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香港

“香港人在内地”:在川慈善工作者——霍文蕙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5·12”汶川特大地震,从香港浸会大学毕业的霍文蕙改变了她自己的从业计划,先后选择了做记者和NGO工作,最后又争取到了到四川从事灾害重建项目工作。
  霍文蕙于1985年在广州出生,因为爸爸是香港人,在小学2年级的时候就和母亲申请去了香港和父亲团聚。1997年香港回归,那年霍文蕙只有12岁。
  虽然已经在香港安家居住,霍文蕙每年都还要回祖籍地广州。因为爷爷、奶奶、外婆、阿姨都在广州生活,霍文蕙長大后能够自己独立出行,她回去的次数就更多了,有时候2-3个月就会回一次。
  中学的時侯霍文蕙主要攻读的是商科,霍文蕙所就读的那定商科中学算是全港最好的一家,霍文蕙80%以上的同学大学都是读商科、毕业后在商业工作。但正是因为读了4年,她发现自已完全不喜欢商科,于是大学选科时就做了一个很多同学都意想不到的决定:只选了非商科﹗最后,霍文蕙选择了社会学。
  在浸会大学还没有开学时,有朋友问霍文蕙,社会学是什么,霍文蕙回答了“不知道”﹗因为当时霍文蕙只知道自已不喜欢商科,只要是非商科的,她都愿意去尝试。就好像人生你有很多时侯不一定知道最合适自已的是什么,但你会知道最不适合的是什么,那就会去试一试不适合以外的东西﹗
  大学3年,霍文蕙参与了許多不同的课外活动,加入了大学的舞蹈学会、学拍纪录片等,也参与了多次的海外志愿服务团,如探访泰国海啸受灾者、柬埔寨的垃圾山和艾滋病孤兒院等。这些从5天到15天不等的服务团,让霍文蕙深深感动,也让霍文蕙感觉到自已有一份使命要把这份感动延传下去。霍文蕙希望将来不管是以怎样的身份,都可以为更多有需要的人带来一点帮助,就是为別人的生命点亮一点点的光。
  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也正是霍文蕙大学毕业。霍文蕙当时在电视前面觉得好无助,觉得除了捐钱,什么都帮不了。当时她就觉得记者和NGO很伟大,NGO在前线为灾民带來希望、沒有记者的报道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捐款流到灾区帮助有需要的人。霍文蕙觉得NGO和记者是物不可分的,大家只是在不同的岗位帮助人。也正是因为“5.12”, 霍文蕙就更确认了自已的两个毕业后希望从事的职业,一个是NGO一个是记者,两个都可以帮助更多人的。最后霍文蕙选择了记者,因为她一直在NGO当自愿者,也算是半支脚踏进了NGO,而媒体的工作她卻是一点也不了解。
  在香港中评社当了一年多记者,因为她觉得做记者应该去不同的媒体去看看、去磨练,所以就辞职了。后来,霍文蕙偶然看见了香港一NGO组织的赈灾部招人,经过了多次的申请,终于成功了﹗于是一做就是一年半,半年前就转到这家NGO组织在成都的办公室。
  到成都办公室工作一直都是霍文蕙很希望的事,霍文蕙曾在“5.12”当年坐在电视机前甚么也帮不了,她一直很想自已可以为汶川地震灾区的老百姓做点事。成都办就是专门为“5.12”重建而社的办事处,來四川成都工作,一方面可以说是“圆了心愿”,另一方面也“可以锻炼自已、学到新的经验”。
这些年,来回香港和內地很多趟,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回一次,包括衣食住行等方面霍文蕙早已经适应了。
  “回归前,香港对內地有很多不了解,身边也有许多朋友是这么多年都沒有回过內地,也沒有动力去申请回乡证。但这些年來,慢慢双方从不同的领域也多了许多沟通合作的机会,因此那些不了解也慢慢的減少了,香港人也愈來愈关注內地的新闻及发展。这是一个磨合的过程,还需要许多时间去再慢慢改变”。 霍文蕙说。
  霍文蕙总结自己是一个有着双重性格的女孩儿,有时候很high很high,有时候很自闭;可以和一大群朋友去疯,也很享受一個人的時光。喜欢跳舞、拍照、唱歌、看书,也喜欢一个人自已去旅行。(图/文 珑川)

 香港人 · 十五年







网友评论

出品:腾讯图片(微博) 视频:徐阳(微博) 编辑:高如熠(微博) 创意:lyanne(微博) 美工:江锦(微博) 制作:梁彤(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