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东亚反导系统的邪恶

美国国防部长助理克里登3月26日表示,美国寻求通过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以及沙特、巴林、卡塔尔等国家的合作,在东亚和中东地区建立一个类似欧洲反导系统的导弹防御系统。这是自1993年美国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以来,美国首次明确提出将反导部署扩展到亚洲地区。…[详细]亚洲反导针对谁?亚洲反导真的能为美国和盟友带来如宣传般的“绝对安全”吗?本文将为读者详细解读美国亚洲反导系统目标的和“猫腻”。

2012-04-10 第 0036

美国首次提出在东亚建立反导系统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转播到腾讯微博
美国国防部长助理克里登,她在3月26日首次表态美国正谋求在东亚和中东建反导网。对此中国官方反应非常平淡,仅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各国应慎重处理反导问题,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实现普遍安全”。

美国首次提出在东亚建立反导系统

据路透社报道3月26日美国国防部长助理克里登表示,美国寻求通过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以及沙特、巴林、卡塔尔等国家的合作,在东亚和中东地区建立一个类似欧洲反导系统的导弹防御系统。这是自1993年美国发展导弹防御系统以来,美国首次明确提出将反导部署扩展到亚洲地区。

按照美国方面的说法,中东和远东的导弹防御系统将以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9月提出、目前正在实施的欧洲反导分阶段适应方案(EPAA)为基础。该方案的核心是逐渐增强海基和陆基部署的SM-3拦截弹的性能,先实现对中短程弹道导弹的能力,最终实现对远程和洲际弹道导弹的拦截作战能力。在东亚和中东部署类似欧洲反导系统的导弹防御系统,可以保护美国及其盟友免遭朝鲜和伊朗的弹道导弹威胁。

所以,我们要认识美国的东亚、中东反导系统,首先需要了解其欧洲反导分阶段适应方案。

美国海军夏洛号巡洋舰发射标准3导弹。标准3系列导弹被证明具有非常高的性能,已被选定改为陆基拦截弹配备于欧洲反导系统。

欧洲反导分阶段适应方案(EPAA)简介

欧洲反导分阶段适应方案的核心在于海基宙斯盾反导系统上陆,分别以现有的SM-3 Block IA、SM-3 Block IB和新型的SM-3 Block IIA、SM-3 Block IIB拦截弹为核心编织反导天网。据推测,新一代的SM-3 Block IIA拦截弹采用21英寸直径的弹体,具有高达4.5千米/秒的最大速度,比现有采用13.5英寸弹体的SM-3 Block IA导弹提高40%以上。更先进的SM-3 Block IIB导弹甚至可能改用27英寸(0.68米)直径弹体,将最大速度提高到6.5千米/秒,拦截能力仅次于陆基中段拦截系统的GBI拦截弹。

最大速度6.5千米/秒,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可以进入近地轨道的第一宇宙速度也不过是7.9千米/秒,如果将SM-3 Block IIB用于对地攻击,6.5千米/秒的最大速度足以使其成为一枚射程超过8000公里洲际导弹。也就是说,SM-3 Block IIB拦截弹实际上几乎具备对洲际导弹的全弹道(除动力段外)拦截能力,对于加速能力较弱的液体洲际导弹甚至可以做到动力段拦截。最大速度4.5千米/秒的SM-3 Block IIA同样具备对洲际导弹的拦截能力,只是最大拦截高度和射程比SM-3 Block IIB要有所下降。

标准3系列反导拦截弹家族成员。研发中的最新型号Block IIB目标最大速度达到6.5千米/秒,几乎可以在任何弹道段对洲际导弹进行拦截。

也就是说,所谓欧洲反导系统,最终不仅为欧洲提供中程导弹防御,更为美国本土提供洲际导弹防御能力。目前,欧洲反导已完成第一阶段目标,主要包括在地中海部署2艘美国宙斯盾(Aegis)反导驱逐舰/巡洋舰和在土耳其部署1部FBX-T预警雷达。

2015年完成的第二阶段将增加位于罗马尼亚的陆上宙斯盾(Aegis Ashore)基地,并在陆上基地和海上战舰使用强化动能弹头性能的SM-3 Block IB导弹。

到2018年完成第三阶段,波兰的陆上宙斯盾基地届时也投入使用,拦截弹更新为SM-3 Block IIA,同时系统具备基于外界传感器交战的能力。

2020年反导系统将彻底完成,主要升级是波兰基地使用SM-3 Block IIB拦截弹。

欧洲、东亚反导系统真正目标是中俄洲际导弹

部署在发射井内的美国陆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弹。该弹源于原本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主要部署美国本土,拦截敌方洲际导弹,目前具备拦截个位数来袭洲际导弹的能力。

