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马林绝笔气节震撼采访者

马林在绝笔信中给孩子们做出对他后事的安排

2011年2月21日,我们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采访中,马林的外孙女艾伦向我们展示了马林就义前写给家人的绝笔信。

上面的文字因年代久远已难以辨认,但当时的气氛却使在场的人,无论他的后人还是我们,都感受到他的气节。

信中,马林还向妻子告别,同她生活13年,他体会到她无比高贵的价值,并因为她“是一个善良的女性和关怀备至的母亲”而对她无比爱恋;他还对妻子给他带来的女儿蓓蓓和她的丈夫萨尔充满了关爱。

在这份信中,马林怀着对亲人的恋恋不舍,给孩子们做出对他后事的安排,展现出一位英雄“生命不止,奋斗不息”的坚强斗志。面对生命的即将终结,他从从容容,对自己毕生的正义追求无怨无悔。

马林就义前写给家人的绝笔信

马林就义前写给家人的绝笔信

旧址探访:马林在集中营被纳粹杀害

刑场枪响 马林最后一个倒下

2月21日,报道组来到马林最后被法西斯关押和杀害的阿姆斯福尔德集中营旧址。

“让我们铭记这段历史,为反法西斯斗争而牺牲的英雄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阿姆斯福尔德集中营纪念馆的馆长哈利·锐杰斯向我们讲述起马林与他的战友们遇害的悲壮时刻:

“那是1942年4月13日,因组织马列卢阵线、开展反法西斯活动被纳粹追捕和判死刑的马林在就义前的最后一刻,用高昂的头颅诠释着无畏二字的涵义,面对死亡,他勇敢地要求不戴遮眼布。行刑之前,马林和他的7位战友手挽着手,骄傲地唱起了《国际歌》。感人肺腑的歌词、愤怒的呐喊震撼着逼人的冷气,一枪,两枪……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小山岗,最后倒下的是马林。”

马林被处决的集中营

马林被处决的集中营

纪念烈士 鲜花祭扫街道冠名

海外寻档报道组当天还来到了位于阿姆斯特丹城郊的韦斯特菲尔德墓地,为马林和他的战友们敬献鲜花,寄托哀思。

1954年,马林及其战友的后代们组织了一个非官方的“斯内夫利特纪念委员会”,他们每年11月到墓地撒下郁金香的种子,以便来年4月中旬,郁金香如约盛开,自发来此的人们前来祭扫。

该委员会主席迪克·德温特说,今天,荷兰人民仍在纪念马林,因为他曾经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为真理、正义而战。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等马林生前工作、居住过的地方,有不少以他名字命名的街道。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马林墓地

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马林墓地

隐居旧址 花园小木房物在人亡

为了更多地了解马林生前的事迹,我们在2月22日来到了马林牺牲前为躲避纳粹追捕“隐居”的旧址。这是位于小城菲赫特市一个富人区的一栋民宅,也是马林的妹妹克里斯蒂娜·史密斯的家。正是从这里,纳粹得知了马林的行踪并逮捕了他。

辉煌难抵岁月变迁,除了花园里那间曾多次出现在马林生前照片中的存放杂物的小木房还在,房子里的其他地方早已“旧貌换新颜”。

幸运的是,当天,马林的侄孙亨克·史密斯向记者述说起了当年那个令人悲伤的故事,斯时斯景,我们仿佛听到了纳粹的铁蹄,看到了浓重的乌云:

“那是1942年3月,也就是在斯内夫利特被纳粹杀害前一个月左右,他和妻子美茵刚从菲赫特市妹妹克里斯蒂娜的家离开不久,纳粹警察就来到他妹妹家搜查。家里人告诉他们说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马林的外甥女安妮马上到阿姆斯特丹去给马列卢阵线的其他人报信,当她回来后,家中第二次遭到搜查,她机智地编造了一套故事骗过了纳粹。

然而,就在安妮去买面包、家中只有母亲克里斯蒂娜一人的时候,纳粹警察第三次‘光顾’,他们自称是马林的战友,骗取了克里斯蒂娜的信任。她告诉他们说,马林可能是到罗森达尔的亲戚斯坦·波普家去了。得到消息后,纳粹警察突袭罗森达尔,逮捕了马林夫妇。”

马林被捕旧居

马林被捕旧居

第一证人 城郊养老院探访马林亲生女

“我是斯内夫利特的女儿。”现年88岁的西玛·斯内夫利特,吃力地用俄语重复着亲人刚刚讲过的话。

2月21日,在李玉贞的引荐下,我们来到阿姆斯特丹郊区的一家养老院,找到了西玛——唯一在世、与马林有直接血缘关系的后裔。这个昔日能操俄、荷、英、德四种语言的塔斯社女记者,如今罹患帕金森症,语言能力和记忆能力都严重退化。

“您还记得您爸爸的事吗?”

“我还记得很多。我们住在阿姆斯特丹,然后去了莫斯科。”

“您还记得您爸爸在中国做的事情吗?”

“他做了很多事情,但我不能全部说出来了,我有些搞混了。”

原本西玛对父亲的任何回忆都是宝贵的资料,但与我们的对话中,她只能说很短的词汇或者句子,已无法讲述出任何清晰的故事了。

不过,西玛曾为中文版的《马林传》写前言,她的文章中提到了她与中国的故事。1923年的夏天,西玛还在母亲腹中的时候,就曾“来到”中国广州短暂停留。70年后,西玛“第二次”来到中国,这一次她重访了马林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并把父亲生前珍藏的一面锦旗交给中国。这面锦旗是1927年5月红色工会国际代表罗易赠送给马林的,如今保存在中国革命博物馆。

临走时,西玛对李玉贞说:“去中国前我专门到荷兰国际社会历史研究所的斯内夫利特档案里看过有关中国的记述。访问中国后,我可以告慰我的父亲,他描写的那个上世纪20年代的旧中国消失了,他为之工作过、寄予希望的那个新中国,正在朝气蓬勃地迎接新的世纪。”

马林亲生女

马林亲生女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