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
摄影记者:黄镭

2011年,北京大兴旧宫4·25火灾之后,整治的板子落在非法、违法建筑和经营上,实际效果却是外来人口的大规模疏解。

进城务工人员青睐的黑幼儿园,成了大兴区人口调控的一大难题。

幼儿园消失 孩子四种去向

为了能真实报道这个现象,我跟拍了大兴区的不少地方。基本上看到的画面,都是孩子满街跑。

而更深入一些的去向有四种:少数回老家跟亲属生活;父母带孩子一起回老家,这种情况更少;父母一方辞工在家看孩子;更多的孩子则跟着父母进入工厂、工地、菜市场或坐上了长途货车的副驾驶。

无论是哪一方,他们的都无法维持以前的正常生活。

面对无奈困惑 领导选择沉默

大部分的家长表示了无奈,“公立幼儿园不仅没名额,还上不起,我们一个月才挣几个钱啊”是他们的内心的呐喊。大部分的园长表示了愤慨,“你是违法的,不追究你责任就很好了,可当初教委却让我们好好的干”,这些是他们不解的困惑。

对此,大部分各级领导则选择了沉默。

“次生经济圈”的承担

也许孩子们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不用去幼儿园了,他们还小,更多的是贪玩和投入父母的怀抱。

针对大兴区这些黑幼儿园,治理违法经营是必要的,但当地政府应该看到,这背后是无辜的孩子在承担着有关部门朝令夕改的历史欠账。

这些重担,不应让这个被称为“次生经济圈”、服务于外来人口的地方来承担。

新闻背景

相关稿件
    两天后,是海淀东升乡打工子弟学校———新希望小学原定的开学日,而今,这处800多名孩子的校舍,只余下一地瓦砾。【详细情况

微博热议

更多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制作团队

更多

网友热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