要准确理解奥巴马的欧洲反导分阶段适应方案,需要从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历史说起。

克林顿的NMD、TMD反导划分

1993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首次明确发展导弹防御系统,当时划分为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和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亦即是人们所熟知的NMD和TMD。简单地说,战区导弹防御系统(TMD)将部署在海外,是“用于保护美国本土以外一个战区免遭近程、中程弹道导弹攻击的武器系统”。美国认为冷战后中近程弹道导弹在第三世界国家中迅速扩散,已成为美国前沿部队及海外盟友面临的主要威胁。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则部署在本土,是为保护美国本土免遭战略导弹攻击的武器系统,以洲际导弹为拦截作战目标。

2001年,时任布什总统撕毁了美苏在1972年签署的反导条约(《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强力推进导弹防御建设。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目标最终得以实现,目前美国已在阿拉斯加的格里利堡部署了26枚战备值班的GBI拦截弹,具备拦截个位数洲际导弹袭击的能力,只是名称已由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变为“陆基中段导弹防御系统(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GMD)”。

业已完成的第一阶段欧洲反导网示意图。主要针对威胁欧洲的伊朗导弹。由部署在以色列、土耳其东部的两部陆基FBX-T雷达和在东地中海、罗马尼亚东部的两艘宙斯盾舰组成,覆盖范围较有限。

布什企图在欧洲拦截俄罗斯洲际导弹

战区导弹防御政策在发展过程中则发生了重大变化。尽管美国导弹防御局按照当初的计划,发展了THAAD和爱国者PAC-3两款陆基机动部署的战区反导系统,THAAD具备拦截射程3000公里以下中程弹道导弹的能力,用于战区高层反导;爱国者PAC-3具备拦截射程1000公里以下近程弹道导弹的能力,用于战区低层反导。

到了布什执政时期,美国启动欧洲导弹防御计划,宣称为了应对伊朗导弹威胁。但布什政府计划部署到波兰的竟然是二级版本GBI拦截弹,THAAD和爱国者PAC-3根本不在考虑当中。据推测,这种二级版本的GBI拦截弹最大速度达到8千米/秒以上,比美国本土部署的三级版本GBI拦截弹的9.37千米/秒略低,但仍具备完全的洲际导弹拦截能力,对俄罗斯的洲际导弹打击能力构成了重大威胁。这一计划在俄罗斯的强烈反对和美军陷入伊拉克、阿富汗战争泥潭影响下,进展缓慢并最终在奥巴马总统上任后中止。

计划中的欧洲反导第二期,未来部署在罗马尼亚Kogalniceanu的陆基版标准3 Block IIA将拥有覆盖大部分西欧国家的能力。

奥巴马的“温水煮青蛙”策略

按照美国导弹防御局的发展计划,如果未能在欧洲部署GBI拦截弹,那么剩下的选择只有THAAD和爱国者PAC-3这两款标准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但是美国各军兵种机构一直存在严重的利益之争,在导弹防御问题上,美国海军基于宙斯盾战舰所发展的宙斯盾反导系统(Aegis BMD)最终成为了搅局者。

宙斯盾战舰所装备的AN/APY-1相控阵雷达具有出色的探测能力,由SM-2舰空导弹改进而成的SM-3拦截弹不但性能成熟、而且极具发展潜力,更为重要的是在海上活动的宙斯盾战舰在海外部署时具有陆基系统所无法比拟的政治灵活性。

奥巴马在中止布什的欧洲导弹防御计划后,提出了基于宙斯盾反导系统的欧洲反导分阶段适应方案。前面已对该方案进行了简介,这实际上是一个缓和美俄矛盾的“温水煮青蛙”策略,先在地中海和土耳其部署宙斯盾战舰、FBX-T预警雷达,然后再在罗马尼亚和波兰部署陆上宙斯盾基地,并最终将拦截弹升级为具备洲际导弹防御能力的SM-3 Block IIB,通过渐进的方式接近布什政府当年的目标。

欧洲反导系统的最终完成形态:整个系统将与美国本土的陆基中段拦截系统并网,依靠标准3 Block IIA/B和GBI对从俄罗斯西部射往美国的洲际导弹进行多次拦截。把欧洲变成美俄核战的“大前沿”。

欧洲、东亚反导系统真正目标是中俄洲际导弹

也就是说,无论是布什、还是奥巴马,都要实现在欧洲部署具备拦截洲际导弹能力的导弹防御系统,与本土的GMD反导系统结合起来后,就实现了对俄罗斯洲际导弹的多层次拦截能力。

