声称,“如果中央政府不同意登岛,那东京就努力到他们同意为止。”他还称,“购买”钓鱼岛最大的障碍就是日本外务省。

可见,石原主导东京地方政府“购买”钓鱼岛的真实目的,是为登上钓鱼岛扫清日本国内政策阻碍。在2010年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之后,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曾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表示,坚持禁止登陆钓鱼岛的政府方针。他说:“根据土地所有者的意向,钓鱼岛原则上不允许任何人登陆。”正如石原所说的,日本中央政府禁止其国内右翼分子登陆钓鱼岛,主要是顾及中国的反应,但其对此不可能直接承认,所以使用“私有地不经地主许可,不准登陆”诸如理由来向国内交代。

日本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监控极为严密,图为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舰近距离监视在钓鱼岛海域巡航的中国渔政310船。

东京“购买”钓鱼岛对日本中央政府,是一条“釜底抽薪”的策略,东京将钓鱼岛“国有化”后,日本中央政府禁止登陆钓鱼岛的政策将失去法律依据,这对钓鱼岛局势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开始。如果日本右翼势力掀起新一波登陆钓鱼岛的浪潮,中日因钓鱼岛问题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将非常高。

中国须及早准备,应对日本右翼可能的登岛浪潮

而更加危险的是,在事件持续一个月时间里,日本中央政府对东京地方政府的“购岛计划”仍然保持低调。首相野田佳彦态度不明朗,措辞模糊。倒是官房长官藤村修更直白些,他表示:“是否进行协商要看事情的发展情况”,表示出“静观事态发展”的姿态。随后他也表示,不排除国家出面购买钓鱼岛的可能性。到底日本中央政府是阻挠东京的购岛计划?还是顺势放弃禁止登陆钓鱼岛的政策?这仍然有待观察。

目前的状况是,日本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海域进行了严密的控制。负责钓鱼岛海域的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拥有常备的各类舰艇21艘、固定翼飞机6架、直升机5架。而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巡逻机也会每日对钓鱼岛海域进行例行巡逻。从近年的新闻来看,中国方面的舰船,无论是渔船、渔政海监执法船、抑或海军舰艇编队,只要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出现,日本方面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派出船只或飞机进行跟踪监视。

图为在日本自卫队所拍,在东海上空巡逻的中国海军运8侦察机。如果东京地方政府“购岛”成功,中国海军运8侦察机应视情况加入对钓鱼岛的日常巡逻。

而反过来,我们渔政、海监执法船对钓鱼岛的常态化巡航从2010年中日撞船事件后才开始进行。所谓“常态化”巡航也不过是每隔一段时间,派出2艘渔政或海监船进行为期约2周的巡逻,这更多只是宣示主权的一项措施,与日本方面全天24小时的持续监控无法相提并论。

所以不得不承认,日本民间右翼团体近年登陆钓鱼岛的企图鲜有成功例子,主要是因为日本政府执行禁止登陆钓鱼岛的政策。但此次东京政府的“购岛”计划显然会对日本中央政府政策造成巨大冲击,未来局势难以预知。所以,保卫钓鱼岛,我们不能把希望仅仅寄托于在外交方面,幻想日本中央政府会因为我们的外交压力而维持禁止登岛政策;而是应该在现在就开始加强渔政、海监执法船对钓鱼岛海域的巡航力度,海军运8警戒、反潜机可以视形势发展加入巡逻,防止日本右翼分子非法登岛。对于日本东京地方政府的“购岛”计划,我们如果能在外交、实际执法手段应变得当,也能将潜在的危机变为机遇,乘势加强对钓鱼岛的控制。

石原慎太郎此次“购买钓鱼岛”募捐并不仅仅是一次政治秀,其真实目的在于迫使日本中央政府放弃禁止登陆钓鱼岛的政策,很可能会掀起一次日本右翼分子登陆钓鱼岛的浪潮。对此我们不能将希望仅寄托于外交努力,而应尽早做好实际应对准备,变危机为机遇,乘势加强对钓鱼岛的控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