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第49期_四月影会:变革在中国(上)

  下载本视频
如今活跃在摄影界、广告界、艺术届的中坚力量,很多都曾受到她的直接影响,为何她的发起者们却大多不愿谈及过往?如果不是在北京,如果没有那样一批能玩得起相机的热血青年,如果不是在那个变革中的中国,四月影会是否还会诞生?其影响是否还会如此巨大?四月影会是不可复制的,正如我们无法重演这个国家奔流如江河的历史。
  • 点击观看视频完整版
    四月影会:变革在中国(下)[详细]
  • 大师访谈——摄影家系列>>
    大师第49期——四月影会:变革在中国(上)
  • 参展的照片被配上了诗句
    当时第一年我们的诗是由赵介轩和叶文福主配,王志平配了一点 …[详细]
  • 原来照片可以这样拍
    当时这种形式主义的恢复实际上是对文革的一种抵制和逆反…[详细]
  • 展厅充满了人味
    我们不但把场租用门票三分钱付清了,居然还剩了大概1000块钱… [详细]
  • 新华社的人集体退场
    那时候研讨会基本上都否定,是带有批判性的态度把我们招去 … [详细]
  • 胡耀邦说没问题
    当时新华社内参对我们压力非常大,搞不好就是地下的,非法的 … [详细]
  • 政治压力消失了
    这是一种策略上的一种需求,并不是真的想跟他们要钱 … [详细]
  • 登堂入室后的内部分歧
    民间的那种野性、那种自然、那种纯粹性和那种浪漫性反而差了 … [详细]
  • 历史使命完结了
    我们不愿意被谁招安,挂在别人的名下,让别人审查 … [详细]
  • 四月影会的流变
    如果它给历史留过什么遗产,是它的精神,而不是一个山头… [详细]

转播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

  • 节目介绍
  • 访谈实录
  • 编导手记
  • 顾问委员会
  • 制作团队
  • 联系我们
  • 合作单位

「一点说明」

本期节目的完整实录请点击以下链接:

李晓斌:摄影,人民的视角为历史存证

金伯宏:摄影,用幽默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状态

凌飞:摄影,最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鲍昆:摄影是一个新型的现代性的话语工具

罗小韵:凭着摄影爱好和对艺术的追求走到一起

徐勇:摄影艺术存在的价值是创造

实录按照采访的顺序呈现,以下为采访实录精彩摘要

李晓斌:摄影,人民的视角为历史存证

摄影对我来讲就是一种记录,一种生活观察的方式。你把你的生活,你的岁月,用照相机把它给真实地记录下来,它可以为历史存证,为历史作证,而为历史作证又不仅仅是一个为官方的意识形态的去宣传,完全是一种人民的视角。

我用摄影的这种方式记录一些跟官方的政治宣传的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东西,是来源于我们民间,我们生存的环境,我们的空间,我们所经历发生的事件,比如说四五。你我活着的时候就是一堆肉,移动的肉,死了就是一把尘土,什么都不是了。但是我们有可能给社会留下一些财富的话,是我们精神和文化的东西,就是你的作品,它的寿命会超越你的寿命几十倍百倍甚至几千倍,会成为人类文化的历史和遗产,那么你的人生就有意义了。

虽然说我不选择最好的照相机,也不选择最好的胶卷,我对自己的定位我非常清楚,我从来不说自己是摄影家,我就是一个自由摄影人。

我的摄影第一不依附任何的意识形态,不管是中国政府的还是西方的;第二,不迎合西方的文化口味;第三,不以艺术为目的,觉得自己是艺术家。这是我的原则,我基本上这种想法按照朱大可先生的话说,就是作为社会人类学一种态度去做摄影,就是一个你考察的工具,思考的工具,有可能有幸给未来留下点作品,给后人留下点见证。