比起布什,奥巴马政府聪明的地方在于,将欧洲盟国所需的中程导弹防御能力与美国所需的洲际导弹防御能力进行捆绑销售”,降低方案实施的政治阻力,最终将盟友绑上美国战略反导系统的战车。而且SM-3 Block IIB拦截弹的造价要远小于GBI拦截弹,这意味着美国可以部署更多的拦截弹,最终实现的能力更接近于里根总统时代的“星球大战”设想。

从技术上说,欧洲反导系统的真正目标是削弱俄罗斯洲际导弹对美国的打击能力;那么,与之相类似东亚反导系统的真实目标也肯定不会只是朝鲜,更多的是对中国洲际导弹进行拦截。

东亚现有的导弹防御部署远胜欧洲

谈及美军在东亚的部署,日本是一个必然需要考虑的因素。日本政府拥有比欧洲更好的经济条件,而且在国防政策上与美国的结合更加紧密,而事实上日本自身的反导系统部署进展也远胜于欧洲。

日本用于导弹防御早期预警的J/FPS-5雷达,目前已部署四部,可覆盖全境。该雷达能够对1200公里外的导弹发射进行预警。

日本已完成弹道导弹早期预警覆盖

要实现有效的反导拦截能力,弹道导弹探测能力要先行。美国曾计划部署的X波段欧洲中段反导雷达(EMR)在信噪比取30dB时,对雷达反射截面积1平方米目标的有效探测距离约2700千米,这个性能令俄罗斯极为担心。随后分阶段适应方案放弃了EMR雷达,但计划部署的FBX-T雷达性能仍相当出色,对雷达反射截面积1平方米目标的探测距离仍达1300千米之多。

但是早在2006年,美国就在日本东北青森地区部署了一部FBX-T雷达,用于探测跟踪朝鲜的弹道导弹。除了美国部署的早期预警雷达,日本自身的预警雷达建设也相当出色,日本研制了用于导弹防御早期预警的J/FPS-5雷达,虽然雷达波长为L波段探测和跟踪精度较差,但有效探测距离在1200千米以上,已经分别部署在鹿儿岛县下甑岛、本州岛中部的佐渡、北部的大湊分和冲绳岛的与座岳四个基地,实现了覆盖日本全国的预警能力。虽然J/FPS-5雷达以防御朝鲜导弹威胁为名研制和部署,但部署在下甑岛和冲绳与座岳基地的两部雷达很明显是针对中国的。美日已经完成了通信指挥战场管理和控制系统(C2BMC)的互联,可以共享各自的探测信息,这些雷达基本可以实现中国东部弹道导弹试射的监测,更不要说距离更近的朝鲜弹道导弹发射。

日本海上自卫队妙高号导弹驱逐舰。目前日本已经将6艘宙斯盾级驱逐舰中的4艘进行了反导升级,外加上16套陆基的爱国者3,使日本具有较强的区域反导能力。

另外,美国还将本土退役的两部“铺路爪”大型早期预警雷达强卖给台湾,虽然号称进行了降级处理,但探测距离仍在2000千米以上,可监视大陆东部纵深内陆地区的导弹发射。

美日已在西太平洋部署15艘宙斯盾反导战舰

导弹防御的另一个关键部分是拦截导弹系统,已经实用化的拦截弹系统包括末段拦截弹如爱国者PAC-3导弹和中段拦截弹如陆基GBI拦截弹、海基SM-3导弹。美国研制的各种反导系统中爱国者导弹系统最为成熟,在东亚已经广泛部署。美军驻日、驻韩基地均部署了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日本在原有的爱国者导弹系统进行升级,已经部署了16套爱国者PAC-3火力单元。

韩国在发展反导能力上也不遗余力,引进俄罗斯技术研制了天弓2防空导弹系统,并将在未来研制具备反导能力的升级版本。此外台湾已经购买了包括253枚PAC-3导弹在内的6套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

2011年夏季举行的FTM-15反导测试。试验中STSS卫星引导一枚标准3 BlockIB成功摧毁了射程3700公里的LV-2靶弹,证明了标准3对中程导弹的拦截能力。

