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中国的美军2018年轰炸机

近段时间以来,美军远程打击轰炸机项目成为华盛顿及美国军工业界讨论的焦点。美国空军参谋长诺顿·施瓦兹上将2月29日在出席一个与媒体记者的早餐会上表示,美军已将战略重心转移至亚太地区,需要一款新型轰炸机应对中国、伊朗,他并且强调在美国削减军费的大背景下,该轰炸机的研制预算不会有“任何削减”。[详细]为什么美国空军会如此重视这款新型轰炸机?该机具有哪些性能特点?我国应该如何应对?腾讯军事为您作出分析。

2012-03-14 第 0031

美国战略轰炸机部队在冷战后持续萎缩

分享到QQ空间分享到腾讯朋友转播到腾讯微博
B-52、B-1与B-2是美国空军战略打击力量的“三驾马车”。1990年代,美军战略轰炸机的总数达到212架,质量和数量上都没有人能与之抗衡。

前苏联解体导致战略轰炸机部队地位下降

美国空军的战略轰炸机部队在上世纪90年代达到顶峰,它拥有95架B-52轰炸机、96架B-1B和21架B-2隐身轰炸机。

此后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美军开始减少对战略轰炸机的投入,到本世纪初美国空军拥有的现役战略轰炸机数量已经减少到160架左右,其中B-52下降到76架,B-1B只有70架,B-2的数量不变。

在冷战期间,美国空军战略轰炸机部队的首要目标是对前苏联进行核打击和核反击,要求有足够数量的轰炸机以保持战备值班,当发现前苏联核导弹来袭时,这些值班飞机可以紧急起飞规避,以此保留较强的核反击能力。

而对于具有出色隐身性能的B-2轰炸机,美国空军更是要求其能深入西伯利亚上空,对前苏联的公路机动式洲际导弹展开猎杀。

B-2A战略轰炸机最初研制出发点虽然是打赢核战争,但是苏联解体后美军对其轰炸机队不断升级,历次局部战争中,执行常规轰炸任务的战略轰炸机同样取得了傲人的战绩。

美军更看重战略轰炸机在常规战争中的作用

虽然美国空军对战略轰炸机部队的最优先要求是核打击,但在90年代以来的历次常规局部战争中,美军B-1、B-2和B-52战略轰炸机都发挥了令人瞩目的作用。在海湾战争中,战略轰炸机出动架次仅占美国空军总出动架次的1/20,但却完成了40%的总投弹量。而随着GPS制导炸弹的投入使用,战略轰炸机的攻击能力上升至新的高度,在空袭南联盟行动中,美军战略轰炸机部队以1/10的出动架次,摧毁了70%的预定目标。

这其中特别是B-2隐身轰炸机在突破、摧毁敌方防空系统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美国空军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全球特派遣队的概念,就是将F-22和B-2结合起来使用,打造隐身作战的拳头,作为未来常规战争中“踢门”和纵深打击的主力来使用。但是由于B-2轰炸机数量有限,难以支撑高强度、持续使用,所以美国空军感觉需要一种新的隐身战略轰炸机。

美军2018年轰炸机集成常规轰炸、侦察、巡逻多种能力

诺斯罗普·格鲁门提出的2018轰炸机草案,翼身融合的飞翼式布局提供了优秀的隐身外形,这样的布局已经成为当今多国设计隐身飞机的参照范本——比如欧洲“神经元”、美国X-47B等。

2018年轰炸机应采用飞翼布局,不太可能安装鸭翼

从相关设想图来看,2018年战略轰炸机与外界猜测的基本上相当,是一种飞翼布局加机背进气道的飞机,这样的布局最大的优点就是隐身性能好,已经成为当今隐身轰炸机、无人作战飞机的主流布局,所以我们看一下相关的飞机,就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新的设想图一个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的机头增加了一个前翼,形成独特的“鸭”式布局,外界对此的猜测是可能是为了增加升力,提高飞机的起降能力和机动能力。