如果拿照相机的话,还是多少应该有一点责任感、使命感。你按快门的时候是能够打动你的时候,有所感染的时候再去按快门。否则,我觉得我这个年龄浪费不起。

到我们这个年龄,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自爱。老,要知耻,不能老不知耻。现在年龄人没关系,年轻人不知耻可以有改正的机会,还有10年、20年、30年,犯错误还可以改,从大狱里出来了还是一条好汉。可是我们这个年龄五六十岁了,你再从大狱里出来你就瞎了,什么都做不了了。所以说到我们这个年龄应该避免犯错误,避免犯错误最大的一条是什么?就是拒绝诱惑。

现在很多都是小人得志,好多就是炒出来的。我觉得真正做人还是应该实实在在的、平平安安的、快快乐乐是福,不做那些虚的东西。这是做人的准则,我对摄影的准则也是这样的,就是要实实在在的。[完整版实录]

金伯宏:摄影,用幽默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状态

摄影作品一直在一个客观和主观之间在徘徊,比如说艺术摄影表达自己个人主观的东西,其实摄影更多的是表达客观的。真正一个好的纪实摄影应该有自己的特别重要的观点,自己的爱憎,自己的情感在里面。

其实我个人也走过一段弯路,我曾经也想学习模仿前辈黄翔、吴印咸他们的路,1971年的时候我就从长沙一直到武汉往下走,庐山、九华山、黄山、千岛湖,跑了两个月花了40块钱。这对于人生的经历来说是很好,但是摄影上没有太大的收获。我发现我走这条路走不通,我很喜欢大山大川,但是真正能够启发激发我的摄影灵感和热情的还是生活在周边的这些人。后来我发现我花了这么大的经历,跑了大半个中国这么跑一圈,其实我还不如跑跑动物园,跑跑天安门广场,跑跑天坛、故宫,拍点我周围生活的人。

为什么我喜欢到那些地方拍,因为那些地方的人是生活在一个公共环境中的人,他往往会表达自己最原始的东西,你去拍照也不会受影响,因为你在那拍照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大家都在那拍照留影。

另外从性格上来说,我不是太阴暗的性格。即使中国老百姓咱们说很土,有很多陋习,但是我还是善意的,我比较喜欢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状态,比如说多生子女那张照片,其实这是一个社会陋习,生了这么多,这不是咱们提倡的,另一方面我觉得为什么我要这么拍呢?我拍出来的画面让人觉得还挺好玩的。多生子女不是什么,我有点玩笑人生的感觉,用比较幽默的感觉来表现这个事情。这可能是我的一个追求。

摄影是我起家的根本,摄影的意义有不同的方面,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所有的摄影。对于我来说就是时间越久价值越大。往往摄影当时拍的时候你没有发现它的价值,后来你会发现你成为历史的一个部分。作为一个摄影人应该有那种敏感,有那种历史感。你生活在这个时代,别辜负了这个时代。[完整版实录]

凌飞:摄影,最重要的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摄影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视觉媒体、载体,只不过现在又要拍电影,又要弄剧本,还要弄别的事情。

摄影对于我的意义和原来是一样的,没有改变。我能够通过摄影,通过一个静止的画面,来反映我对事物的一种感觉、感知和感受。我想表达我自己对事情的看法,它是一种纪实性的也没有问题,自然主义也可以。刚才看到我的照片,脸上刷红漆,那个也是我的感觉。那个感觉和以前又不一样了,我是让每个人选择一个颜色,我说你为什么选择这个颜色。他说我选择红色因为我喜欢热烈我心情很热烈;我喜欢黄色因为我是很疯狂的;我喜欢白色因为它是淡淡的不那么重。他们选完以后,拍完照片以后,我根据他的想法拍他的照片,我根据他的剧本把颜料洒在他的脸上,这是我对他的感受,这也是摄影。

现在很多人说搞摄影的不好,一说照相,照相算什么呀。照相谁不会照,那么多机器。比如关于电影,以前所有人把电影看成非常难的东西,现在小摄影机,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拍电影,有什么不好。包括以前坐汽车那么难,现在所有人都可以坐汽车,买汽车,有什么不好。正因为有了这个东西,下一个更崭新的东西才会有。你老赶牛车,永远也开不上汽车,你永远造不了更好的行驶器。

