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黝黑消瘦的小老头,脱掉拖鞋,盘坐在会议室的沙发上,说起话来大搏筋跳起老高,用沙哑的濮阳口音向在座其他15名村支书说着什么。5月21日,记者在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民生医院会议室内,见到了要建中国第一个“村级市”的西辛庄党支部书记李连成。

李连成自称没上过学,不认识字,因为带领全村致富,他曾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和别人学习的榜样;2012年5月8日,他将写有“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市(筹)”的一块牌子挂在了村委会门口,一时间再次成为全国各大媒体关注的对象。同时,西辛庄在全国范围内也变得家喻户晓起来。

是创新,还是“炒作”?是为集体有勇有谋,还是图名利无知之举?当外界舆论正在唇枪舌剑地激辩,这是否是中国农村的改革之路时,作为该事件的主人公李连成,正在接待一个个参观团和一波波媒体记者。一件事情一天不知道要说上多少回,嗓子说哑了喝药,身体累病了输水,为了他和全村人的“城市梦”,这位刚刚“上任”的“村级市长”,也不得不像别人适应“村级市”一样,适应着他的新的工作。

初见“村级市长” 记者遭“下马威”

一个黝黑消瘦的小老头,脱掉拖鞋,盘坐在会议室的沙发上,说起话来大搏筋跳起老高,用沙哑的濮阳口音向在座其他15名村支书说着什么。

“来了,进来随便坐,我们正在开会。”见到记者走进会议室,李连成把蜷在沙发的腿放下,算是与记者打过招呼。5月21日,记者在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民生医院会议室内,见到了要建中国第一个“村级市”的西辛庄党支部书记李连成。

李连成接着说,现在来村里的记者一天都是好几拨,不管是说(“建市”)好的还是说不好的,都是来宣传咱的。说到宣传,西辛庄来的记者就多了,北京的、外省的、省里的、市里的都来过,但我们一分钱都没花过,花钱的宣传我们不做。说完这段话,李连成再次把腿盘到沙发上,然后看着刚入会场的记者,会场暂时一片“死寂”。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的记者马上表态:“正规媒体记者做新闻报道是不能收费的,我们是东方今报的记者,报道西辛庄的事情不要钱。”会场一阵开心的笑声。“咱们继续说修路的事情”李连成接着说。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记者发现,又有数拨记者陆续来到西辛庄,见到李连成的时候,都会遇到他不轻不重的一次“下马威”。

记者蹲点 印证起的最早的“市长”

“你想采访点啥?”散会后李连成问记者。“我是摄影记者,这次来主要是想拍拍“西辛庄建市”后,你的工作和生活,你就这几天就当我不存在就行,我会一直跟着你。”记者说完来意后,李连成转身就走。

李连成在接受其他记者采访时,曾提到他每天凌晨三点多就已经醒了,四点半左右就会走出家门在村里转转。用李连成的话说,早起看,起早看,村民对你的看法就不一样,说你操心。获取到这一信息,记者暗自记下。

在没有事先通知李连成的情况下,第二天凌晨三点多,记者按照白天“踩点”的路线,摸向李连成家。

李连成家并不在村中心,而是在村子最靠边上的一排别墅之一。大门敞开,新买的福特汽车就停靠在门口,记者走进院子发现,别墅一楼的客厅内亮着灯。调整好相机,记者就蹲在他家大门口,相机对着楼门口。

四点多,楼门口右侧的房间内亮起了灯。四点半左右,李连成一边穿衣服一边推开了楼门走了出来。听见相机的快门声,李连成今天的第一句话是“谁?”

管理“城市”最细致的“市长”

李连成每天凌晨四点半走出家门,在村里到处“巡视”, “老百姓起来后,看到村干部已经起来了,他们心里踏实。”李连成说。

夏季早晨算不上冷,而李连成则穿着一件厚厚的夹克衫,不时地咳嗽两声,瘦小的身影在太阳能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单薄。他背着手,一串挂在腰里的钥匙,随着行走的步伐有节奏地响动着。虽然是凌晨,但走在西辛庄的路上听不到一声狗叫,只有鸡打鸣。

村里的一草一木他都要看看,哪个新栽的苗木枝子多了,他都要伸手掰掰。早上停留时间最长的地方,是村里新动工的医护人员住宅楼。蹲在工地旁边一蹲就是一二十分钟。“看着村里新盖的楼房一点点长高,心里美”李连成说。

说起西辛庄的建设,李连成非常自豪地说,村里每栽一棵树都是我点的坑(指定栽种位置)。09年建医院大楼,33层楼组成,占地6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2.6万平方米没有图纸,在我的指挥下建成了。而且救护车能够直接开到大楼里,别的省的省级医院都没有。