但是笔者对此持保留态度,首先轰炸机本身对于机动性能没有太多的要求,它的使用基地多为纵深的主战基地,使用条件较好,因此改善起降能力也并非必要,相反这个鸭翼带来的问题即很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隐身能力的影响。飞翼布局隐身能力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平尾和垂尾,这样不但降低了RCS,还减少了结构重量,加个鸭翼给人画蛇添足之感,所以不排除美国空军故意放出这样的想像图,给外界以误导,就好比当年的ATF计划,放出来的许多方案就是有鸭翼,最终胜出的YF-22却是常规布局。

F-35使用的F135发动机地面试车。F135已经是当今动力最强劲的涡扇发动机,而普惠公司为2018轰炸机方案提出了以F135为基础改进的PW9000涡扇发动机。

采用比B-2轰炸机更强的动力

动力方面,目前普惠公司已经提出PW9000涡扇发动机,该发动机是在F-135的基础上采用最新的商用技术发展的,而F-135正是F-35隐形战斗机的发动机。与B-2的F-118发动机相比,PW9000具备更高的涵道比,更加强大的推力,更好的经济性,为实现飞机的指标指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根据美国人的计划,美国空军将采购175架2018年轰炸机,其中120架组成10个作战中队,55架用于备用和训练。计划总投资400-500亿美元。考虑到此前几种隐身飞机均因为价格上涨导致采购数量的下降,所以美国空军对2018年轰炸机的载荷、航程进行了适当放宽,也就是说它要比B-2隐身轰炸机要小一些,2018年轰炸机的满载作战半径3200公里,最大载荷13吨,而B-2的满载作战半径3700公里,最大载荷17吨。

更强劲的动力,较小的使用重量,可以肯定2018年轰炸机拥有比现役B-2轰炸机更好的机动性,尽管这并不是美国空军要求的主要性能。

美国海军推进中的X-47B舰载无人攻击机想象图。研制中的2018轰炸机将进一步打破军种间的藩篱,使得轰炸机能与战场上其他部队和兵种的武器交换信息,共享战场情报。

第一款“以网络为中心”的轰炸机

由于美国空军要求2018年轰炸机不仅仅作为一种轰炸机来使用,而是一种能够执行多种任务的轰炸机,包括核打击、常规轰炸、侦察、探测与电子战,所以2018年轰炸机的航空电子系统比起以往的轰炸机有质的飞跃。

2018年轰炸机将是美国空军第一种以网络为中心轰炸机,飞机将采用分布式孔径系统,包括有源射频和无源光电系统,可以迅速完成对空中和地面多个目标的探测。有源探测系统具有多功能性能优秀,由此产生的海量信号需要更强大的处理和计算能力,因此2018轰炸机的航电核心应该是基于F-35战斗机的“宝石柱”综合处理系统,并采用以光纤为传输介质的数据总线。

利用航电系统强大的探测和处理能力,2018年轰炸机不但可以完成传统轰炸机的核打击和常规精确打击任务,远期目标要求能够完成传统ISR飞机,如E-3预警机、E-8联合星地面目标监视飞机和P-8海上巡逻机等担负的功能。根据美国空军的要求,该2018年轰炸机还将具备指挥、引导无人机的能力,例如X-47B这样的隐身无人攻击机,实现2018轰炸机和X-47B之间的信息联接,形成一个微型的联合网络作战系统,前者可以向后者分配目标,互相协同探测和攻击目标,一旦某架飞机弹药用尽,还可以继续在战场飞行,以便搜索目标,为其他飞机提供目标指示。这样既降低了战场指挥控制系统的压力,对2018轰炸机来说还可以利用X-47B的探测和打击能力,提高其在高威胁环境下的生存和打击能力。

中国空军能力提升促使美军发展2018年轰炸机

驻扎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F-15部队。关岛是美军对华遏制战略中“第二岛链”的关键节点。近年来随着“中国威胁”抬头,美军不断增大对关岛基地的军事投入。

中国空军能力提升促生2018年轰炸机计划

我们知道美国经济还没有完全恢复,国债更是达到了创记录的12万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为什么要急切的研制2018年轰炸机?美国官方的解释就是应对“新兴力量”的崛起,需要对美军的战略布置和兵力结构做出重大调整,以适应新的国际环境。这个“新兴力量”是谁?没有明确指出。而美国诺格公司在其2018年轰炸机的研究报告就坦率的多,就是要加强对中国的战略威慑。

