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法国友人驱车百里送来陈毅亲笔信

书信述说陈毅刚回国时的茫然心绪

寻获陈毅给杨持正的这封亲笔信,可以说是我们此次法国行的一个额外收获。

2011年3月5日,“海外寻档”报道组一行人来到距离巴黎不远的小城蒙达尔纪。法中友好协会会长王培文女士给了我们一个惊喜:她认识一位老人,是当年与陈毅同船赴法勤工俭学的杨持正的儿子,更让我们倍感惊喜的是,老人手上珍存着一封当年陈毅给他父亲的亲笔信。

然而,由于行程原因,我们没有足够时间前往老人的住所,正当我们焦急万分时,老人的儿子斯特凡打来电话:他将驱车从百公里以外的地方赶过来,把陈毅的亲笔信亲自带给我们!

于是,我们结束其他采访后,在蒙达尔纪杜吉公园见到了风尘仆仆赶到的斯特凡。刚下车的他手捧一大沓祖父当年在法勤工俭学的书信照片,气喘吁吁地对我们说:“感谢你们能来,我替父亲给你们讲述祖父与陈毅元帅的故事。”

斯特凡向我们展示了一封陈毅从法国回国一年后,于1922年12月27日到杨持正家探望他家人时给他写的亲笔信。

信上一行行毛笔字洋洋洒洒、苍劲有力,却述说着年轻的陈毅刚回国时虽充满革命斗志,却一时无措的茫然心绪:“持正老兄:归国一年余,未尝与你单独通信,我是异常抱歉的!如像在法国赶场二年的我,弄得毫无结果,所以归国后仍然无聊,我回想做工情形,令我有天堂地狱之感!”

1922年,陈毅从国内给留在法国的好友杨持正写的一封信

1922年,陈毅从国内给留在法国的好友杨持正写的一封信

好友来信“是否记得友人陈毅?”

陈毅在信中谈及他们一同赴法勤工俭学的另一位老乡、在法打工时因喝了化工厂自来水中毒身亡的四川同学安子初,言语中充满着感伤,并感叹自己的“人生真苦极了!”他还告知杨持正家里老人非常想念他,嘱咐他写信回家。

陈毅还在信中告知杨持正一些“旧友的下落”,接着说道:“……我呢?也不必谦虚,学问退化,经验却多。我除祝你平安而外,还请你有机会给我一封信息。”信的最后落款为:“你还记得你一个不幸的友人名叫陈毅否?”

这一行行充满亲情和友情的文字,无不深深刺痛着杨持正的心。斯特凡听父亲说过,不记得曾有多少次,见到祖父面朝东方,口中一遍遍地默念:“我想回家,回家!”

特别是听到关于邓小平、陈毅等老同学、老战友的消息时,他总是表现得特别敏感。看着他们一个个投身波澜壮阔的国内革命事业,为中国建功立业,更是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事实上,曾经满怀救国热情的他未尝不想回国报效?

1922年,陈毅从国内给留在法国的好友杨持正写的一封信

1922年,陈毅从国内给留在法国的好友杨持正写的一封信

档案故事:陈毅亲笔信 牵出留法战友情

登上货船 到法国寻求救国路

1919年8月,年仅18岁的陈毅和哥哥陈孟熙、好友杨持正等,满怀救国的激情,登上法国轮船“麦浪”号,奔赴法兰西。

杨持正站在甲板上,眺望那块在奔腾的大海中逐渐远去的故土,心中充满无限的不舍与依恋。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走竟是永别,他此后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这块故土。

“麦浪”号是艘货船,条件恶劣,杨持正不得不忍受着酷暑和晕船的煎熬,但在陈毅、金满城等同学的陪伴下,几个年轻人一起探讨赴法寻求救国之路的方向和计划。

刚到法国,杨持正、陈毅一行就被巴黎繁荣稳定的社会环境深深地吸引住了,和旧中国的贫穷落后形成鲜明对比,几个年轻的爱国青年胸中热血澎湃,他们似乎看到了救国的希望。

1919年10月,陈毅赴法勤工俭学前在上海的留影

1919年10月,陈毅赴法勤工俭学前在上海的留影

认清现实 加入劳动节游行示威

1919年底,陈毅在蒙达尔纪中学开设的法文补习班学习。他在这里认识了蔡和森,蔡和森向他介绍了《共产党宣言》和中国应走苏俄的道路的主张,对陈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随后,我的祖父和陈毅这批赴法学子奔赴法国的各个城市,他们开始一边学习一边打工。我的祖父做过研究工作,也在橡胶厂当过工人。”斯特凡根据此前父亲不止一次的讲述介绍说,祖父和陈毅在汽车制造厂、橡胶厂等各种大型工厂打工。

