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幸福家庭:三十年轮椅上的幸福追求
  从北京到江西,我一个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去南方,心里装载着满满的好奇和向往,已容不下任何不安,只想早点看到那份幸福的模样,离真相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的心也随之激动,幸福是什么样子?是宁静,还是激烈……
  终于,几经周折,我到了朋友的故乡,眼下的烂漫春意已然让我忘却旅途的疲惫,远远超乎我想象,除了那条近年才修好的蜿蜒山路,视野范围内的丽景,几乎找不到任何后天的堆砌,青山绿水,耕作养息,近处即将谢幕的黄色花海,远处即将蔓没绿衣的映山红……除了这些,眼睛之外的感受,也让我倍感愉悦,这里的空气特别舒畅,在北方时间长了,不容易感觉自己呼吸,但这里不一样,你不用费力,空气会自己送到你嘴边,大口大口呼吸是种享受,就连皮肤也跟着呼吸,湿湿的,跟大自然很是亲近,我突然萌生了归隐田园的冲动,即便贫穷和封闭,也愿融入这里……
  李老师家的房子紧邻山路,是03年新盖的,上下三层,但没有小院,跟北方的房子不一样,开门就是马路,直面田园青山。我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第一眼便注意到门口轮椅上那对坚毅的眸子,一件干净的深蓝色上衣,紧扣的衬衫略显拘谨,想必等我好久,我激动的疾步过去和他握手,他热情的笑着,并欢迎我的到来,张罗妻子赶紧倒水,嘱咐我先坐下休息。我大致和李老师说明来意,他爽朗的笑了,很是欣慰,和大都数人一样,只要是幸福,谁都乐意分享。
  李老师的二儿子林杰周末正好休息,从瑞昌到老家也是他和妻子送我过来,在他们的帮助下召集了家里人一起拍照,看着这么一大家子人,我倍感欣慰,李老师的全家福是四世同堂,最小的一周多,最大的年过八旬,似乎每个家都有这样的全家福,普通的没有任何比照,有岁月的痕迹还有美满的神情,唯有那张轮椅,道出了这个家的不凡,才让这个家庭的幸福如此珍贵……
  李老师的妻子在乡下个子算高,肤色偏红发黑,脸上总是挂着憨实的笑,跟在其他地方看到的乡下人并无差别,看起来乐呵呵的,找不到任何磨难留下的痕迹,健壮可能不适宜形容女人,但在她身上却明显,动作很是麻利。她跟我说话较少,可能因为普通话说的比较生涩,但总是对我笑,让我有种回家的亲切。
  林杰被母亲叮嘱去河边摘点野芹菜,林杰怕我拘谨,便叫上我和他们一起去河边走走,我欣然答应,拿起相机快步跟上。林杰是李老师家也是整个村子里最高的男孩,长得阳光帅气,他们夫妻俩儿今天穿了一样的红色帽衫,是情侣装,我尾随其后,漫山的绿色中点缀了两抹红衫特别好看,我赶紧拍下这幸福的背影。
  林杰的妻子很是可爱,有点小孩儿脾气,见我并不生怯,她告诉我说,我们准备结婚的时候他傻傻的,第一次见我爸妈,他张嘴就先告诉我妈自己没车没房,家里很穷。当时我妈虽不乐意,但我爸比较开明,尊重我们的意见,就这样慢慢得我妈也接受了我们,就冲他这股傻劲儿,我嫁给了他!林杰只笑不答,间歇就给我介绍山里的景色,走到小河边的时候他告诉我说,小时候他和哥哥、弟弟经常在这河里洗澡,而且和水牛一起,因为水是从上面流经这里,那时候牛在上游洗,我们在下游洗……我和他妻子听得哈哈大笑,不过很是有趣,在这里度过的童年一定乐趣非凡!
