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晨,当我们起来走在干干净的城市大街小巷,你知道被誉为城市“美容师”- --清洁工。他们的付出有多大?是多么艰辛吗?请你跟着笔者镜头去体验一下清洁工 田大叔的一天。
  田朝东,61岁,来自河南省鄢陵县只乐乡塔庄村。2007年4月,从老家鄢陵农村来到 郑州当了一名环卫工人,当时每月工资只有450块钱,除了国家法定假日“五.一”、 “十.一”、春节发双倍工资,每月一天休息时间外,从来没有星期天,一年四季无 论刮风下雨和冰天雪地都要不停的干,只到2009年上半年,每月工资从450块钱涨到 700块钱,2010年下半年,我们的工资涨到了每月850元。
  工资虽涨了,但远远没有物价涨的快。以我们家现在的情况来计算,每月房租150元 ,水费10元,电费20元(因房间太暗,一进屋就得开灯,按国家要求每度电价格5毛 多钱,而房东却收一元一度,为了节省电费,家里除了装一只25瓦灯泡,和夏天高温 天气热得实在受不了,才开一次小电风扇外,连一台黑白电视机都没敢买。
  田大叔为笔者算了一下他们家每月开支:买煤球升火做饭、做菜、烧开水80块钱左右 ,你大妈腿有病不能干活,只能在家给我洗衣做饭,生活费大约500元,就这大部分 还得靠吃咸菜度日,吃豆腐粉条就算是改善生活了,杂七杂八加起来每月770元块钱 左右,去掉770块钱,每月结余大概在百十块钱,人吃五谷杂粮,谁敢保证没有个伤 头痛脑热,平时得个头痛脑热从来不敢去医院,只能找个小诊所抓点药,现在药品又 贵得很,药费又没人给报销和保险,这样以来我们家的收入就基本没有了。
  用什么方法给家庭多增加点收入?我只有拼命加班,从2007年到郑州干清洁工到今天 ,快五年时间了,除了母亲去世和岳母病重,请几天假回老家外,包括今年岳母去世 都没请假回鄢陵老家。逢年过节,从没请过假都在加班,四年多来,究竟加了多少班 ,我自己也记不清了,不拼命加班,根本积蓄不到一分钱。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农民 清洁工,真的希望上级领导关注、关注,让我们和城市户口清洁工人一样,享受国家 给清洁工人的各项政策,让我们这些辛辛苦苦为城市“美容”者干不了清洁工作后,生活有所保障。
  田大叔和工友们的工作,实行的轮班倒制,早班:凌晨3点钟起床,3点半之前必须赶 到上班地,3点半开始清扫,早餐在路边小吃摊买点馒头等,就站在马路边吃,中午 12点30分下班;中班:12点30分上班,晚上7点半下班(中午30分钟吃饭时间)。田大叔如果加班,那就是一天下来要干15、6个钟头的活。一天干15、6个钟头的活,不 要说一个60岁老年人,就是年轻人也不见得能干得下来。
  田大叔告诉笔者,去年5月份,他的月工资从850块钱,涨到870块钱(按工龄加20块 钱),可是房东好像“算命”先生,房租每月150块钱,涨到每月170块钱,还好,也 许是组长看自己工作肯吃苦耐劳,给他个“带班”头衔,每月另外补助50块钱“带班 费”。田大叔有两个孩子,儿子在鄢陵老家种地,女儿在郑州打工。(图/文 吴贤德 )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