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家庭:北京深山杏黄村有个皇帝
  又一个假期,即将步入假期的你有啥打算呢?出外行?外出走?归来探?宅?如果有空,不防常回家看看,如果交通不便时间不够,又不想待在钢筋混凝土铸就的城池,在这个小村里走走逛逛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可能有好事之徒早已路过。下面奉上我的见闻感触,希望对你、你们、他们有所帮助。
  一个偶然,在某网站的页面看到这么一条信息:遇见 幸福 -五芳斋 寻找幸福家庭主题活动,脑海顿时浮过一个个画面,最终定格在深居在杏黄村的一对夫妇身上。说是偶然,也未尝不是必然,遇见了就是了。
  在城市化步入高速路的时代,受惠民政策的影响,很多的乡镇举村乔迁进城,留下的只有残垣断壁,难寻人的气息,京城也不例外。前文提及的杏黄村,既是如此,但即便如此,依然有人愿意留守,那被我定了格的一对夫妇,共守大山十多载,植树造林数万棵,不为别的,只为那一点绿意伴着幸福到终老,生活清苦却很快乐。老两口年过半百,育有二女,皆有不错的工作和归属,用男主人公的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住深山喂个猪,不图名来没书读,只求清静与舒服。
  杏黄乃三流水村民委员会所辖自然村,位于大石河上游西北东南向山峪深处,清以后成村,初因盛产黄杏而得名。老许夫妇于十二年前落驻于此,于当时的情形,用老许的话说:大家都骂我傻,我全当幻听不应答,因为他们不懂何为家,也把握不好幸福是个啥!多么淡定,我是万万做不到的,不是因为大千世界太花哨,只因我这境界达不到。
  老许因地制宜,借村名就地势,自封皇上,于是掌管织锦的后院,自然而然成了皇后。在二零某几年的一个下午,一伙走山客的到来,打破了多年皇宫的沉静,发现了这对神仙眷侣,口口相传,方为人知,让他们在圈内越来越享有圣名。
  这儿曾经庄户人家24户,拥有耕地百亩,林地300亩,盛产红肖梨、花椒,另有核桃、杏、栗子、柿子等果树(资料来源1992年北京房山区地名志)。红肖梨曾经上过国宴,它颜色鲜艳、清脆可口,可以化痰止咳、润肺、健脾,具有很好的保健功效,特别是每到春季梨花盛开的季节,走进该村,千亩梨园,一眼望去"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诗句将立刻变为现实,只可惜现在皇帝生活'自在',顾及不上这万千宠幸,只能让其自生自灭!
  自打响应了党中央的号召后,此地就只剩下深深庭院,而没了家的样子。老许的到来,让这儿重新有了生机,山林小村不时散发着幸福的味道,一草一木破缸瓦罐也鲜活生动。
  皇帝的生活,远没有深宫大院所谓帝皇复杂,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照顾着宫里的众生灵们,闲暇之余携皇后,跟小羊说说话,帮猪儿们抓抓痒,拢拢鸡犬,石头缝里捡拾捡拾鸡蛋,其乐融融也!
  明,唐寅有桃花庵歌,用作释义此情此景再合适不过: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间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尽管皇帝深爱前往的'臣民们',但山里的时光总是显得短暂,火匆匆,鸟纷飞,火鸟总是来去过于匆忙,总是不能多一点再多一点停留,多想驻足,看那一树梨花压海棠,感受这宁静的乡野,徜徉在山土地上晒着幸福时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