根据诺格公司的说法,随着综合国力的发展,让我国空军的作战能力不断增强,特别是歼20的研制成功,更是让我国空军具备打击第一岛链内美国预警机等重要作战节点的能力,这样就从整体削弱了美国空军在东亚争夺制空权的能力。那么即使B-52这样的轰炸机可以在第一岛链外缘发射空射巡航导弹袭击我国东南沿海,但是巡航导弹需要在东海上空飞行上千公里才能到达目标,在平坦的海面背景下,这些弹道呆板、缓慢的巡航导弹显然是再好不过的靶子,所以美国空军认为需要更多可以穿透中国本土防空网的隐身轰炸机。

关岛部署的B-52机群,远处停放的皆为加油机。如果美军在东亚发动一次500机规模的空中行动,就意味着美军几乎全部加油机都要投入到这一地区,那么其他地方的美国空军力量就不用想有任何大动作了。

要求从第二岛链对中国发动隐身攻击

由于冷战时期,美苏争霸的重点在欧洲,所以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场建设相对不足。根据诺格公司的报告,北约在欧洲700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拥有388个空军基地,密度达到55个基地/百万平方公里,而在更广阔的亚太地区美国可以使用的空军基地大约只有278个,密度仅为15/百万平方公里。如果考虑到对方的攻击能力,需要更加坚固的机库、掩蔽机堡这些措施,那么这个数字要下降到3个。

这就意味着在亚太地区,美国空军需要从更远的距离向目标发起攻击,这样的后果就是战机需要挂载更多的燃料,不可避免地就会影响飞机的武器载荷。而随着美国空军作战飞机的减少,特别是隐身飞机的弹舱化设计限制其挂载重磅对地攻击武器的能力,根据此份报告预计2020年左右美国空军投掷1000磅空地武器的能力将下降11%,而2000磅空地武器的能力更是高达65%左右。

增大作战半径、增加武器载荷、减少燃料携带量,这时就需要空中加油,根据评估美国空军在亚地战场投入500架飞机计算(200架舰载型F-35、300架陆基型F-35从关岛和澳大利亚起飞,另外还有16架B-2轰炸机),大约需要300架空中加油机,这意味着美国空军几乎要投入自己所拥有的全部空中加油机。这显然会对美国的全球布署和国土防空都带来沉得的压力。所以,美国空军不顾国内经济形势,迫切地提出了2018年战略轰炸机计划。

2018年提升美军干涉中国近海能力

在关岛基地上空飞行的B-2A与F-22编队。面对拥有较为完善防控体系的中国这样的对手,具备隐身能力的B-2和F-22能以较小损失完成传统大机群付出重大损失才能达成的目标。

前面提到2018年轰炸机是针对中国而生的,那么该轰炸机带来的影响有多大?以2018年轰炸机装备数量保持在100架计算,考虑到完好率,那么美军在战时最多可以同时作战部署80-90架轰炸机。再考虑到预算平衡的问题,那么即使退役到相当数量的B-1B或者B-52轰炸机,这样在美国空军战略轰炸机队数量没有明显增加了情况下,其远程打击能力也要比其目前要提高50%以上。主要体现以下两个方面:

一、实现主要突击兵力的隐身化

美国空军虽然要求2018年轰炸机尺寸小于B-2,但在隐身性能上却没有放松要求。这样就意味着2018年轰炸机的突防能力与B-2相当、甚至有所超出,这样就可以有效降低对方防空系统的探测距离,从而能够利用对方的防御间隙发动攻击。从美国空军对于B-2的运用经验来看,隐身战略轰炸机是一种采购昂贵,使用“便宜”的飞机。虽然诸如F-15E这样的非隐身战斗轰炸机的采购价格和使用费用比B-2要低的多,但是非隐身飞机在面对稍强的防御体系的时候就需要战斗机、电子干扰飞机、防空压制飞机的掩护,也就是说可能需要出动一个规模较大的机群才能完成一架B-2轰炸机所完成的任务,并且其战损率也要远高于B-2轰炸机。隐身轰炸机还有另外一个效果就是对方需要投入更大的人力和物力来完善自己的防空系统。以提高对方的财政压力。

