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第40期-于蓝:一片丹心向阳开

  下载本视频
她是《翠岗红旗》中深明大义的向五儿,她是《林家铺子》里令人痛彻心扉的张寡妇,她是《革命家庭》中坚韧刚强的周莲,她是《烈火中永生》里英勇不屈的江姐。她是于蓝,亲历和见证了新中国电影发展历程的著名电影艺术家。
  • 点击观看视频完整版
    于蓝:一片丹心向阳开[详细]
  • 不能给日本人做事
    亲历了亡国之痛的她一心投奔抗日救国的队伍…[详细]
  • 到延安的日子我记得很清楚
    拿着一把油纸伞悄悄的出走…[详细]
  • 八年从来没想到要回家
    延安的一切对于蓝来说,艰苦而新鲜,充实而快乐… [详细]
  • 第一部电影我不满意
    于蓝对自己的电影处女作《白衣战士》有颇多遗憾…[详细]
  • 于蓝的成名作《翠岗红旗》
    《翠岗红旗》开拍,这一次她迎来了艺术上的春天…[详细]
  • 22大明星
    1962年于蓝入选“新中国22大人民演员”…[详细]
  • 无法超越的江姐
    于蓝的江姐似乎是无法被超越的…[详细]
  • 最黑暗的那一年
    1974年,意外受伤让她过早告别影坛…[详细]
  • 复出时已经60岁
    60岁的于蓝受命组建儿童电影制片厂并成为首任厂长…[详细]

转播到腾讯微博分享到QQ空间

  • 节目介绍
  • 访谈实录
  • 编导手记
  • 顾问委员会
  • 制作团队
  • 联系我们
  • 合作单位

只有甜蜜,没有痛苦

《奥普拉脱口秀》落幕了。在“告别秀”中,奥普拉•温弗瑞,这个电视史上难以复制的传奇女人动情地说,“这档节目带给我的,只有甜蜜,没有痛苦。”

别误会,今天开始推出的老艺术家系列专题,和奥普拉没有关系。只是对这句“只有甜蜜,没有痛苦”感同身受而已。每每,把手记憋到最后,边捯饬专题各种细碎,边间歇性码字。有点儿释放和抽离情绪的意思,难免挂一漏万。打开一个空白文档的结果唯二:打败它,或者被它打败。

跑蹄了,就地打住。

从今天开始,《大师》进入系列模式的第二弹:表演艺术家——“永远的江姐”于蓝、“中国第一硬汉”杨在葆、“演而优则导”的于洋、“从龙套跑成中国反一号”的葛存壮,这些老演员的熟悉面孔,你们会陆续看到。

最要感谢的幕后顾问是老嘎葛存壮。

从最开始找晓雯要到电话,开始联络。第一次天南海北的一顿侃,大概是“你还知道穷街啊”让老嘎欣喜了一番,答应接受采访,不仅对着日程给我排期,还“买一赠三”地推荐了他的老哥们姐们于洋、陈强和谢芳。

老嘎在北影小区里头的人缘儿很好,“你找他们去,就说老嘎说了,老哥们老姐们的,都出来支援一把。”

提起已经约好的于蓝,他嘱咐一定要想办法找到“田方百年诞辰、于蓝九十寿诞纪念会”的三卷画册。

提起一直在理疗腰椎间盘的于洋,老嘎嘱咐一定要反复游说,“生病了以后他有点儿懒洋洋的,你们别太累着他,注意点儿就行。”还给我讲了一段儿文革中挨斗,于洋和杨静夫妇写小纸条藏在自行车把头,互相支撑的故事。

提起陈强,他说那才是真正的中国反一号。说起陈佩斯如何劝说老头子搬出北影小区的老房子,住进宽敞的大别墅。

然而好事总堪多磨。

相比成为采访对象,老嘎更愿意做幕后顾问。以至于后来的几次联络,他改变了几道儿主意。一时觉得自个儿不是新中国22大明星,相比于蓝、于洋、谢芳、秦怡这些老前辈,他算后辈了。二又觉得,接受过的电视台采访无数,光盘一大摞。“每次都是那些问题,翻来覆去的,没什么新东西可以说的了。”

这些话,一个偏执者是不大听得进去的。最后约成“你下午提前半个小时来,我先播个片儿你看看。如果你能提得出新问题,我们就接着聊。”

安安静静看完片儿,移步接着聊,再出门已经是四个钟头以后了。从书架上的一本《炎黄春秋》开始,到糖豆干部,去王府井排长队买果酱,到下干校时葛优带着妹妹葛佳,猫在厨房里哭鼻子,到今年下半年的全家团聚计划。有《都赶上了》这书里提过的,也有完全超乎功课之外的。老嘎拿出了几套相册,任由我们挑选照片翻拍。

大概,采访的乐趣和价值也正在这里。前期做功课,抱佛脚也好,生吞活剥也罢。老人们总是会给很高很高的回报。这种信任会延续到后期制作的每一个环节,没有一丁点儿懈怠的理由。

带着从北大图书馆借到的《苦乐无边读人生》去于蓝家,我问外头怎么买不到呢?她一下子打起精神,讲了讲前后两个出版社的插曲。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她聊得很细致清晰。老嘎提到的那三卷画册,她只有一份。还是非常信任地借给了我,当天全部扫描归还。这才有了精选出的48张

关于错过的,我也想补上一笔。咽喉炎还未痊愈的谢芳老师,93岁高龄、在家静养的陈强老师。我都没有很执著。从做功课的时候就发现,2005年中国电影百年,媒体很是追逐了一把这些老艺术家;2009年建国60周年,老人们又被镁光灯圈住;2011年建党90周年,他们又被媒体需要了:优秀的老演员,自然也是老党员。

老嘎有个段子,据说葛优成名后,他老两口在逛街时被认出来“那不是葛优他爸嘛”,老嘎听成了“葛洲坝”。后来就有了“只要知道我是葛优他爸,叫我葛洲坝都行”的戏言。这轮采访,真真切切,多亏了“葛洲坝”的多米诺效应。

八卦至此,11段视频还没有传完。这四期专题,显然谈不上巨献,但是算得上“有诚意、有新意”吧。《大师》致意的,是值得尊敬的老人。弱水三千,我们继续一瓢一瓢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