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转动玄关 六米高档案映入眼帘

马林的档案就有六米高数十米长

2月21日,在海外寻档报道组带队专家李玉贞的带领下,荷兰国际社会历史研究所为我们“海外寻档”任务组安排了一次特别的查档采访之旅。

“档案都以库存长度和高度来计量,比如马林的档案就有六米高、数十米长。”即使是行家,也很难一下子找到目标档案,该所专家斯威德仔细核对每一个库存区的标记,寻摸着来到一扇玄关门前。他攒足劲,吃力地转动门上的转轮,玄关被徐徐开启,犹如好莱坞大片中的神秘宝藏见之于世,两大排如高墙般摞起的档案瞬间映入记者的眼帘。

面对珍贵的档案,斯威德解释说,其实,查阅档案时不必紧张,因为档案都统一封存在特质的防护袋中。而这种防护袋本身就对档案具有良好的防蛀、防磨损、保温的作用。听了他的解释,记者才放下心来查看档案。

记者李莎向李玉贞和斯威德请教档案知识

记者李莎向李玉贞和斯威德请教档案知识

档案故事:衬衫缝密令 马林来华促成国共合作

首次来华 化名乘船受“特殊关照”

1920年7月,马林出席了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在会上受到了列宁的赏识。

1920年8月8日,37岁的马林被任命为共产国际驻远东的代表,他的驻地选在上海。

然而“万事开头难”,马林的远东之行一开始便遇到了重重阻力。出发之前,荷兰警方已经把他列入“黑名单”,通知荷兰驻华公使欧登科,让他设法阻止马林入境。

在荷兰政府和相关国家的阻挠之下,马林的远东之行充满了未知数。1921年4月18日,马林以一个不曾用过的化名安德莱森,登上一艘名为“阿奎利亚”的远洋船,开始了他的东方之旅。

他的特殊身份使他一路上受到“特殊关照”。据《马林传》记载,当船到了吉隆坡时,有一名当地警察来找他,记下他的名字,要走了他的护照,过了一会儿又回过头来“仔细研究”他。“那警察两眼睁得大大的,紧盯住他,好像要把他的五官全都牢牢地记住。”

一个多月后,马林终于抵达上海滩。

马林造访孙中山在广州的军事大本营时,所持有的特别出入证

马林造访孙中山广州军事大本营时,所持有的特别出入证

出席一大 上海见证中共成立

1921年7月23日,12位中国各地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派来的代表和2名共产国际代表,聚集在上海法租界贝勒路树德里3号李汉俊的私宅里举行秘密会议。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它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

在会上,尼克尔斯基和马林代表共产国际致以祝贺。据参加过一大的包惠僧(当时代表陈独秀参会)回忆:“他对马克思、列宁的学说有精深的素养,他声若洪钟,口若悬河,有纵横捭阖的辩才……我们在他的词锋下开了眼界。”

大会进行到第八日,代表们正讨论党纲时,突然有一个可疑的陌生人闯入会场,自称找错了地方。有地下工作经验的马林马上宣布散会。代表们疏散不过十几分钟,法国巡捕便包围了会场进行搜查。李达后来回忆说:“假如没有马林的机警,我们就会被一网打尽。”

孙中山在二次革命失败之后让下属签的誓约

孙中山在二次革命失败之后让下属签的誓约

二次来华 密令缝进马林衬衣

1922年7月11日,马林向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提交了一个报告,介绍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和他访问过的国民党人士孙中山等情况。

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做出指示,让中国共产党立即把中央委员会驻地移到广州,同时要求中国共产党与马林密切配合开展国共两党合作的有关工作。由魏金斯基签署的这个指示,被仔细地打印在一块白色的绸缎上,缝进了马林的衬衣。

同时,在共产国际的安排下,马林还取得了一个可以堂而皇之活动的身份——《共产国际》和《国际新闻通讯》两份杂志派驻远东的记者。

就这样,怀揣共产国际的密令,1922年7月24日,马林第二次登上了赶赴中国上海之路。

共产国际给马林的密令,指示中共中央驻地移至广州。它被缝进了马林的衬衣

共产国际给马林的密令,指示中共中央驻地移至广州。

西湖会议 中共领导人始入国民党

为了加速国共合作的步伐,马林第二次来华后,继续紧张地奔走于国共两党之间。

1922年8月28日至30日,在马林的提议下,中共中央在杭州西湖举行了特别会议,专门讨论国共两党的合作问题,他向与会者传达了共产国际的八月指示。

经过讨论,会议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会后,陈独秀、李大钊、蔡和森、张国焘、张太雷等中共中央领导人相继加入了国民党,并开始帮助孙中山改组国民党。西湖会议标志着中共政治主张的重大改变,即采取“党内合作”的形式同国民党共事,国共合作迈出重要一步。

李大钊参加西湖会议前给胡适的信

李大钊参加西湖会议前给胡适的信

促成合作 马林离华再未涉足中国

1923年1月,马林在回到莫斯科后,受到共产国际的委任,第三次踏上中国的土地。

1923年6月12日—20日,中共三大召开,马林以共产国际代表的身份出席了会议。三大最终确立了国共合作的具体方针及政策。这为国民党在1924年1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做好了铺垫,预示着国共合作的正式启动。

8月,马林已完成作为共产国际代表的使命,离开中国。他一直怀念中国,希望再回到这里工作,也有过继续国民党改组和写孙中山传记的打算,但未能如愿。

1923年8月,马林离开中国回到莫斯科,在共产国际东方部工作一段时间后返回祖国荷兰,继续从事社会主义运动,担任荷兰共产党领导。因同情托洛斯基派而于1927年退出荷共,后建立托派组织荷兰革命社会党。“二战”期间他组织了抵抗纳粹的马列卢阵线,1942年被纳粹杀害。

位于原广州市恤孤院后街三十一号的中共三大主会场旧址

位于原广州市恤孤院后街三十一号的中共三大主会场旧址

档案意义:中共党史上一位值得纪念的人物

马林三次出入中国 为首次国共合作做重要准备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专家李玉贞认为,马林三次出入中国,参与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并为第一次国共合作做了重要准备,是中共党史上一位值得纪念的人物。

李玉贞表示,马林的这些珍贵档案是其革命印迹的真实见证,表明他在国共合作酝酿期间做出的贡献,及其为了理想坚持不懈的革命精神。

北京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吴家林也认为,从档案可以看出,马林联络和了解孙中山,在促进两党合作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荷兰阿姆斯特丹以马林名字命名的地铁站

荷兰阿姆斯特丹以马林名字命名的地铁站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