在那里,他们经历了打工生活的各种艰难劳苦,体验到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备受欺凌的不公境遇和卑微的社会地位。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原来的美好愿望破灭了,杨持正和陈毅开始加入“五一”劳动节的大规模游行示威中。

1921年10月,陈毅因为参与组织“占据里昂中法大学”运动,和蔡和森等人被法国当局武装押上轮船,强行遣返回国。

勤工俭学生在巴黎大学上课的情形

勤工俭学生在巴黎大学上课的情形

参与活动 与邓小平居所相邻

杨持正满腔的救国热情和革命激情并未熄灭,反而越烧越旺。据斯特凡说,陈毅等同学走后,杨持正仍然积极参与周恩来、邓小平等领导的革命行动。

1925年,已成为中共旅欧支部骨干成员的邓小平搬到了比扬古尔卡斯特雅街3号一家全是中国人住的旅馆内,中共旅欧支部常在那里开展组织革命活动。当时,杨持正就住在距离邓小平住所不远的地方,他亲身参与了中共旅欧支部的一些革命活动。

但是,随着邓小平等人1926年1月也离开了法国,向着久已向往的列宁的故乡进发,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也进入了尾声。

杨持正的心情此时低落到了极点,他本来也想随大流,回国或奔赴苏联,继续在探索救国之路上进发。然而此时,他却邂逅了生命中的最爱——一位法国姑娘。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杨持正决定留在法国,先成家立业再回家报效祖国。

陈毅(左三)和同学们向安子初遗体告别

陈毅(左三)和同学们向安子初遗体告别

寻档故事:旅法者后裔 寄语觅亲人

封封家书 满载深深思乡之情

“祖父始终未能回到日思夜想的祖国,为中国的发展建设效一份力,最终抱憾而逝。”斯特凡·杨告诉记者。

2010年5月,杨持正的儿子第一次来到中国,参观了上海世博会,并与陈毅的儿子相见,重温了父辈的前缘。

“曾记否?九十年前一个名叫杨持正的年轻人远离故土,至死未能返乡;九十年后,他的后代们希望继承他的遗志,得以与中国的亲人们相聚!”斯特凡在给本报的留言中这样写道。他希望找到远在中国的亲人,延续祖父的中国情缘。

“祖父对故国和老家的亲人依然保持着深深的眷恋。虽然我没见过祖父,但常常听爸爸说,祖父总是爱和他讲家里往事,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回到祖国。”斯特凡说,祖父在他出生之前半年去世,很遗憾自己从未与他谋过面,但从父亲的讲述和祖父留下的照片书信中,祖父的形象逐渐在他的印象中清晰起来。

斯特凡拿出一沓折叠整齐、有些泛黄的信纸,小心翼翼地一张一张打开。一封封寄自中国的家书,满载老家亲人对杨持正的深深思念。“瞧,这应该是我在中国的长辈写给祖父的家信。”斯特凡小心翼翼地递给我们两张陈旧的信纸。

“二弟,你离家已十年了,母亲尤其焦急,每一提起你便哭……”一行行娟秀的楷体字跃然纸上,字里行间充满了思念,除了讲述家中琐事,更有谆谆叮嘱。

斯特凡说,他虽然看不懂信上的中文,但听父亲讲过一件有趣的事,家里人为了劝祖父回家,还曾告诉他说,他可以带着法国夫人回国。

而当年怀着满腔救国热情踏上赴法之路、从此背井离乡的杨持正,又何尝不想回家再看一眼家中的亲人?从这些旧信纸深深的折痕我们看出,这些信曾经被主人无数次小心地打开、又小心地合上过。

然而,他与中共旅欧支部的密切联系,以及在法参加过几次革命活动的经历,使他不时受到国内旧势力的监视和阻挠。每当他决定回国时,又恰巧碰上国内局势动荡,只能一次次地放弃回国的打算。

