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为省经费查档先用纸条做记号

为省经费查档先用纸条做记号

这宗档案,其实是在第4天才发现的。

它就夹在有关“共产国际”的档案里,纸色发黄,轻触感觉就会立刻破碎,边角还有以前看到该档案学者的标注,当然,这些是违规的行为。

由于这里是按照小时拍摄收费,我们必须统一到最后一天一起拍摄,所以,在看到这些重要的档案后,我们都会用纸条夹在前面作为标记。

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

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

档案故事:敬献祝词汉语俄语各念一遍

敬献祝词汉语俄语各念一遍

中华旅俄联合会会长刘绍周代表中国参加了苏俄的第一届共产国际大会,并成为列宁最早接见的中国革命者。

在《回忆同伟大列宁的会晤》中,刘绍周回忆道:“我第一次拜访列宁同志是在1919年3月,当时我正列席共产国际第一届大会,记得第一次去见这位伟大领袖时,是在下午大会休会时间……他还问我是否要在大会上发言……我回答了他的问话,告诉他准备在大会上发言,他说很好。”

从3月5日,共产国际“一大”召开第四次会议,由列宁主持。

在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首任主席季诺维也夫发言之后,列宁说:“现在请中国代表发言。”刘绍周先用汉语念了一遍祝词,又用俄语念了一遍。他的祝词,刊登在翌日的《真理报》上。

90年前,华工背负行囊准备登船

90年前,华工背负行囊准备登船

两名列席代表只有发言权

列席共产国际“一大”的另一名中国代表是华西里·亚历山大罗维奇。

其实他是一个中国人,年幼时母亲病故,无依无靠,流浪在哈尔滨。哈尔滨离俄国不远,这座城市里居住着许多俄国侨民。一位俄国医生喜欢这个孩子,收养了他,给他取了俄文名字“华西里·亚历山大罗维奇”——他原本叫“张永奎”。

俄国医生把他带回了俄国,从此他在俄国长大。他参加了旅俄华工联合会,当选为该会莫斯科分会主席,成为仅次于刘绍周的中国旅俄华工领袖。

刘绍周和张永奎不是共产党员,所以在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只是列席代表,有发言权,无表决权。

扛着炮弹的中国劳工

扛着炮弹的中国劳工

大会发言赞扬五四爱国运动

在共产国际“一大”之后,1919年11月19日,列宁在克里姆林宫又一次接见了刘绍周。

1920年7月19日至8月7日,列宁主持召开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已成为俄国共产华员局一员的刘绍周第三次见到了列宁。刘绍周在7月28日的第五次会议上,作了发言。列宁很注意地倾听了刘绍周的发言。刘绍周很清楚地用俄语说明了当时中国的形势:“1918年底中国进行着激烈的国内战争。南方成立了临时革命政府,其目的是与北京(北洋)政府作无情的斗争……”

此外,刘绍周还介绍了在中国发生的五四运动。刘绍周在发言即将结束时,说了一段颇为重要的话:“援助中国革命不仅对中国本身具有意义,而且对全世界革命运动也具有意义……”

刘绍周是俄共华员局中的出色代表,一次意外的受伤导致他失去了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的机会,1920年回国后他先后在中东铁路等任职,1940年6月任中国国民党政府驻苏参赞。195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任外交部顾问,1970年7月18日在北京病逝。

莫斯科近郊中共六大会议会址的资料照片

莫斯科近郊中共六大会议会址的资料照片

派人回国北大密会李大钊

俄国共产华员局除了领导旅俄华人党员开展工作之外,还于1920年夏天派出一名党员回国同孙中山建立了私人联系,并派出将近10名党员回国同国内的革命组织建立联系。

其中,最著名的是作为小组翻译人员,陪同魏金斯基(注:共产国际派往中国的代表,中文名字是吴廷康)来华帮助建党的杨明斋。

杨明斋原本就是该组织的负责人之一。他陪同魏金斯基来到北京大学与李大钊会谈。经过几次融洽的交谈,取得了建党的共识。8月,上海共产党小组发起组成立,杨明斋为重要成员之一,并当即由俄共(布)党员,转为上海党小组成员。他还参与创办党小组的喉舌《共产党》月刊,同时出任中俄通讯社社长,将京、沪的情况通报莫斯科。

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工作人员合影

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工作人员合影

档案意义: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当桥梁

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当桥梁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玉贞说,刘绍周在共产国际的会议上的这番发言,表明了刘绍周是第一个在共产国际上亮相的中国人,对于帮助共产国际了解中国情况,重视中国革命,起了很好的作用。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黄黎认为,俄国共产华员局,是早期俄共(布)和共产国际对中国建立共产党的组织核心和联系俄中革命的纽带。

事实证明,他们成为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骨干力量,自觉地充当着桥梁和纽带,推动着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向前发展,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中共中央派任弼时前往莫斯科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

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任弼时与周恩来合影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