早起的村民渐渐多了起来,看见李连成的人都会过来攀谈几句,小到家长里短、大到西辛庄建设,老百姓都习惯了直接跟“市长”唠唠。

凌晨五点一刻,李连成走向村委会,准备召开凌晨五点半举行的村委会会议。

没有“秘密”的“市长”

凌晨五点半,西辛庄村委会会议室内,村委会成员、村民小组主要人员聚在一起,准备召开今天的村委会会议。

“早上开会,不耽误村干部干其他工作,会议很短,把事情说完,大家就各干各的。”“村干部包括我在内,都不在村委会办公,工作都在各个工地、工厂,有事需要联系电话很方便。”

会议室的长条桌上方,一个大大的水晶灯将会议室照的明亮。李连成一个人坐在一边,与会人员都做到了他的对面。“大家再等等,昨天有两拨记者说是要来采访咱们开会,现在还没到。”李连成说,最近来采访的记者很多,人家都是大老远来宣传咱的,所以安排记者在医院专家食堂吃饭,都是工作餐,你们回去和大家说一下这个情况,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个事儿。

会议正式开始,共有四家媒体七名记者到场。李连成主持会议说,咱的工程越来越多,将来还要盖三省会馆(河南、河北、山东),成立自己的工程公司会节省开支。要想成立工程公司就的有施工资质,有了这个资质工程公司还可以出去接工程,大家议议。

在数天“贴身”式的采访中记者发现,无论是接打各方电话或是与村民、医院专家、工厂工人的谈话,李连成从来不回避记者,哪怕是村里的“秘密”或是个人“隐私”。不仅如此,在会上还让村干部告诉村民,接受记者采访时要说实话、说心里话,哪怕怀疑我李连成贪污受贿,有凭证的也可以说。

李连成的“两面性”

西辛庄“建市”后,各方参观团和媒体记者蜂拥西辛庄。李连成在接待参观团的时候,都非常地热情,与人交谈时会经常流露出他类似周星驰一般的李连成式经典的笑。与没有见到李连成本人的人,从媒体报道的画面上看到的李连成并无两样。然而记者发现,当李连成一个人在宿舍里,或是他一个人站在工地、村边的时候,他会长时间地陷入沉思中,似乎是在思考一件大事或者是在他眼里更长远的事情。

在此时,“隐身”在李连成身边的记者,会感到一种陌生之感。因为这样的形象不是记者之前在媒体报道画面中看到的李连成应该有的样子。

刚刚送走前来参观、学习的参观团,李连成走进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吃药。连日来每天都有几拨记者和参观团“轮番轰炸”西辛庄,李连成既是主人也是解说员和导游,每天从早说到晚。

近日得了感冒、嗓子也哑了,然而在接受媒体采访,在西辛庄“建市”的事情遭到质疑的时候,他还是会尽量的提高嗓音,激动时会突然地站起身,与记者脸对着脸双手挥舞着回答媒体记者尖锐的提问和质疑。

李连成一个人独处时,除了不停地接打电话外,他会偶尔地点开电脑,播放一段他自己演唱的豫剧《村官李天成》中的《吃亏歌》。虽然声音沙哑,但他唱的依然投入和卖力,对他而言,这也许是内心的一种释放,也许是在给自己鼓劲、提振精神。

对话“村级市长”李连成

东方今报记者:你现在喜欢别人称呼你“李市长”还是李支书?

李连成:“市长”更好,支书也行。

东方今报记者:西辛庄“建市”了,你的工资待遇是不是要提高?

李连成:我提出来的这个“村级市”,没有公务员,没有新的行政机关,就是村民自治。我的待遇还是村级支部书记待遇。

东方今报记者:西辛庄“建市”后,有什么打算?

李连成:首先是修一条连通包括西辛庄在内16个村的公路,双向六车道,两公里长,建高楼、学校、会馆等等。

东方今报记者:从村支部书记转变成“市长”,你觉得与之前的工作有什么变化?今后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李连成:变得更忙了。以后要把规划搞好,还要招商引资,招大公司、上市公司来西辛庄投资。周边十几个村干部要经常开会讨论联手发展。

东方今报记者:现在西辛庄刚刚挂牌“建市”,你就已经累病了,今后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也是你一个人来做吗?

李连成:让更多的同志出去学习,学习人家的城市是怎么建设的,想办法把大学生留在村里。

东方今报记者:西辛庄“建市”后,对你个人和村里有什么影响?

李连成:干好了,好的影响;干差了,差的影响。只能干好,没有退路。

东方今报记者:你觉得西辛庄“建市”能成功吗?

李连成:没有干不成的事。只要你想干、想了、才能干,敢想,才能干。

东方今报记者:你有没有想过,西辛庄“建市”要是干不成怎么办?

李连成:村里发展对我来说就是幸福,我就爱这,想不好、发展不好,我就睡不着觉。这回干不好,不是支部书记当不当的事,是能不能干好的事,这是大事。(东方今报记者 闫善良 文/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