杨持正的孙子斯特凡手持祖父与陈毅等人的合影

杨持正的孙子斯特凡手持祖父与陈毅等人的合影

心事重重 心愿未了抱憾而终

“祖父在照片上很少有笑容,他的眼神看起来总是那么忧郁。”斯特凡拿起一张杨持正的照片,对记者说,他的眼神里饱含着乡愁、对家人的思念,以及对未能回家报效祖国的深深悔意。

这种矛盾痛苦始终缠绕在杨持正的心间,1968年,这位在悔恨和自责中挣扎了一辈子的老人,带着一个至死未完的心愿,抱憾而逝。

斯特凡说,祖父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为祖国做些什么”,他在法国当过化学工程师,也作过保安人员,但始终没能为祖国的发展建设效一份力。“如果当初他回到中国,投身建党大业和建国伟业,一定做得比在法国更出色!”

1920年,陈毅(后排右一)在法国与同学合影

1920年,陈毅(后排右一)在法国与同学合影

先辈后人 九十年后中国聚首

杨持正的特殊经历深深影响了他的后代们,他的儿子克洛德已80多岁高龄,仍经常活跃在蒙达尔纪法中友好协会的活动中。

斯特凡介绍说,父亲克洛德做得一手中国菜,包子、饺子样样拿手,平时在家吃的也都是中餐。2010年5月,克洛德第一次来到中国,参观了世博会,还与陈毅的儿子相见了!

他曾对儿子斯特凡描述过这次中国行的感受:“当我真正来到中国时,发现它与父亲的描述和我的幻想完全不同。我穿行在摩天大楼之间,为繁华的景象惊诧不已;我走进老的街区,希望找到旧时中国的韵味。”

上海之行后,克洛德一直把他和陈毅儿子相见时的合影小心珍藏。记者结束欧洲行回国后,斯特凡还给我们发来这张珍贵的合影照片。

“九十年过去了,两位先辈的儿子聚首,重温父辈的前缘,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斯特凡感叹说。

已经进入不惑之年的斯特凡目前在蒙达尔纪地区一所学校教书。也许是基因使然,斯特凡一直在网络和电视上关注中国。“我对中国充满了好奇,我想当年祖父到了法国之后,一定有很多的感触。我希望能体会到他当时的心情。”斯特凡说,“祖父参加过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见证了一段如此重要的历史,我为他感到骄傲。”

杨持正的儿子克洛德(左)与陈毅之子陈晓鲁的合影

杨持正的儿子克洛德(左)与陈毅之子陈晓鲁的合影

继承遗志 通过本报寻找亲人

斯特凡把祖父的照片、书信,以及其在留法勤工俭学时期的经历和事迹都整理出来,刊登在自己精心建立的个人网站上。

斯特凡说,自己有一个未了的心愿,就是找到祖父在中国四川老家的亲戚。他希望通过本报,对万里之外的中国亲人发出呼唤,他拿出纸笔,写下这样一份留言:“曾记否?九十年前一个名叫杨持正的年轻人远离故土,至死未能返乡;九十年后,他的后代们希望继承他的遗志,得以与中国的亲人们相聚!”

“衷心地希望通过你们的报道,能让我找到远在中国的亲人!”斯特凡希望延续祖父的中国情缘,而这条中法之间的友谊纽带,也将世世代代地传承下去。

1921年,陈毅(中)和一起由法国勤工俭学被迫归来的部分学友合影。

1921年,陈毅(中)和由法国留学被迫归来的部分学友合影

档案意义:对研究陈毅革命生涯有重要价值

留学经历为陈毅走上革命道路奠定基础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铁健表示,当年陈毅写给杨持正的这封信,揭示了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中鲜为人知的另一面,让人们了解了一位默默无闻的留法勤工俭学学生的故事。

在备受关注的留法勤工俭学运动中,除了涌现出一些后来成为国家领导人、各领域领军人物的名人外,还有许多普普通通、但同样是构成这段历史的不可或缺的人,他们同样值得人们关注。

陈铁健说,陈毅的亲笔信同时也是他在法参与勤工俭学运动的宝贵史证,对于研究中国留法勤工俭学运动、研究陈毅本人的革命生涯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陈铁健指出,从信件的内容了解到,陈毅回国后虽然没有马上投身到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但他在法国的勤工俭学经历和革命经历,让他接触了进步思想,开阔了视野,为其日后坚定共产主义信念,走上革命道路并作出突出贡献奠定了基础。

1921年由法国归国时的陈毅

1921年,由法国归国时的陈毅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