现在大家都能照相,对摄影要求更高了,大家都能照,谁能照的更好,谁能照的更有艺术,谁修养更高,谁的学问更高,谁的造型能力更强,谁是大师。这才是难处呢,给现代的人提出非常多的要求。不要以为摄影太简单,而且也不要都跟着大师的脚步走,我是这么看,要跟着自己的脚步,借鉴别人的东西。

其实人的能力是非常多的,只不过是因为你要考虑你的成名,考虑你的收入,考虑你的地位,考虑你的声望,考虑你不在的时候你的历史,所有人都要做出成就来,这是一种考虑。实际上人是很能创造的,人的创造力非常强。以前在五六十年代,当年非常前卫的东西,现在已经变成生活用具了。那时是非常精彩的想法,现在已经变成很普通的想法。法国有一个时装设计师叫让。保罗。戈尔捷,90年代还属于前卫的,现在都代表法国了,他的东西被法国普遍接受了。人的才能,我觉得是展开的,当然你专攻一两项更好。人要有情绪吧,不要把自己埋没了。[完整版实录]

鲍昆:摄影是一个新型的现代性的话语工具

摄影是有艺术的属性,但不能把摄影只理解为一个艺术,这个从80年代我就反对,到现在越来越坚定,因为摄影就是和纸笔一样的一个我们说话的工具。你要是这样来理解摄影,摄影就会在未来的历史中发挥特别巨大的作用。实际上只是我们中国出现了只把摄影看作是艺术,实际上全世界,人类的现代史,摄影术发明以后,对人类的历史进程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它在信息传播等等方面,非常大。图片也是一种公器,为社会的公正。但是你把摄影要理解为只是一门艺术的时候,它这些作用都没有了。让所有拿着相机的人全去跟吸毒一样不务正业了,去自慰、自娱自乐。实际上照相机反而变成了阻断你和社会进行联系的工具,我想做的工作就是让这个照相机和每个使用他的人和社会之间,更多地嫁接起关系来。 这是摄影这个媒介的价值所在,它就是一个新型的现代性的话语工具。

纸和笔这东西是包罗万象的,它可以写情书,可以写颂词,可以写追悼文章,摄影照相机是一样的,也就是这些功能。你说它有娱乐功能,你平常自己玩玩,但是我们不希望把社会主导成一种娱乐化倾向,我们抵制社会娱乐化倾向。因为娱乐化背后,它是集权的不公正的最好的障眼法。它是一种毒药,因为我们社会太需要一些公正的价值,我们希望这些年轻人,你们拿着照相机的时候,娱乐自己的时候,还有一层意识,你应该做些什么,为未来的公民社会做一些贡献。

现在年轻的摄影人中,出现了一种新沙龙主义,新形式主义特别讨厌的。我看这帮小孩,假装自己特深刻,特艺术,特哲学。拍自己,拍裸体,拍自己身体。其实这东西是在西方过时了多少年的东西,在我们这刚时髦。为什么说它是一种新沙龙,其实沙龙的东西它切断了生活,它把媒介最后变成了一种观赏性的,玩乐性的东西,它切断了这种它和生活同步的关系。而这些小孩们玩的这套走的这条路子,只是说他看不起过去旧的老家伙玩的风景,他现在玩的都是这套。

其实你看最终它这个东西跟生活没关系,一跟他们交流,这些小孩就说跟我自己有关系,我自己难道不是世界吗。这不都是废话吗,你表面听这种话,在80年代特别前卫,我要发现自己,因为那是刚从群体的专制主义时代走出来,那时强调个人价值,我当然推崇你了。今天我们现在面临更新的,而恰恰这种集权利用这种极端个人化来维护他统治的时候,你再跟我来这套,我就不高兴了,我就觉得你的思想应该还有更多公共的社会价值。[完整版实录]

