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报人系列

是谁在改变我们的世界

告诉您一位不为人知的大师

往期汇总>> mail 分享:


一个时代总有一个时代的偶像。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躬逢这个大历史的关键一页。 董桥聊胡适的时候说过,“这些民国的老人家真的要重新捧出来,因为中国不能这样断掉。因为他们是比现代的中国人更有价值的中国人,因为他曾看到另外一面的世界。”来,一起聆听老人。无意记录一些标签或者符号,而是一个个生动的、需要用足耐心予以理解的人。他们活出了尊严,值得我们尊重。世界太喧闹了,但愿我们少错过一些喟叹。也许,在一次次回忆的邀请里,每位前辈的一家之言,都有可商榷之处。但“为历史留一个存疑的版本”,是我们致意的方向…[详细]

第89期 孙旭培:行进在新闻改革的冻土带

在一个没有新闻立法的国家里,做新闻法研究;在一个视“自由”二字为异物的政治框架之下,探讨中国的言论自由之路;在一个社科学术研究有导向的体系里,艰难出版关于新闻自由的论文集……孙旭培先生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像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战斗。这是一个堂吉诃德式的勇士,他就这样孤独地行进在中国新闻自由那坚硬的冻土带上…[详细]

第88期 丁磐石、盛禹九:《中国青年》的红色岁月

2013年,一本名叫《中国青年》的杂志迎来了创刊90周年的日子,它是中国大陆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杂志,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最长的红色媒体。在它三度停办又三度复刊的过程中,数次成为扣动全体国人心弦的舆论旗手,包括“向雷锋同志学习”和潘晓的“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的潘晓讨论这样家喻户晓的文章在内…[详细]

第84期 袁鹰:《人民日报》的风云侧记

他是著名的作家、诗人、散文家和儿童文学家,作品很多都被选入中小学课本中,但他的一生中最令人关注的头衔是《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在这个岗位上他如履薄冰,因为每一篇文章都可能搅动新中国的政治神经。他叫袁鹰,一位自称“老的时候才醒,醒的时候已经老了”的老报人,见证和参与了这张报纸几十年不平静的风云流转…[详细]

第82期 周瑞金:宁做痛苦的清醒者

“皇甫平”这个名字曾经将周瑞金推向了一段历史洪流的浪尖,今年正值邓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他认为目前陷入政府太强、市场扭曲、社会太弱的改革困境,每年几万起的群体性事件冲突使基层组织失控。改革似乎又回到20年的十字路口…[详细]

第73期 曾彦修:微觉此生未整人(下)

随着中国政权的更替,曾彦修先后在广东、北京和上海工作,他的身份也从中共宣传部门高官、报社与出版社社长跌落至右派分子,再在古稀之年转型成为研究苏联崩溃历史的学者,出版了《天堂往事略》一书,总结苏联的极权统治走向灭亡的历史必然性…[详细]

第72期 曾彦修:微觉此生未整人(上)

曾彦修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具影响力的报人和出版人之一。他在19岁时前往延安,寻求抗日救国的真理。从陕北公学和延安马列学院毕业后,曾彦修进入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和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亲身经历了整个四十年代延安政坛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详细]

第70期 左方:《南方周末》是怎样炼成的(下)

20世纪80年代,左方先生主编的《南方周末》,成为读者回归人性、重返文娱生活的灵感乐园;在一个刚刚经历了法制荒芜、舆论扭曲的国度里,这份周刊勇敢又巧妙地突破了重重禁忌,带领改革中的中国媒体向新闻自由与舆论监督的理想不懈迈进…[详细]

第69期 左方:《南方周末》是怎样炼成的(上)

他缔造了《南方周末》的第一个黄金时代,他将这份伴随改革开放而诞生的报纸,送上了开启民智、呼告民生的历史航程,他就是《南方周末》前主编左方。这是一个经历异常坎坷的传奇报人,幼年丧父,一直在亲戚家寄养;参军后,在政治运动中被当做特务关押…[详细]

第68期 戴煌:做一个讲真话的人(下)

戴煌被定为“右派分子”时是29岁,1978年他重返工作岗位时已经50岁了。他人生中最精华的21年,就这样在坎坷中度过。这似乎是一个时代的悲剧,而不仅仅是戴煌本人的。所以对于他来说,反思时代和呼吁冤假错案的平反成了他接下来最重要的人生使命…[详细]

第67期 戴煌:做一个讲真话的人(上)

1957年,戴煌因提出反对“神化与特权”等论点,在新华社被打成“右派”,被迫封笔21年。1978年,他恢复新华社的职务,之后完成的著作《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和《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成为揭示中国当代政治生活的最重要的文本…[详细]

第66期 钟沛璋:一辈子·两件事

这位以毕生的心血撼动中国专制之门的老人,钟沛璋,他见证了中国百年以来坎坷跌宕的历史风云,并在耄耋之年,仍怀有赤诚坦荡的胸怀和不灭的理想火焰。本期访谈,带您走进钟沛璋先生献身新闻事业的革命人生…[详细]

微博互动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圈子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