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故事一:第三所红校 首次迎来中国访客

寻档记录:海参崴寻档报道计划外的城市

原本的行程是没有海参崴的,因为拜访的多位党史专家认为那里没有我们需要的档案。

但是,俄罗斯文学研究者蓝英年告诉我们,他早年在海参崴远东国立大学教书时,曾在当地档案馆发现有关中俄党校的档案,他建议我们去看看。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研究室主任徐云根的想法和蓝英年不谋而合,他说:“为什么不去找找看呢,不管是什么,都是新鲜的。”

于是,海外寻档的“终极”行程表上就多了一个城市。

蓝英年给我们介绍了远东国立大学的几位老师。可惜,联系方式只有电子邮箱。邮件发出后,我们只能等待。

一个礼拜过去了,终于,一位名叫娜塔莎的老师回复了我们。她说她教的是中文,不研究历史,但会尽力帮忙。

于是,在我们还没有到海参崴时,娜塔莎不仅提前帮我们联系了当地档案馆的馆长和管理主任,还找了一位中国留学生当我们的翻译。

俄罗斯国家滨海边疆区档案馆中档案

俄罗斯国家滨海边疆区档案馆中档案

这里是向中国派遣使者的始发站

4月初,我们离开飘雪的莫斯科,来到海参崴。这座远东的海边城市很小,隶属于滨海边疆区,常住人口只有65万。

查档工作在滨海边疆区档案馆进行。这是一幢风格古朴的红砖小楼,窗口很小,乍一看还以为是个小工厂厂房。

据说,这与当年沙皇彼得大帝的一句话有关,“冬天,远东地区很冷,要把窗户造得小一点。”于是设计师们都把小窗口作为设计标准,红楼伫立在海边,颜色很是鲜艳醒目。

这个档案馆于1923年3月建立,起初命名为滨海边疆区州立档案馆。1994年1月1日的统计数据显示,这座档案馆的档案已经超过300万件。

馆长亚历山大说,海参崴曾是共产国际向中国、朝鲜派遣“使者”的始发站。不过,从未有中国学者来这里查找中共的档案

他说,虽然对中共建立给予过帮助的尼克尔斯基和魏金斯基都曾在海参崴工作,但他们的档案都被收集到莫斯科和鄂木斯克了。目前馆内能够提取的中共早期资料,就是中俄党校的档案了。

向中国派遣使者的始发站

向中国派遣使者的始发站

当地华人太多建校培养基层党员

亚历山大说,尽管这所学校已经不复存在了,甚至连遗址也找不到,但透过这些泛黄的档案,还是能让人感受到,中俄党校的命运和海参崴这座城市一样曲折。

海参崴在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被沙俄占领,更名为符拉迪沃斯托克,意为“控制东方”。苏联解体前后,它一直是滨海边疆区首府,远东第二大城市。

几乎是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开始,中国人就是这个城市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俄共(布)滨海市委十分重视当地华人,他们甚至把对这部分居民进行政治启蒙教育当作当时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他们发行中文报纸,吸引当地中国人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还打算成立专业学校,培养基层党员。

按照《中国列宁共同党校联共布基层组织》和《远东边疆区中国列宁高等学校》资料显示,早在1925年7月4日,俄共(布)滨海市委就决定:在滨海市苏维埃党校成立中文部。

当时中文部有15名教员,他们被分别派往俄罗斯的其它高校进行培训,这就是中俄党校的雏形。

魏金斯基从这里出发到中国

魏金斯基从这里出发到中国

历经三次重组成远东唯一中文学府

中俄党校从滨海市苏维埃党校中文部,演变到中国列宁高等学校,经历了三次重组。

第一次重组是在1929年初,根据联共(布)远东边疆区委员会决定,中文部被重组为中国边疆区苏维埃党校。

苏联方面作出这个决定有以下几个理由:第一,在远东,特别是滨海区,民族问题有政治色彩。第二,中国工人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第三,吸收中国工人入党的速度太慢。

重组后,学校领导还制订了很大的计划,希望为每个有中国人的行政区培养不低于五个党员。到了1933学年,学校学员达到了500人,其中工人占了八成以上。

可是,绝大多数学生不能顺利毕业。在1929第一个学年中,96名学员只毕业了15人,第二年151名学员只毕业了35人,而第三年的182人中只毕业了51人,毕业率连30%都不到。

于是,1933年初,学校被重组为高级共产主义农业学校。没过多久,联共(布)远东边疆区委员会通过决议,把几个学院的中国部统一起来,建立远东中国列宁高等学校,成为苏联远东边疆区唯一的中文学府。

尼克尔斯基

尼克尔斯基

两大办学层次涵盖中学到大学

那么,这所学校到底属于何种办学层次呢?按档案馆资料记载,该校主要包括两大办学层次。其中,中级班主要针对小学水平的学生强化中等教育,也就是“扫盲班”,主要学习母语中文,其次是俄语、算术、体育和军事。