  晚饭的时候,李老师盛情的招待我,阿姨炒了好多菜,我都未曾见过,虽然赣菜和北方菜不一样,但并未感觉吃不惯,味道很好,像是回到了家里,每个儿子都喜欢吃妈妈做的菜,阿姨炒菜除了油和盐以外,不放任何佐料,都是原汁原味,最重要的是桌上所有的食材不是自家种的就是山里土生土长,野芹菜、野木耳、甚至野猪肉,绝对绿色有机。
  因为旅途劳顿,李老师让我早些休息,我洗漱完回到屋里时间还早,便关了灯躺在床上遐想,乡下人睡觉很早,大多数人家已经关灯就寝,我望着窗外,除了遥远的几颗星星作亮,剩下一片漆黑,黑暗中我甚至摸不着自己,却能听见不远处田野里的蛙声连连,此起彼伏,很是热闹,闭上眼睛仿佛置身旷野……
  那一晚我睡得很好,我虽然没有贪睡的习惯,但站在窗前时已经看到李老师的妻子正在喂着孙子吃饭,时不时还生涩的唱着"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在这里待了不到两天,但时间好像过的很慢,除了光线好的时候四处走走,拍拍照片,大都时间都和李老师坐在门口聊天,可能是他当老师的缘故,原来教语文,普通话说得还算清楚,措辞顿挫和城市没有很大差别,我们沟通并不费劲,但只要他和妻子一说方言,我就像个聋哑人一样,听不懂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老师和妻子的生活异常平淡,平淡到每天听着学校的钟声过日子,他家离学校很近,近到课间可以听到孩子们嬉闹的声音,但他并不觉得乏味,打开门便是青山田园,享受着真正的桃源生活,没有人打扰的时候,对儿女的牵挂就成了李老师每天做的最多,最幸福的事。
  而李老师的妻子也是这样,每天虽然忙前忙后,但从不觉厌,每天乐呵呵的,脸上挂满了笑,下田做农活的时候孙子就站在田边看着,依依呀呀的说着什么,
  她也跟着大声回应,而李老师也坐在对面的家里看着他们发笑,感觉热了就叫她回来喝水,累了就嘱咐她休息一会儿再干。
  我看着他们一家,心里特别满足,其实想想也是,人只要满足,怎样都会幸福,一杯茶,一下午,哪怕发呆也是一件惬意的事。
  来之前朋友告诉我,二老相扶相持这么多年,凭的就是一份执守和尊重,他们很少拌嘴,相敬如宾。李老师回忆说他们的生活几乎没有磕绊,刚结婚的时候穷的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但他有文化,妻子信任自己,从那时到现在,无论做什么事他都会和妻子一起商量,马上要过什么坎儿,接下来该怎么做,他都心里有数。李老师虽然不能干活,但他会告诉阿姨,庄家什么时候打药,水稻什么时候插秧,大到儿女成家,小到柴米油盐,能解决的他们一起解决,不能解决的他们尽力改变。对孩子也是如此,几个孩子本来就听话、孝顺,他印象中除了老三顽皮,但也从没打骂、争吵,我们能给他们的就多给予,不能的就努力帮他们分担。
  可能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李太太对丈夫形成了依赖,她信赖他,也就没有争吵。李老师还自豪的回忆道,清明节三个儿子和儿媳妇都回来了,我们坐在堂屋聊天,妻子在厨房煮饭,她突然走出来问我,今天下几斗米,炒什么菜,我们都不说话,相互望着,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看着他自豪的描述,我鼻子发酸,生活本来就应该是简单的模样,一个人担起责任,另一个人付出信赖,什么样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李老师每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都要喝一盅酒,但从不多喝,而每年唯一可以多喝的时候就是过年,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李老师有三个愿望,其中一个也是和酒有关,不过现在儿子都一一帮他实现,一个是坐趟飞机,一个是喝瓶茅台,最后一个就是去趟北京……多么朴实真挚的愿望啊,我不禁自责我怎么从未知晓父母的愿望,除了让他们为我惦记,我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都说苦难出孝子,可是没有苦难,我们一样应该珍惜,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让我想起远方的父母,希望他们能一直幸福、安康……
  李老师家虽然离学校很近,但这些年来一直是妻子送他上课,每早八点,妻子都会准时的推他去学校,到学校的路程虽短,但有上坡,也有下坡,李老师坐在轮椅上抱着孙子,妻子在后面推,上坡下坡她都熟练自如,到了石子铺满的路面上,妻子会轧起轮椅,不让前面的两个小轮着地,避免颠簸,最后经过有楼梯的地方,妻子把车停稳,上前俯身背他上楼,动作轻盈熟练,但双手还是紧紧反裹着李老师的双腿,李老师紧紧箍着妻子的双肩,我突然感觉心里最软的地方被很细的长针扎入,他们每上一个台阶针都会随着抽搐,你能想象这到几十年如一日的场景吗,如果赶上下雨,下雪,妻子生病怎么办?这是怎样的一种力量在支撑着他们,如果每个人的幸福都这么来之不易才会懂得珍惜,那珍惜眼下,才是真的幸福。
  之前我无数次想象在一个遥远的山村,一间破旧的教师,一群孩子张大好奇清澈的眸子听老师讲课,而今天,我终于看到,比我想象中更真实,在讲台上,李老师的行动很是利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来回踱步,抑扬顿挫的声音吸引着孩子的关注,一双双渴望的眸子都跟随着他的指引,每个人都会在自己舞台上自由挥洒,李老师也不例外。这堂课我上的很不安,我是教室唯一走思没有认真听讲的人,近四十年的职业操守在李老师身上倍显珍贵,无论自己的孩子,还是别人的孩子,这份责任是他的执守,这份坚持是他的梦想……
  我走的时候,李老师的家人再次盛情的招待我,除了他们一家,二叔、二婶和爷爷都过来送我,席间他们向我敬酒,我欣然接受,努力沉淀这最后的快乐时光,他们之间也互相敬酒,一家人相亲和睦,我看到了一个懂得幸福,满足的家庭……李老师说我远道而来,是他们的贵客,其实真不是,我只是一个迷途的孩子,在努力从他们身上找到一些纯粹的东西罢了……(图/文 胡相楠)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