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渔而安

在株洲天元大桥下,有一群来自衡南、衡东、株洲县的渔民,与乡邻为伍,以渔船为家,依水而居,逐鱼而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湘江结网、捕鱼。一叶轻舟,几张鱼网,就是他们的家,船漂到哪,家就在哪。
  一艘艘渔船就是一户户人家,一条船一般由夫妻二人打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船头锅盆碗灶样样俱全,船舱中有床、矮脚桌、凳子、电视等日常生活用具。水上的日子久了,不免有些孤寂,每天歇网的时候,他们喜欢把船聚在一起,船头紧靠船头,能从这家走到另一家去拉拉家常。
  每天凌晨4点,只要不是大雨天,桥下就会开始了一阵短暂的喧哗。每条船都收起了毡蓬,发动了马达,就要驾船捕鱼去了。夫妻两人一人开船掌舵,一人看着水势撒网,鱼儿撞网之后,就收网。再放网收网,重复着捕鱼的单调程式。天亮之后,再将船驶回桥下。由男人将捕获的鱼儿送到市场去买,或是在船头等待买主,女人就在桥下晒渔网、修补渔网。
  文志平是桥下的渔民之一,来自衡东县,今年32岁,在湘江上打了6年的鱼。他以前开过餐馆,做过厨师。后来娶了一位株洲县的女子为妻,并接过了岳父的衣钵,做起了一位渔民,每天和心爱的妻子在湘江上打渔营生。他们在老家也有田有地有房屋,一年还要在老家待上两三个月。
  “在水上,我没有固定的位置,哪里有鱼就把船开到哪里去。”文师傅说。他和妻子开着渔船到过衡阳、长沙、湘潭,觉得都不是理想的位置。“比如衡阳那边,水深挖沙坑多,一网下去,到不了底,鱼都吓跑了。株洲这边的鱼容易上岸,这里的鱼市还有不错的价格。”文师傅感叹说,湘江的鱼越来越少了,5、6年前,一到九月份,一天可以打到近百斤鱼,现在运气不好的时候,一天也打不到几斤鱼。“不过,现在对渔民的政策算好了,每年的各种补贴有近2000元。一年到头,也有2万左右的纯收入。只要有鱼,我会一直做下去。”
  他和妻子常年在水上,在老家念书的孩子只得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他一年到头和女儿在一起的时间不多,觉得有些愧疚。等孩子一放暑假,他就把孩子接到了株洲,带到了船上。
  水上的生活没有多少娱乐方式,晚饭过后,船舱里亮起了灯,江面出现点点灯光,渔民或是聚在一起聊聊天,或是躺在船舱看电视。不少渔民买了电视,在船上安装了天线,可以收看本土电视节目了。等到星星爬满天空,又有小船慢慢驶出江面,渔民又要出去捕鱼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江心的月亮随着江水涌动,日子,就这样随着江水渐渐逝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