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故事:没有任何国际背景 原先并未被看好

没有任何国际背景 原先并未被看好

对农民运动的重视,令共产国际注意到了毛泽东,并在后来一步步扶持他。但毛泽东一开始并不是共产国际指定的领袖。

由于特定的历史条件,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相当一段时期内中国共产党的领袖选定必须得到莫斯科的批准。

正如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主任兼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在《苦难辉煌》一书中所介绍的,“中共一大选举陈独秀为书记,事先得到共产国际认可……中共六大总书记由向忠发出任,因为斯大林看中了他的工人身份。六届四中全会后王明掌权,则完全出于他背后的国际特派代表米夫。唯毛泽东无任何国际背景。”

他没有去过俄国,也不会俄语。那么,这是一篇什么样的报告,它是如何出炉的?

青年毛泽东

青年毛泽东

步行32天他下乡了解农民疾苦

按照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撰的《毛泽东传》一书记载,1923年,孙中山与苏俄政府特命全权大使越飞发表了联合宣言,国共合作逐步深入开展,农民运动也因此在广东迅速发展起来。

1924年,毛泽东一方面被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叶楚伧排挤,一方面积劳成疾,于是不顾半个月后即将召开的中共四大,举家迁离上海,回湖南老家韶山冲养病。

1926年下半年之后,伴随着北伐的胜利进军,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从广东向湖南、湖北、江西、河南、陕西、四川、广西等省快速扩展,农民会员发展到近千万人。而这期间,毛泽东更多地与农民在一起。

据《毛泽东传》记载,1927年1月4日至2月5日,毛泽东身着蓝布长衫、脚穿草鞋、手拿雨伞,迎着凛冽的寒风下乡了。他从湘潭、湘乡到衡山、醴陵和长沙等县考察农民运动,历时32天,行程700多公里。

正是这次深入农村,为他撰写《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国内报刊当年刊登《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国内报刊当年刊登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考察发现“闻所未闻”的奇事

农村革命的沸腾生活像磁铁一样吸引着青年毛泽东。在考察中,他广泛地接触和访问广大群众,召集农民和农民运动干部,召开各种类型的调查会,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亲眼看到许多过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事。

毛泽东在报告中写道:“在湘乡县,我看到地主的体面威风,扫地以尽。地主权力既倒,农会便成了唯一的权力机关,真正办到了人们所谓‘一切权力归农会’。”

连公婆吵架的小事,也要到农民协会去解决。一切事情,农会的人不到场,便不能解决。农会在乡村简直独裁一切,真是“说得出,做得到”。

外界的人只能说农会好,不能说农会坏。土豪劣绅、不法地主,则完全被剥夺了发言权,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留在乡下的小劣绅怕打入另册,愿意出十块钱要求参加农会,却被农民严词拒绝。

毛泽东在报告中记录,好些中小地主、富农乃至中农,从前反对农会的,此刻求入农会不可得。“我到各处,常常遇到这种人,这样向我求情:‘请省里来的委员作保!’”

“从前拜倒在绅士权力下面的人,现在却拜倒在农民权力之下。无论什么人,都承认去年十月以前和十月以后是两个世界。”

轰轰烈烈的农村革命

轰轰烈烈的农村革命

大开眼界农民运动让他看到新天地

按照《毛泽东传》里的记载,在韶山,毛泽东听说长期骑在农民头上的土豪劣绅家小姐、少奶奶的牙床,农民也可以踏上去打滚。在白果乡,人们告诉他,妇女们成群结队地涌入祠堂,一屁股坐下便吃酒席,族长老爷也只好听便。

在许多地方,他还看到农会从政治上打击地主,给他们戴高帽子游乡;在经济上打击地主,不准他们加租加压,不准他们退佃。

农民们还推翻了过去维护封建统治的都团机构。农会组建起自己的武装——纠察队和梭镖队;农民还禁烟禁赌,组织起来修道路、修塘坝等。

一切似乎都翻了个过儿,一切又似乎才刚刚开始。这些新鲜活泼的生动事情,使毛泽东大开眼界,并为之兴奋不已。社会上出现了对农民运动的种种攻击,也使他忧虑不已。他看到了一个新天地,对农民运动的认识更清楚了。

1927年2月5日,毛泽东回到长沙,不顾疲劳,夜以继日地整理调查资料。经过几天奋战,终于整理出了报告初稿。

《战士》周刊首次刊登了报告的部分章节

《战士》周刊首次刊登了报告的部分章节

档案意义:通过革命实践毛泽东受肯定

通过革命实践毛泽东受肯定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章百家认为,这份《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俄文版是很有价值的史料。

这些史料进一步证实了苏联和共产国际早期就注意到毛泽东,并对他有相当高的评价。

许多人以为,毛泽东长期受到苏联和共产国际的排斥,这种看法恐怕是在上世纪60年中苏关系恶化之后才逐渐定型并广为流传的。

其实,中国革命与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关系非常复杂。由于两国的国情有很大不同,斯大林、苏共和共产国际对中共土生土长的领导人确实心存疑虑,但他们也逐渐认识到中国革命要走向成功,必须由熟悉中国国情的领袖来领导,而苏联指派和信任的中国领导人并没有这种能力。

无论在感情上是否愿意,苏联和共产国际还是接受了毛泽东,并支持他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领袖。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

毛泽东坚持己见 中共不为苏联左右

中共的诞生,离不开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影响,但无论存在怎样的机遇,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共产党也不可能走到1949年。

杨奎松说,斯大林两度明确承认苏共曾错估了中共的实力,误以为革命不会成功,因此干扰了中国革命,如果不是毛泽东在很多情况下坚持己见,一次又一次地坚决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中共即使能够成功度过八年抗战,也很可能被苏美两个大国引导到与国民党妥协的道路上去,成为执政的国民党的附庸。

毛泽东的成功之处在于,绝不跟着莫斯科的指挥棒转,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共领导人,始终保持着独立自主的心态和特性,他们相信自己的革命具有特殊性,正是这种心态让中共迎来了它的1949年。

报告发表的纪念版画

报告发表的纪念版画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