总的说来美国在东亚地区的重要军事基地和日韩台等盟友都具备或将要实现对1000千米以内射程中短程弹道导弹的末端反导能力。美国和日本还在东亚地区部署了宙斯盾反导系统,使用性能成熟的SM-3 Block IA拦截弹。宙斯盾反导系统在历次试验中成功拦截了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2008年成功进行了反卫星试验,2011年更是成功拦截了射程3700千米的的LV-2靶弹。目前宙斯盾反导系统版本已经升级到3.6.1,具备基于外界传感器发射的能力(LOR),在23次拦截试验中实现了18次成功拦截,具有很高的拦截成功率。

美国部署在日本的5艘宙斯盾战舰具备反导能力,包括1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和4艘伯克级驱逐舰。美国在珍珠港还部署了6艘具备反导能力的宙斯盾战舰,可在必要时迅速增援西太平洋地区。日本也已经将4艘金刚驱逐舰升级为宙斯盾反导系统,并采购了超过30枚SM-3 Block IA导弹,在美国配合下4次拦截试验中3次成功击毁弹道导弹靶标。

所以即使没有新提出的东亚反导系统,日本的中段和末段反导能力,仍超过了目前欧洲分阶段适应反导方案第一阶段的反导能力,具备拦截朝鲜中程导弹的能力。

东亚反导系统针对朝鲜只是掩耳盗铃

考虑到日本已拥有成熟的导弹防御系统,如果以欧洲现有的分阶段适应方案推测,美国的东亚反导系统仍将以宙斯盾反导系统为核心,通过传感器与通信系统的融合提高早期发现能力。美国未来很可能在日本东部和南部增加多部FBX-T雷达、甚至EMR雷达;在东亚地区建立一到两个陆基宙斯盾反导基地,并升级海基宙斯盾系统。陆基宙斯盾反导基地可能装备具备洲际导弹拦截能力的SM-3 Block IIA和SM-3 Block IIB拦截弹,海上的宙斯盾反导舰也将升级使用SM-3 Block IIA导弹。

朝鲜使用大浦洞2洲际导弹改装的运载火箭。该导弹目前尚无成功发射记录,即使有,美国应对该导弹也只需要在本土、夏威夷、关岛增加GBI、SM-3 Block IIB拦截弹部署即可,没有新建反导网络的必要。

朝鲜远程导弹威胁不过是一个借口

建立一个规模庞大的导弹防御系统耗资十分巨大,美国及其盟友一直宣传朝鲜导弹威胁,尤其是今年朝鲜宣布发射卫星后相关论调更是疯狂炒作,以求获得国内的政治支持。但从地理上看,朝鲜弹道导弹射程达到1000多千米即可攻击韩国和日本大部分地区,即使攻击日本南端的冲绳群岛也只需要2000多千米的射程。美日现有的宙斯盾和爱国者PAC-3反导系统完全可以有效拦截这种射程的弹道导弹,美国希望借口朝鲜导弹威胁进一步发展东亚反导系统的动机很值得怀疑。

至于朝鲜的大浦洞2型远程导弹,迄今为止尚未取得过一次成功试射。即便朝鲜在近期的卫星发射取得成功,远程导弹弹头的重返隔热技术、远射程时的精度保障和测定,这些远程导弹所必须的技术对朝鲜来说,都是极难解决的问题。朝鲜要获得一款技术成熟、性能可靠的远程弹道导弹,可以用“遥遥无期”一词来形容。而且,即便朝鲜远程导弹研发成功,按照朝鲜的经济实力,也很难进行大量部署。前面提到,美国本土的陆基中段反导系统已经实战部署了26枚GBI拦截弹,具备拦截个位数洲际导弹的能力。如果真为对付朝鲜远程导弹,美国其实只需要在本土、夏威夷、关岛增加GBI、SM-3 Block IIB拦截弹部署即可,没有必要新增一个东亚反导系统。

在东亚新增部署SM-3 Block IIB拦截弹、及远程预警雷达,对日本、韩国防御朝鲜导弹的增强效果很小,但却可以对中国的洲际导弹形成多层拦截,增强美国本土抵御中国核打击的能力。因此,朝鲜远程导弹威胁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台湾部署的铺路爪雷达可以对中国大部、朝鲜全境和俄罗斯远东部分地区的导弹发射进行监视。同时台湾借此项军购作为挤进美国反导系统的“敲门砖”。

美国推进反导系统的“一石三鸟”

换一个角度看,日本、韩国等美国盟友在国防建设上严重依赖美国武器、技术支持,以及前沿美军的保护。虽然大家心知肚明美国建立东亚反导系统的主要目的是其本土防御,但支持美国的反导发展,是加强本国与美国政治军事同盟的必要代价。客观地说,这是“站队”的需要,日韩等若接受美国东亚反导系统的提议,也是他们本国合理的政治选择。

