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第57期_雍和&陆元敏:变和不变的上海

  下载本视频
他们,一个执着于将镜头对准上海的点滴变化,用相机记录下这个城市的匆匆步伐,世事变迁;而另一个,几十年来,潜心于寻找这个日新月异的城市里不变的历史光影,以及尚未被变化湮没的城市沧桑。他们,一动一静,一疾一徐,以各自角度描摹上海的风云流转,他们,忠实地为这个城市掌镜。雍和,陆元敏,带给我们变和不变的大上海。
  • 点击观看视频完整版
    雍和&陆元敏:变和不变的上海[详细]
  • 大师访谈——摄影家系列>>
    大师第56期——王文澜:一板一眼的节奏
  • 纪实摄影的精神在于批判
    做新闻或纪实的摄影者,应该有自己的看法,但是绝对不能偏颇…[详细]
  • 坚持纪实摄影面临太多诱惑
    拍商业也可以过得很滋润,何苦去搞纪实搞新闻,又要受到管制…[详细]
  • “十年一瞬间”的启蒙
    这个展览对我的冲击很大,照片可以这样拍而且有这样的力量感… [详细]
  • 摄影是一种观点
    北京人,广州人甚至华盛顿人都喜欢通过你的照片来了解这块土地… [详细]
  • 摄影还是要回到刚拿起相机时的状态
    有机会我肯定先拍自己家里的人,就是这种很自私的跟自己有关的… [详细]
  • 陆元敏的永恒上海
    就觉得这张照片很像我过去看到的画报里的某一张照片… [详细]
  • 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是最坏的时代
    在30年或者50年之前,有强制拆迁吗?有这么强烈的贫富差距吗… [详细]
  • 上海摄影师的特质
    人多悲哀啊,再好的日子总是在过去,只有摄影能够把它停留… [详细]

转播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

  • 节目介绍
  • 访谈实录
  • 编导手记
  • 顾问委员会
  • 制作团队
  • 联系我们
  • 合作单位

雍和:记录波澜壮阔、丰富多彩甚至惨不忍睹的时代(点击进入实录完整版)

陆元敏:摄影还是要回到刚拿起照相机时的状态(点击进入实录完整版)

实录按照采访的顺序呈现,以下为采访实录精彩摘要

雍和:记录波澜壮阔、丰富多彩甚至惨不忍睹的时代

我和很多人差不多觉得很好玩,从一种兴趣开始,80年代初开始有机会碰到照相机,觉得很好玩,可以记录下来。合影照、纪念照、过生日或者到黄山去玩儿,很漂亮的云海拍一张, 也没有什么使命感、责任感,可以通过照片表达自己的观点,记录什么历史,截取历史的一个节片,不会有什么想法,只是美,平常美。

1986年的时候,北京有一个中国摄影现代沙龙,在上海办了一个影展,叫做"十年一瞬间",这个展览对我的冲击很大,我就看照片可以这样拍,而且有这样的力量感,我们其实都是这样一路走过来,拍照的时候,往往欣赏美,可以赏心悦目。但是从来没有想到,也不会用照相机去记录,甚至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和观点。看到那个照片,比如说李晓斌的《上访者》,那些照片都给了我很大的触动,这些点点滴滴其实都是对自己摄影上的启蒙。

同时,我也会跑西藏、云南去拍,拍得久了,就会觉得那些东西,有一点千篇一律。到了1988年,有一些更大的……比如荷赛,荷兰世界新闻摄影展是第一次到中国来,第一次到上海来展,而且举办了北京中国国际新闻摄影周,我参加了一个礼拜。有美国的《TIME》,《国家地理杂志》,美国联合通讯社的记者、编辑,面对面交流。一下子豁然开朗,是可以这样做,这是给摄影者思想上的启蒙。

到90年代以后,我才真正逐渐把重心、目标、焦点对准上海。为什么?这也是天时地利人和,一个是我认识的问题,我自己感觉到自己认识问题。还有一个,其实改革开放,80年代,在上海是非常缓慢的。到了90年代初才把上海列为改革开放的重点。特别是1993年浦东新区成立以后,上海才开始发生一些变化。这个客观的事实,让我觉得,在上海拍照取之不尽。

这个时代,是我们千载难逢的一次,这么丰富,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只会在这个时代产生。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以前不曾有过,以后也很少会有。所以我们千万不能放过,否则就是我们的失职。或者不算失职,你自己的良心也会受到自责,至少你的后代会说,你标榜是一个纪实摄影,你怎么面对波澜壮阔的时代,丰富多彩甚至可以说惨不忍睹的时代,怎么没有拿照相机拍下来呢?你拍的都是歌舞升平,拍了一些名山大川,拍了一些高楼大厦,没有看到高楼大厦背后那些东西。 面对自己的后代,都没有办法说得过去。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我觉得,但是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时代,受到限制太多了,就是我刚才说过的,这个不准,那个不能。但是也正是这样,你更有一份责任心,要把它记录下来。因为环境的不好,不能成为你不去努力的理由。总有一天,这一页会掀开来,你所记录的东西,所拍摄的东西会见证这些,因为这一页的历史不可能回避,成为空白。(实录完整版)

陆元敏:摄影还是要回到刚拿起照相机时的状态

从1976年到1990年这么长的时间里自己也不知道拍什么东西,很模糊的在走。

后来慢慢看到了别人获奖的作品或者外面发表的东西,这些东西肯定会影响你。突然觉得人家的那才是有水平的,我这种是很业余的,甚至会去模仿那种比较有水平的拍法。其实有些东西是不适合我的,尤其是摆拍的,你去指挥人家的,那其实是违反我本意的东西。

其实1990年有一天忽然一下子我就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摄影还是要回到刚拿起照相机,刚跟照相机接触的那个时候。有机会我肯定是先拍自己家里的人,就是这种很自私的,跟自己有关的。1976年的时候,那时候刚拿到照相机,很兴奋。记得有一天是星期六,难得有机会可以拿着照相机去外面拍,而且不用把照相机还回到单位。我马上就去了过去下乡的农村,这么长的路赶过去给一些还留在乡下的朋友拍照,其实拍也是拍的大家在一起的留念照而已,像这种感觉会特别好。

原来总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适合拍照片?是不是有这个能力?是不是拍的好?干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没有一张照片发表?没有一张照片获奖?这些问题总会困扰自己。突然想明白了马上就放下了,如果你把这种东西放开了,马上就进入(另外一种状态),到现在还是一种乐此不疲的拍摄状态。

我拍这样的照片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厌烦。可能别人会觉得我拍的照片就这一个方向,这个人20年来还是拍这点破东西,还在这个小范围。可能是我对自己拍的还不够满意,希望明天拍的会比昨天的更好一些,总是这样想。

其实我自己看自己的照片也觉得自己太狭隘,总是在一条固定的线上走。出个画册一看,这张在家门口,这家在单位门口,总是有这种感觉。换一个地方我觉得可能就像过去一样,不把自己拍进去不划算的感觉,总是有这种感觉在里面。这个城市不是我居住的城市,我就在这里玩玩就可以了,看看就可以了,干嘛一定要把它拍下来。但是在自己的城市就不一样了,可能会觉得这是生长的地方,生命中有很多经历。尽管是很悲哀的,都是过去的,但是照片还是可以保留一点记忆。

过去我总是盼望着有个照相机是在眼睛里面的,眼睛一眨就把拍下来了。现在我想明白了,如果真的有这一天是很悲哀的事情,摄影就不存在了,没意义了。(实录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