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第44期-叶曼:一叶莲舟曼妙时

  下载本视频
她是当代中国少有的将儒、道、释文化精髓融会贯通的国学大家;她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周游列国,却在晚年回到祖国大陆,讲学开课,乐育英才;她身体力行,创建了十余所希望小学,为贫困山区的儿童点亮知识殿堂的第一盏灯;她著作等身,从阐述经典到谈佛论道,让国人领悟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 点击观看视频完整版
    叶曼:一叶莲舟曼妙时[详细]
  • 城南旧事
    身为世家之女,叶曼的童年时代生活得优容快乐 …[详细]
  • 乱世佳人
    我母亲说,你得结了婚再走,不然的话,这么长途旅行不成…[详细]
  • 一世佛缘
    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传业解惑,这是知识分子应该尽的责任… [详细]
  • 拈花传业
    佛家与其说是宗教的,不如说是人生哲学…[详细]
  • 书读万卷
    几乎是开卷都给你一种刺激,都给你一种新的思想的挑衅…[详细]

转播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

  • 节目介绍
  • 访谈实录
  • 编导手记
  • 顾问委员会
  • 制作团队
  • 联系我们
  • 合作单位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标题引自叶曼与林清玄清谈时所讲。林点评道,"一个人随时随地可以死去,是多么潇洒,而一个人每一步都往活的地方走,是多么勇毅。"

那么,叶曼何人?

一言以蔽之,"97岁的台湾女国学大师",这听起来不太接地气儿。倒不如把她丰富的履历、智慧人生的见解,花些篇幅慢慢道来。(可以迷恋姐,姐很像传说。)

小时候,母亲把她的八字拿去请人批流年,"一辈子劳碌命。"

读书时代,从最文的到最武的便都有她一份。"每当我初学一门东西时,总是日以继夜,废寝忘餐。一本好书,一位好朋友,一场跳舞,一番牌战,我都心甘情愿地熬到天明,执著恋栈。"

到了北大以后,"我紧张地在那座红楼赶,赶了一堂又一堂,闹到后来,几乎忘记自己主修的到底是哪一科。"

出了学校,她在薪高事简的银行做事。同事们串门聊天喝茶看报,她却用三年时间修炼成"老夫子":学会作诗填词,读完《四书》《史记》,替人作红白对联,写八行书,都不在话下。

那时候,丈夫田宝岱也在银行做事。"他真是一个地道的书生,他就是烧了饭来就吃就是了,至于这饭怎么来他不管。"

——"这个世界趋势是慢慢的世界化,一个人必须有周游列国的经历。唯一的办法你考外交官。"

——"这个外交官怎么考?考九样东西,我只懂三样。"

——"那没关系,现在还有一个礼拜,你每一天补一样,你就会考上的。"

正是这样一段对话,开启了叶曼跟随先生35年的外交官生涯。从美国到日本,再到菲律宾,东南西北跑了几万里。

洒扫庭除,洗衣做饭,例行家事。家庭主妇的本分之余,她还去芝加哥大学听课、去西北大学夜校学语言、帮朋友做贸易。

为何如此奔命?

她说,"我不敢希望彻悟涅槃,只想死时落个明明白白,所以一定要在我目明耳聪时多听多读多想,每天睁开眼,便急着想学习,恨不得把天底下的学问一口吞下肚。我读《圣经》,看佛经,习老庄,听牧师传道,听居士谈禅,听朋友谈哲理,东碰碰,西摸摸,希望有一天能够触到了机钮,探得了消息,然后可以长长吁一口气,说声:"哦!原来这就是人生。"

"女超人"教育起孩子来,也很有办法。都在国外念书,但她规定"进家门不准说一个英文字".孩子们要打架了,就问妈妈可不可以给10分钟。因为要对骂,中文不知道骂什么好。她就看着表,十分钟,你们可以完了。

如今,叶曼和先生都是90多岁的人了,只会用英文对骂的孩子们也都做了祖父母。

"有钱吗?没钱,但是不知不觉地又过了一段,又过了一段,就这么过到现在。会怎么样呢?不知道。我就想着,天底下的事情,没有过不去的事。只要不害人,不闯祸,问心无愧。自然而然,有时候说不出来,山回路转就有人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