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法国专家指点 寻获邓小平珍贵档案

档案为研究邓小平在法革命活动提供重要线索

2011年3月2日,我们正在法国国家档案馆查询档案,突然得知一条新的线索:我们采访的外国专家——法兰西学院人文科学院院士、法国著名汉学家巴斯蒂夫人告诉我们,她发现这个档案馆存有许多邓小平留法期间组织革命活动的珍贵档案。

我们在出发之前,曾查询过许多邓小平当年留法的史料,多是关乎他在法的打工生活,很少涉及他参与革命活动的。

巴斯蒂夫人给我们列了一长串她新发现的档案清单,按照这些档案名目,我们立即打电话回国,向国内多位中共党史权威专家一一咨询,竟得到他们一致的回答:这些档案可以为研究邓小平在法国开展中共旅欧支部的活动,提供一些前所未见的、很重要的线索,非常值得发掘。

得到专家的指示,我们立即分组行动,在法国国家档案花了一整天时间,终于在下午档案馆临近关门时,查到一批邓小平革命活动的重要档案,包括他几次组织声援“五卅”运动的革命活动的珍贵记录,以及他的住所最后一次被警方搜查的调查报告等。

1926年法国警方对邓小平等人组织的反帝会议的调查报告

1926年法国警方对邓小平等人组织的反帝会议的调查报告

发现传单原件 隽秀字体感召华人

在法国国家档案馆档案库,管理员从一排高高的书架上,取下一卷厚厚的档案。翻开这卷编号为“F7/13438”的档案,我们发现一张纸面枯黄、页脚微微卷起且明显破裂的传单。

传单的标题为《告示威华人》,落款为“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执行委员会”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区执行委员会”,日期标注为“1925年6月14日”。

据了解,邓小平的女儿邓榕在写《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之前,曾到法国国家档案馆查询有关父亲的档案,并在书中写道:“这张传单一看即知是由邓希贤用那隽秀的字体刻写的。”但是书中未展示传单的照片。

我们将传单的照片带回国,展示给北京大学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占安教授。经他鉴定,肯定这份传单就是邓小平为声援国内“五卅”运动而亲手刻写的。

传单上的一行行楷体字十分工整,墨迹清晰均匀。文中多处使用“参加示威运动的华人啊!”“联合呵!”等极富感召力的感叹用语和排比句式,言语饱含情感,充满昂扬斗志。

记者细读传单上的每一句话:“我们被压迫的中国人民第一次向帝国主义的政府作直接的示威运动!”“参加示威运动的华人呵!你们的精神应该为我们所敬重:不论你们是相信什么主义的,只要你们在言论上、行动上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只要你们从今日起能与帝国主义从事不妥协的斗争,我们都向你们致敬了。”

全文的结尾处,连续使用了十三个感叹号,一气呵成,慷慨激昂,语气达到整篇文章的高潮:“参加示威运动的华人啊!在推翻帝国主义的工作我们携手了!联合了!干呵!……反对屠杀上海人民的法兰西帝国主义!反对屠杀上海人民的一切帝国主义!反对侵略中国的法兰西帝国主义!反对侵略中国的一切帝国主义!被压迫民族的国民联合万岁!被压迫民众的国际联合万岁!世界革命万岁!”

1925年6月14日,邓小平亲手刻写的反帝游行传单

1925年6月14日,邓小平亲手刻写的反帝游行传单

档案故事:邓小平接替周恩来组织华人示威

声援“五卅” 亲手刻写游行传单

在1924年7月召开的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五次代表大会上,邓小平正式进入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执行委员会,成为正式委员,具体负责抄写油印及财务管理。

这次大会后不久,由于国共合作后革命形势发展很快,国内急需大批干部,1924年7月31日,周恩来从法国启程回国。

周恩来回国后,邓小平开始接手旅欧党团组织的秘密工作。随着工作的深入,他逐渐成为旅欧党团组织的骨干,开始全身心投入到现实的政治斗争之中。

1925年夏,共产党领导的群众性反帝爱国运动——“五卅”运动在上海爆发,并迅速席卷全国。邓小平和中共旅欧支部其他同志共同组织旅法勤工俭学学生、华工和各界华人掀起了声援国内“五卅”运动的斗争浪潮。

同年6月7日,旅欧党团组织、留法勤工俭学学生总会等团体代表决定于6月14日在巴黎举行反帝游行,游行期间发出的传单《告示威华人》书,便是由曾在编辑“少共”刊物《少年》和《赤光》时荣获“油印博士”美誉的邓小平一笔一画亲手刻写的。