弹舱内携带JDAM的F-35。如果假想中的台海干预由F-35和B-2执行,美军要动用289架加油机支援;而假如2018轰炸机参战,完成同等任务时可以节省多达六成的加油机。

二、航程/载荷能力提高

前面说过2018年轰炸机和B-2都采用飞翼布局,展弦比大,航程远,B-2的航程超过1万公里,一次空中加油的可以在空中滞留一天以上。而2018年轰炸机预计也在8000公里以上,作战半径两者都超过了3000公里,相比之下目前航程最远的战术飞机F-15E在配备两个保形油箱后的转场航程也只有4000公里多一点,对地打击半径为1200公里左右。在载荷方面,B-2和2018年轰炸机都超过10吨,F-15E的纸面性能虽然也能接近这一目标,但F-15E的武器携带方式为外挂,飞行阻力巨大,在实战中要达到1000公里作战半径,载弹量也就在3吨左右。

根据诺格公司的报告,以台湾海峡冲突为作战背景,美军一次出击投放1256枚JDAM炸弹计算,需要516架作战飞机,包括从航母起飞200架F-35,从关岛和澳大利亚各起飞150架F-35,另外还有16架B-2战略轰炸机,保障兵力为289架空中加油机。这意味着F-35从关岛起飞,一架空中加油机只能保障4枚JDAM的投放,从澳大利亚这个数字则降低到2枚。

如果采用2018年轰炸机,以该机可以投掷14枚JDAM计算(B-2是16枚),动用的兵力为48架,一次出击投放同样数量的JDAM炸弹,只需要260架飞机(100架从航母起飞的F-35,64架从关岛起飞,16架B-2和48架2018年轰炸机从澳大利亚起飞),支援的空中加油机则下降到113架。这样就意味着可以有340架左右的F-35飞机参加到制空争夺当中,更重要的是可以减少100多架空中加油机的部署,其对美军作战效能的提升非常可观。

中国应发展打击关岛的作战能力

网络曝光的可携带6枚CJ-10远程巡航导弹的轰6K轰炸机。分析称这种搭配使中国具备了打击第一岛链乃至关岛美军的能力。但轰6K目前装备数量严重不足。

从诺格公司的相关报告来看,美国研制2018年的轰炸机就是为了应付我国的“反介入”作战能力。诺格公司在报告承认了必须考虑到“战时可能无法使用日本和韩国的空军基地”,那么美国对华战略封锁的支撑点就后移到关岛至澳大利亚一线的第二岛链。距离的增加显然严重降低了美国干涉我国在沿海地区行动的能力。所以美国发展更远的作战能力投放手段进行补充,这样重新提高对我国近海的干涉能力,特别是加重了我国相关地区的防空压力,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对于我国来说,随着隐身飞机威胁的增加,需要对现有防空系统进行必要的升级以应对,包括提高现有预警机的孔径和功率,发展米波相控阵雷达和超视距雷达以加强对隐身飞机的探测能力。

但是“最好的防御是进攻”,笔者认为更重要的是应该上我国反介入能力各前延伸,具备打击关岛这个重要的战略支撑点的能力,包括使用弹道导弹、巡航导弹、无人飞机甚至研制我国自己的隐身战略轰炸机,打击关岛上面的海空基地,这样就让美国失去在第二岛链的前沿支撑点,特别是关岛是本地区唯一可以支援B-2隐身轰炸机使用的地方,这样就意味着美国需要从更远的地方发动攻击,从而增加其干涉我国近海行动的成本,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目的。

美军发展2018年轰炸机的主要目标就是:从关岛、澳大利亚的第二岛链基地起飞,摧毁我国沿海地区海空军目标和二炮战术弹道导弹部队,重新获得对我国近海的介入能力。因此,我国相应地也需要作出应对,特别是发展打击关岛的作战能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