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东方大学旧址已成城市广场

东方大学旧址已成城市广场

2011年3月29日上午,莫斯科许多地铁站的地下通道内,都站着一些手捧白花的人,这一天,是莫斯科卢比扬卡地铁站炸弹爆炸一周年纪念日。

那次爆炸造成41人遇难。

而在“普希金地铁站”地下通道内,人数尤其多,在一面被雕刻成纪念碑的墙壁前,数十人低头默默哀悼。

我们经过了这里,这天,我们原打算去探访东方大学的旧址——如今的普希金广场。

广场,就在这块纪念碑的上方。

我们也在这里停留,献上一朵花。

这里是莫斯科的市中心,而广场正中是俄国伟大诗人普希金的雕像。

基座上刻着他著名的诗:“我给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人们走向那里的路永远不会荒芜……在这残酷的世纪,我歌颂过自由,并且还为那些倒下的人祈求过怜悯和同情。”一些崇拜者在旁边轻声朗读。

站在东方大学的旧址,已很难想象当年的盛况。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刘少奇等一大批中国革命史上响亮的名字集中地出现在这里。

他们在中国革命史上均有赫赫之功。

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中东方大学档案

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中东方大学档案

档案故事:被喻为民族万花筒中国学生最多

被喻为民族万花筒中国学生最多

东方大学全称为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创办于1921年10月,首任校长为苏勉斯基,主要为东方各国共产党培养革命干部。

据档案记载,由于当时东方一些国家的共产党组织还未建立,因此,也招这些国家倾向于共产主义的进步青年入校,学生人数一般为300-400人。据学校学员名单统计,其中中国班和印度班人数最多。

2011年3月30日,我们在莫斯科采访到了中国史研究者达利娅,她的祖父曾经在东方大学和中山大学任教。达利娅说,由于祖父的关系,她的博士研究论文就是研究这两所共产主义学校。

达利娅告诉我们,最早一批中国学员是1921年的春天,在共产国际代表魏金斯基的牵线下,20多名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员分别化装成裁缝、理发匠等手工劳动者前往莫斯科。

普希金广场

普希金广场

搭乘邮轮艰难跋涉3个月

1921年春,刘少奇与任弼时、肖劲光等人一起,从上海搭乘邮轮,踏上了赴苏俄求学的旅程。经过3个月的艰难跋涉,刘少奇一行来到莫斯科。1921年8月,刘少奇等中国学生被安排到东方大学学习。

中国留学生除了语言障碍外,还要克服生活上的困难。苏俄当时正处在严重的经济困难时期,粮食和其他一些生活资料非常匮乏。漫长的寒冬天气对许多来自南方的中国学生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刘少奇等人克服困难,在东方大学系统学习了《共产党宣言》、政治经济学和国际工人运动史,比较全面地掌握了共产主义运动的政治和经济理论。

1921年冬,刘少奇同罗亦农、彭述之等一起,由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参与组成中国共产党旅莫支部,刘少奇担任支部委员。1922年5月,根据组织决定,刘少奇结束了在莫斯科的求学生活回国,投身于国内的革命斗争中。

东方大学毕业生情况介绍

东方大学毕业生情况介绍

所有学员须穿军装白天上课晚上站岗

学员们白天上课,晚上到街上站岗,星期天还要做工,但大家都很兴奋,学习努力刻苦。

从我们拿到的档案看,东方大学为中国班学员开设的课程有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国际职工运动史、社会学和俄语等,同时还规定要学习《共产党宣言》、《青年团的任务》等马列主义基本著作。

达利娅说,这所大学的课程与其他学校的很相似,唯一区别于别的学校的是军事化管理,所有学员都要生活学习在军营中,无论男女都要穿军装。

当他们到达莫斯科后,他们每个人还要起一个别称,这些别称有些是从中文名字来的,有些是中国人自己取的,有些是按照俄语发音取的,甚至有些是自己想出来的。

档案资料显示,到1925年年中,中共从各个渠道派到东方大学学习的中国学生达到112人。

在东方大学学习的任弼时、罗亦农等合照

在东方大学学习的任弼时、罗亦农等合照

档案意义:红色大学向中国革命者传播经验

红色大学向中国革命者传播经验

对于东方大学,达利娅说,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十分重视培养各国革命干部以推动世界革命运动的开展。

最初苏俄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者们把注意力放在了西方,他们支持所有在西方的革命事业,后来把重点转向了中国,因为此时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正处于上升阶段。

建立这所大学不仅给中国的共产主义者,同时也给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者提供了在苏联获取理论知识、学习革命经验的平台,在学习之后,也可以回国继续国家的革命事业。

莫斯科东方大学旧址

莫斯科东方大学旧址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