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第53期_北河盟:一条流过青春的河

  下载本视频
他们身处拥挤的上海却向往辽阔,他们不甘于被不受质疑的美学观摄影观所左右,他们是上海城市面孔的描摹者,他们以各自独特的视角,为我们呈现着上海经济潮涌的时代脉搏、它的躁动与从容、阵痛与温存,在记忆和现实交织流淌的晨光暮色、匆促人群中,捕捉着这个中国最富于变化和魅力的城市的灵魂肖像。
  • 点击观看视频完整版
    北河盟:一条流过青春的河[详细]
  • 大师访谈——摄影家系列>>
    大师第51期——沙飞传奇
  • 年轻的反叛
    所谓的主流摄影如此没有意义,看一看我们自己能弄一些什么来 …[详细]
  • 身处拥挤上海的辽阔向往
    通过你的观看,现实是这么复杂这么深邃…[详细]
  • 被挑战的两张照片
    那个时候的照片对于被禁锢的东西,也有种若隐若现的意思在里面… [详细]
  • 影展看蒙了上海观众
    你实际上被内心的一种意念在驾驭着,在血液里行走着… [详细]
  • 顾铮:谣言与传奇的上海
    拍一些发现生活中的荒谬感、奇异感的东西,发现日常中的非日常…[详细]
  • 王耀东:上海,欲望城市
    现在生活的城市就像一个玻璃容器一样,彼此能看到却触摸不到…[详细]

转播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

  • 节目介绍
  • 访谈实录
  • 编导手记
  • 顾问委员会
  • 制作团队
  • 联系我们
  • 合作单位

顾铮:不甘于被不受质疑的美学观和摄影观所左右(点击进入实录完整版)

王耀东:摄影,通过臆想来暗示一些东西(点击进入实录完整版)

实录按照采访的顺序呈现,以下为采访实录精彩摘要

顾铮:不甘于被不受质疑的美学观和摄影观所左右

我可能最早自己对摄影比较投入的还是在中学里面,大家一起玩照相机,大家拍来拍去,甚至大家一起玩拍剧照,自己化妆,然后按照电影里面,比如《红色娘子军》里面的角色,把自己绑起来吊起来等等,有这样的开始。后来有一段时间在照相机厂工作,有作品给当时松江县文化馆的老师看到了,放在松江县文化馆的展览橱窗里面展出,觉得这个是很令人兴奋的事情,觉得得有一点自己的创作,可能这就算走上摄影道路的一个过程吧。

在日本主要是念书,当时主要是自己觉得完成学业是一个最基本的目标,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摄影暂时就作为一种学习之余的观看世界的个人乐趣。这样的态度其实可能一直延续到今天。

某种意义上来说摄影到今天为止还始终是我个人的一个兴趣,并不是把它作为一个一定要去完成某一个什么东西的事来做。这样的一种心态可能也会比较有意思,纯粹是为了自己的爱好,纯粹是为了自己想要拍的东西去寻找、去发现,然后拍了去分享。

我的摄影没有什么明显的风格可言,就是自己觉得要尽可能地拍一些可以发现日常生活中的一些荒谬感、奇异感的这样一种东西,要去发现日常中的非日常,这是自己的一个追求。至于说风格,自己倒没有刻意要为追求风格而去拍东西。

80年代看到的东西还是比较有限,有一个同学他送给我美国的《时代生活》丛书中的《纪实摄影》。这个一看就是比较完整的一个西方的纪实摄影的历程,看了以后就觉得有一些摄影家是我非常喜欢的,比如说像罗伯特。弗兰克,然后自己也在80年代的上海的摄影刊物叫《时代摄影》上面去编一些有关罗伯特。弗兰克的摄影的评论,作了介绍,这也是为后来写摄影评论埋下了一个伏笔吧。

我从来不觉得理论评论是一种所谓高于实践的具有指导性的东西。一定程度上的推动也许是有可能的。我在各种场合都强调,各有各的事情做,但是如果有从事摄影实践的人,认为评论与理论对他有所启发,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觉得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所谓的"搞"摄影评论与理论的人,以指导者的面孔出现,一本正经地给人家指点,口气非常肯定的,君临摄影家头上,我觉得那很荒谬。(实录完整版)

王耀东:摄影,通过臆想来暗示一些东西

原来我是学美术的,我们正好有三个月的摄影课。每个人给你们到什么程度,你们自己能冲卷片,他当时主要说你以后能够拍些资料什么东西的。自己能放大照片,学校里有暗房,有很多部放大镜,你们自己放照片。然后他教到你们能去洗胶卷,自己能洗照片,就结束了。通过这么个过程,引发了我对摄影的兴趣。

我倒没说摄影特别容易,因为我这个人本身就比较随遇而安,可以说是比较偷懒的一个人。摄影本身就给我打开了一扇门,觉得这个也能表达到很好的意思,那个也能表达到很好的意思。

我就觉得一个摄影的东西,还是相对来说比较孤僻的人能够做点事,我是这么认为的,至少像我们这种类型的摄影,比较臆想化的东西,比较容易。如果你一个容易醒悟的人,比较容易拍摄一些什么东西,对吧,通过臆想来暗示一些东西。有些人很直接的希望一个场面越残酷越好,记录的技术越高级越好,然后他把一个非常残酷的,可能残酷还没开始,已经完全照下来了。

我拍的一般都是城市,我就叫它欲望城市。总体上,我们现在这个城市,特别是生活的这个,就像一个玻璃容器一样,彼此都能看到,但彼此都触摸不到。彼此都是在自己封闭的空间里面在疯狂。特别在都市,现在物欲横流的,这种欲并不只说一种色欲,还有其他的,比如利益的欲望、金钱的欲望,还有一种权势的欲望都是这样。好像整个全民逐渐地加入一个欲望大军一样,在整个地球上扫来扫去的,就是这样子。

摄影对于我来说,实际上是两个脉络。我一直是以它谋生的。还有我一直是以它来表达或者荣耀我自己,荣耀是客观存在的,有一些不同程度的荣耀,所以荣耀这个事情,实际上也不过分。个人的荣耀和一亿个人的荣耀,完全是两回事,每个人都有荣耀,你取得博士学位你也是可以荣耀的。我觉得我就擅长这个,如果我离开这个,我还能够干什么呢?

我在摄影中确实也会自我欣赏,有的时候,自己有一些新照片,当别人还没有看到,我自己看了的时候,确实有一些我觉得很好的,我确实很满足,甚至跟我家里人说,我无所谓。

像我这种摄影人,一个是我确实觉得这张照片好,当时肯定是被某一个情节所打动了,艺术能够感受才能够最后表达出来。表达出来之后还能够被同时看到的人有一种感染力。能够让别人随着你的作品感受到你这个意思是这样,你把它表达得确实不错。甚至有一些照片,你觉得拍的时候感觉没有这么好,结果回来之后,这张照片放出来自己看得时候,这张照片很好,有些你都没有想到,那就是觉得已经是很幸福了。(实录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