罗小韵:凭着摄影爱好和对艺术的追求走到一起

我是1968年12月去山西插队,在那当了五年农民。1973年年底回来,当时家里正好有台相机,很老式的,就自己学着玩。正好周围亲戚朋友中有拍照的,也喜欢拍照,都是业余。1974年在家待业一年,就学着玩,也到各地拍拍,什么房山啊。后来在《人民中国》有一个叫黄祥坤的专业摄影记者,拜他为老师,经常跟他交流一下。从业余爱好到专业到现在,摄影基本上伴随我的一生。摄影最重要的还是一种载体吧,它区别其他艺术手段,更主要的是记录,真实的记录。因为绘画这些都可以人为地往上画,但是现在PS的手段也很多,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种记录,有别其他艺术形式不一样的地方。它更主要的功能是记录。

四月影会不是一个机构,也不是一个很严谨的组织,就是一帮摄影爱好者,大家组织起来办个影展而已。基本上这个组织是围绕这个展览,办了三届。在展览前,大家送稿也没有评委。有了七八个、十几个人大家看一看选一选,它不是一种机构,只是一种很松散的,大家凭着摄影的爱好走到一起。

四月影会基本成员几十年过去了,还是跟当年一样,对艺术的追求,这个大家一直能坚持到现在,挺不容易的。不会为了钱去做某些事情,职业的操守和道德的底线,几十年,大家一直坚持下来的。它是一种精神,不是什么机构,是一种精神的延续。对艺术的追求,对坚持自己的观点,对艺术创作,有自己的风格,不是为了某些目的才去搞什么创作。

不管做什么,出发点不要太功利。真正好的作品要用时间把它完成的,因为像我做人文地理,很多你要花时间的,要沉的下去,忍得住寂寞。这个很重要,真正好的作品,那是要用时间换的,不是说今天出去拍两张,明天得个奖,得奖这个东西不意味着什么。得了大奖也并不见得你有什么艺术价值,现在展览很泛滥,比赛很泛滥,没有什么意义。[完整版实录]

徐勇:摄影艺术存在的价值是创造

摄影对我来说也可以说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自己的兴趣所在。摄影在它漫长的一百多年历史当中,最重要的它扮演了一个纪录的角色,它不纯粹是艺术。艺术对于整个一百多年的摄影史来说只是极少的一部分,在中国主要把摄影当做创作工具,是在90年代以后。

80年代对于中国整个当代摄影的历史来说很重要,是开始自觉清醒的阶段。但是这种阶段由于文革甚至追溯更久远的历史,整个中国2000多年来的文人精神,把艺术,把文艺作品当成一种文艺再造的工具,当成一种改良社会的工具,体现一种社会的责任和正义。

但是摄影是不是就应该是这样,艺术的本体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就是一种工具论的东西。过去你批判文革时期,把摄影作为一种政治工具,后来你自己又试图把摄影作为一种工具去改良社会,改变社会。当然这种工具从摄影的特性来说,没有问题,作为信息传播意义上的作品是没有问题的,完全没有问题,特别是在纸媒时代。纸媒时代通过摄影的方法把一些社会的事件,把一些社会的大家需要关注的问题揭示出来,把它传播出去,引起社会公众的关注,这个价值非常高。

我并不否认摄影工具与生俱来的纪录摄影的特质,但是纪录摄影是从摄影发明一开始这种方法就已经使用了。一直到今天,可以说无论中外,无论以前和今后,大家都要使用这种方式。这种方式从信息传播意义有价值,但是归根到底艺术它存在的价值是创造。这就是艺术存在的一种理由,是对现实的一种突破。

照相机是人为操作的工具,不可能完全真实地反映你所拍摄的对象。你只是一个面,一个点,一个局部,不可能全面,还有你的选择。所以我觉得摄影这种工具,最终在照片呈现上,让读者、让观众看到的最重要的画面,跟你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是最真实不虚的,是摄影特殊的媒体有别于其他摄影媒介的重要特征。你不能跨越对象和你之间的时空关系,其他媒介可以,绘画、雕塑都可以,不用遵循咱们面对面。

在面对面的时候,任何一种导演都可以。但是就看你是把自己的摄影当成什么样的功能来处理,如果你把它作为一个艺术创作的功能,无论你摆,你拍,你用PhotoShop改变,都是可以的,没有问题。但是你要把它定向为一种社会记录,一种自然记录,一种科学记录,任何的导演摆布可能都不行,这就是两种不同摄影的区别。[完整版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