日本早在1998年就签订协议出资10~12亿美元参与超出自身防御需求的SM-3 Block II导弹的研制,巩固了美国盟友的地位。台湾千方百计挤入美国反导系统,更是不惜自己出资17.76亿美元采购两部铺路爪大型远程预警雷达充作美国的眼睛,仅仅是为了增加美国提供安全保证的可能性。而阿联酋购买96套THAAD反导系统,合同总价更是达到了36亿美元。

另外由于自身军工产业能力有限,日韩台和澳大利亚等美国盟友反导系统所需的雷达、导弹、通信设备等大部分装备将向美国军火商的采购,这可以为美国军火商带来滚滚财源,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出口武器同样是美国人高调推进反导系统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些盟友自行出资建设的反导系统建成后,通过指挥控制通信等系统的互联,必将纳入以美国为核心的全球反导系统,使美国进一步加强了对西太平洋地区盟友的控制力。

中国的洲际核打击能力将因此严重受损

解放军二炮部队的DF-31A洲际弹道导弹。是中国目前为数不多的能威胁美国本土的力量之一,据推测该导弹年产量上限仅有约5枚,美国部署东亚反导系统无疑将严重削弱中国的核威慑能力。

中国将被迫增加洲际导弹数量

美国已经实战部署了30枚陆基中段拦截弹,但陆基中段拦截弹体积庞大维护困难只能地井部署,而且单价高达7000万美元。而SM-3 Block IIA/IIB系列拦截弹可部署在陆基反导基地或是海上宙斯盾战舰,预计单价只有2000万美元左右,完全具备了大量部署的可能。美国原计划2020年部署的SM-3 Block II系列导弹数量都将超过50枚,在提出东亚反导系统之后SM-3 BlockII拦截弹的数量很可能突破100枚甚至更多,这对我国战略威慑力量威胁很大。

根据美国国防情报局的估测,我国陆基和潜射洲际导弹数量到2025年左右才可能达到100枚左右。这并非美国情报机关的刻意贬低,我国1998年8月首次试射东风31洲际导弹后,到2002年6月约3年时间内先后8次飞行试验,以此推算固体洲际导弹产能只有每年3枚左右,考虑到导弹研制时要针对试射发现的问题进行改进,这不是制造厂的产能上限,但东风31系列洲际导弹的实际产能恐怕也就是5枚左右。固体洲际导弹的寿命受到复合材料弹体和药柱的限制,苏联白杨固体洲际导弹设计寿命10年,即使解体后俄罗斯极力延寿后的白杨导弹也只有23年寿命,我国的东风31系列洲际导弹也无法免俗。以20年寿命计算导弹产量总计100枚,再减去日常抽检发射的消耗,实际部署数量还要少一些。SM-3 Block II系列拦截弹大规模部署后,美国洲际导弹拦截弹数量将显著超出我国洲际导弹数量,这是未来我国战略导弹部队面临的实际形势。

为了避免核威慑能力被削弱,中国唯一选项就是增加导弹产量、提高导弹突防能力;而美国等也将不断增加投入应对新增威胁,这样做的结果是重启冷战时美苏间的核军备竞赛局面。

这意味着我国未来必须增加洲际导弹产能、进一步增强导弹突防能力才能够继续保持战略平衡。

美国政治决策层及军工业界的邪恶

到2020年左右,美国反导系统将部署超过100枚洲际导弹拦截弹,虽然尚未达到当年“星球大战”设想的彻底消除苏联洲际导弹威胁的目标,但仍将大大削弱中俄洲际导弹的打击力量,使两国基本丧失二次反击能力,打破国际上硕果仅存的核战略平衡。“核恐怖平衡”虽然既危险又荒谬,但没有胜利者的后果有效遏制了大国的战争野心,为人类社会带来60多年的总体和平时光。如果它因为反导系统尤其是美国单方面反导能力的完善而消亡,后果将是毁灭性的。

而即使中国可以通过增加洲际导弹数量来抵消美国东亚反导系统的影响。但建设反导系统、增加洲际导弹部署数量都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也就是说,日本、韩国、中国、美国的纳税人将为此埋单,而美国军工业界却因此获得巨额的利润。从这个角度看,对美国的政治决策层及军工业界用“邪恶”一词来形容并不为过。

朝鲜导弹威胁不过是一个幌子,美国提出东亚反导系统的真实目的为:用日本人的钱,对付中国人的导弹,并从中赚取巨额的利润。在东亚反导问题上,用“邪恶”一词来形容美国政治决策层及军工业界并不为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