但是,原定的游行示威由于法国当局制止和阻挠,并以武力破坏而未能成功。于是,中共旅欧支部等组织方决定变更方式,改在中国驻法公使馆内示威。

在示威群众的压力下,中国驻法国公使在所有援助国内反帝国主义运动的文件上签字盖章,并保证旅法华人今后有行动自由和示威安全。

五卅运动爆发时上海总工会的游行队伍

五卅运动爆发时上海总工会的游行队伍

组织会议 警方密探跟进会场

这场斗争震动了法国,法国当局派出大批警察,对中国革命者掀起一场逮捕和遣返的浪潮。但旅欧党团组织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迅速地恢复了组织,邓小平等党团骨干又成功地组织了后续活动。

1926年1月3日,旅法华人援助上海反帝国主义运动行动委员会召开会议,组织反帝斗争。在法国国家档案馆,我们发现了一份法国警方派密探跟进会场后所作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在会上,邓小平向与会的70多人发表演说。他主张支持冯玉祥将军与苏联和解,推进反对国内军阀和国际帝国主义的斗争。

警方记录说:“由于运动委员会组织者的小心谨慎,委员会的驻地和成员还没有被发现”,但“在会上发言的几个中国人已经被找出,他们之中,有邓希贤(邓小平学名)。”

作报告的警察还对邓小平的个人情况作了特别记录:“他被认为是活跃的共产主义分子,在中国共产党人组织的各种会议中多次发言……邓希贤还拥有着大量的共产主义宣传册和报刊,他接收大量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信件。”

报告人提议说:“对比扬古尔的几所出租住宅房进行深入察访非常有必要”,其中特别点了邓小平当时所住的“卡斯特雅街3号”。

这次会议也成为邓小平在法国的最后一次革命活动。

1924年7月,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欢送周恩来归国合影

1924年7月,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欢送周恩来(中)归国合影

最后一站 住所被警方重点盯梢

邓小平被警方盯上后,他所住的比扬古尔卡斯特雅街3号,自然也成了警方重点“盯梢”的地方。

邓小平当时的居所紧挨着雷诺汽车厂,是一家全是中国人居住的旅馆,他于数月前搬入。这是邓小平在法国生活工作岁月的最后一站。在这家旅馆的5号房间,他和傅钟、杨品荪住在一起,共同领导着旅欧党团的工作。

当时的法国警察在一份调查报告中写道:“和邓希贤住在一起的有他的两个同胞,这两个人似乎同他有着共同的政治观点。邓外出时,他们总是陪着他。”

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章程

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章程

离开巴黎 警察闯进旅馆扑空

4天后的1926年1月7日,邓小平和傅钟、邓绍圣等20人离开巴黎,结束5年的留法生活,前往苏联学习。

就在他们离开几小时之后,一批法国警察闯进中国旅馆,搜查邓小平曾住的5号客房。然而,房间里早已人去楼空。行动失败之后的警方悻悻然地在搜查报告中写道:“这些人由于发现自己受到怀疑,就匆忙销声匿迹了。”

这份现仍保存在法国国家档案馆中的警方搜查报告中写道:“在卡斯特雅街3号的5号房间内,发现了大量的共产党的宣传册,包括法文及中文写成的《中国工人》、《共产主义ABC》等;以及很多中文和俄文报刊,还有两台带钢板和滚筒的油印机和好几包印刷用纸。”

85年后,我们来到邓小平曾经居住的卡斯特雅街3号旧址,看到的是僻静的街道和粉刷整洁的楼房。时光荏苒,原来的中国旅馆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普通的居民楼,再也难觅革命先辈当年留下的足迹。然而,这里的革命故事却成为永恒的红色记忆。

邓小平在雷诺汽车厂的工卡。这家工厂至今还保存着这个工卡。登记日期为1925年11月6日。熟练工种工人,分配在76号车间。

邓小平在雷诺汽车厂的工卡。熟练工种工人。

档案意义:公布档案有助公众直观了解邓小平

为广大民众提供进一步了解历史的有力渠道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审姜淑萍表示,人们通过档案照片的直观影像,能够更好地了解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早年投身革命活动、走上革命道路的历史。

姜淑萍表示,档案多用于历史的研究工作,公众很少有机会直接接触。我们寻访档案的行动,并将档案内容公之于众的做法,为广大民众提供了进一步了解历史的有力渠道。

北京大学邓小平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占安教授说,发表邓小平档案原件的照片非常有意义,有助于研究者和公众更加真实、直观、全面地对邓小平的革命历程和思想历程进行了解和研究。

1975年5月,邓小平访问法国。

1975年5月,邓小平访问法国。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