这相当于我们的中职教育,主要进行技能训练和思想政治教育,学生完成该阶段以后还要参加实践工作,通常都是在重要工业城市。

修习满两年以后的学员就能进入高级学习阶段了。这个阶段主要学习社会经济学科,如国民战争的历史、工农红军的政治工作等,此外还包括共产党和共产国际的历史、中国史。

最初几年,学校打算关闭“扫盲班”,但考虑到学校的建成要依靠中国工人,而他们的普通教育和政治素质水平不高,最终还是保留了。

中俄党校第一年招生简章

中俄党校第一年招生简章

档案故事二:老档案曝光 中国学生建设远东

教员都是什么人? 必须为共产党员有些还搞科研

作为当时远东唯一的中文学府,中俄党校的两任校长也是中国人,不过,他们的中文名字我们无从考证,因为档案上留具的都是俄文名。

据该校档案记载,第一任校长斯塔康诺夫·格里高利·伊利伊奇,生于1904年,第二任校长是古依斯基·伊万·尼古拉耶维奇,生于1905年,他俩都出身于四川的农民家庭。

尽管这个学校的级别无法跟中山大学等莫斯科的高校相媲美,但在教员的招募上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他们有着严苛的条件。

据档案记载,俄共(布)滨海区市委规定,该校教员除要具有较高文化程度和至少半年的工作经验外,还要求能够熟练用中、俄文书写和阅读。更重要的一个条件是,进入该校的教员必须为共产党员。

档案显示,在1929-1930学年初,该校共有100多名学生,28名教师。“这些老师都非常优秀,14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中,中国人就占了12个,而且多数毕业于中山大学和东方大学。”管理员尤利娅·巴甫洛夫娜·苏扩夫斯卡娅说。

此外,一些教师甚至还从事科研工作。如语言学系主任A·A·德拉贡诺夫(音译)曾在语言学方面有14年的科研经验;乌鲁贝利(音译),中国国籍,是自然历史系主任,也当过翻译,用中文出版过生物地理、原子物理方面的书籍。

教员斯塔卡诺夫的个人履历表

教员斯塔卡诺夫的个人履历表

都招了哪些学员? 后备党、团员和思想进步的无党派人士

那么,这所中俄党校到底招收什么样的学员呢?滨海边疆区档案馆管理员说,该校在最后一次重组之后,招生范围有所扩大。

以前,高年级只招收后备党员和后备团员,以及思想进步的无党派人士;后来,17至35岁的农民和公务员,如果有相应的知识和基本政治素质,具有两年以上基层的党、苏维埃、共青团或者社会工作经验,也可以入学。

除了学习,该校学员还广泛参加校内外的社会工作。甚至在远东各国,包括在中国的一些重要纪念日,都举办过学生晚会,并借机宣传革命思想。他们的工作客观上为中国革命提供了帮助。

此外,很多学员致力于在当地工人之间开展消除文盲的工作。比如,有一次,在播种的时候,学校一名学生被选为孙逸仙(孙中山)集体农庄管理主席,从事消除中国文盲和半文盲的工作。

斯塔卡诺夫个人鉴定

教员斯塔卡诺夫个人鉴定

办学条件咋样? 奖学金200卢布仅够一个月午餐

尽管顶着远东边疆唯一中文学府的称号,但事实上,这个学校教学条件相对较差,因此极大限制了教学质量。

根据档案中联共(布)远东边疆局的资料显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几个:一是经常更换教学计划和项目,二是,缺少中文教学器材,设备条件差,比如,没有足够的实验室、图书馆等。

该校档案显示,1936年1月1日,该校的奖学金是200卢布,粮食补助是20卢布。可是,当年一个学生一个月的午餐费就得要156卢布,奖学金根本不够用。为此,学校领导反复写信向上级单位反映这个情况,但一直没有改善。

此外,他们还建议,增加教室,在教学中增加使用俄语的频率,以便让学生都能学会阅读俄语报纸和马列主义的第一手资料。但有关部门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学校的设施在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得到改善。

陈公博

陈公博

就业情况如何? 毕业生遍布远东成当地就业主力

虽然环境艰苦,但是并不影响中俄党校毕业生的就业前途。

“作为远东边疆地区中国列宁学校,在办学的头两年,它证明了自己的存在。它的毕业生遍布远东各地,并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都取得了成就。”档案馆的管理员尤利娅说。

其中不少毕业生还在滨海区担任人民教育部辅导员、地区执行委员会的教员。并且大概有一半的毕业生从事如军事、保卫等专业工作。

尤利娅说,当地对中层人才的需求非常大,因此该校的中国毕业生成了就业的主力军。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企业,就有近2000名中国工人在工作,其中120人在远东工厂,400人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贸易码头,150人从事城市建设工作。

胡乔木

胡乔木

档案意义:很多人学成归国壮大了中共基层

档案馆管理员尤利娅说,该校的教员和学员中,有的是由中国共产党派来教学和学习的。莫斯科太远,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到那边学习,符拉迪沃斯托克相对较近,成了首选。

学生毕业以后,大都留在了海参崴或周边地区,也就是中俄边境处。不过,即使是留在苏俄境内,他们也没更改自己的国籍,还是中国人。

后来他们中很多人回国后,将在苏俄学习的革命思想和技术也带了回去,客观上壮大了中国革命队伍中知识分子的力量。

中共一大中央局成员

中共一大中央局成员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