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挑选留学生 圆桌进行面试

挑选留学生 圆桌进行面试

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保留的有关中共早期组织的档案,绝大多数都是俄文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玉贞说,要看懂这么多的材料,所聘请的人不仅要俄语精湛,还要熟悉历史,而她之前去俄罗斯时请的当地留学生都无法胜任这项工作。

李老师的爱人王福曾也将一同前往俄罗斯,他精通俄语和日语,曾翻译过《中国大革命见闻》等多部俄文著作。另外,我们还邀请到在莫斯科攻读博士的李亚龙。

可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王老师在荷兰期间由于劳累,身体不支,提前回国了。李亚龙老师又因为家里有事,无法按期赴俄。

两位“大将”暂时不在俄罗斯,可谓严重的损失,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通过各方面联系,我们在莫斯科找到了9位莫斯科大学和友谊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有本科生也有研究生。

我们让李老师考考他们。第一次晚餐时,9个人和李老师围坐一桌,分别介绍自己的名字、家乡和专业,最终,莫斯科大学新闻系研究生二年级的肖宁过关了。

出发前他就特别热心,帮我们做了不少前期的准备工作。一开始,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官网的电邮地址是错误的,公布的电话号码也一直无人接听,幸亏肖宁直接去到档案馆打听,才让我们与档案馆联系上。

最早刊登在日本《社会主义研究》上的《共产党宣言》

俄罗斯国家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发现的声明书

档案故事:去北京要路费父亲只给一块钱

去北京要路费父亲只给一块钱

俞秀松17岁时考入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从北京传来五四运动的消息,打破了杭州这座南方小城的沉寂,俞秀松发起创办《浙江新潮》,并大无畏地发表了施存统的《非孝》,之后被迫退学。恰在这时,他对家庭包办的婚姻十分不满,便决定去北京。

出发前,俞秀松给他的父亲写了一封信,要求支援点路费,信的开头称父亲为“韵琴同志”。父亲对这一称呼既陌生又生气,只汇了一块钱去,回信告诉他说,“四万万同胞都是你的同志,每一个同志给你一块钱,一切问题岂不都解决了。”

幸亏亲戚好友解囊相助,俞秀松还是上路了。当他背起行囊,对小弟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这次出去,几时回来没有数。我要等到大家有饭吃,等到讨饭佬有饭吃时再回来。你要相信,这一天会到来的”。

920年1月10日,俞秀松来到北京,加入工读互助团第一组。但是,第一组由于缺乏统一领导,没有纪律,最终解散,存在时间不过三个月。

俞秀松和盛世同(安志洁)的结婚照

俞秀松和盛世同(安志洁)的结婚照

青年团成立后 被任命为首任书记

他又奔赴上海,加入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当时他只有21岁,是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最年轻的成员。1920年8月22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陈独秀指派俞秀松为第一任书记。

俞秀松主持制定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写信联络、发动、指导各地建团。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全国建团的过程中起到了发起组的作用。

他还创立了“外国语学社”,就是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活动场所,为防止反动当局的搜捕与破坏而设。

俞秀松设法了解和学习与会各国党团建设的经验教训,并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的身份,积极为中国青年赴苏留学而奔波。这个“外国语学社”,可谓为我党创办的第一所党校和团校。

正是在他的努力下,在上海外国语学社学习、后来成长为我党骨干的任弼时、刘少奇、肖劲光、华林、彭述之、罗亦农、汪寿华、卜士畸、蒋光赤、曹靖华等青年,于1921年4月开始,分批前往苏俄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

上海建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上海建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青年共产国际二大 俞秀松做报告

经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研究,决定委派俞秀松为中国代表,参加青年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

俞秀松在大会上做了报告,赢得了与会者的掌声。

该报告详细阐述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产生、中国青年革命运动情况、上海的工人运动以及全国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建立等内容。

“1920年8月22日,社会主义青年团举行了一次正式会议,其成员全是共产主义者。此后,在许多大城市也逐渐成立了这样的青年团。

……今年3月所有的团都完成了改组,建立了临时中央执行委员会(设在上海)。这时候共产主义运动在青年中已有大幅度的发展了。”

列宁在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上作报告

列宁在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上作报告

共产国际组织 正式接受中国共产党

在记者去的档案馆中,有关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的档案很多,可见这次会议的重要性。

其中有一封1921年9月27日的信,是俞秀松以“中共代表”为落款写的:“之前告诉你们,中国公民姚作宾不久前到了莫斯科,声称自己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实际上他不是我党党员。因此没有权利与共产国际往来。所有共产国际与他讨论过的,甚至决定了的,中国共产党一律不予承认(即使是共产国际签署了他的提议)。”

原来,俞秀松到达莫斯科后,出现了出乎他意料的情况。共产国际不仅邀请了筹建中的中共与会,还邀请了当时中国自称“共产党”、“社会党”组织的代表与会,至少有五六家之多,其中两家还得到了共产国际三大的代表证,其中就有姚作宾的“中国共产党”与江亢虎的“中国社会党”。共产国际十分重视俞秀松的信件,并进行了研究,之后收回了江亢虎、姚作宾的代表证。

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主管书记尼基简科、共产国际派驻远东的全权代表舒米亚茨基,支持了张太雷、俞秀松代表的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

最终,共产国际正式接受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唯一的中国共产主义组织。

1925年,俞秀松参与领导了五卅运动。1937年,因被怀疑为托派被捕。1939年2月被错杀。1962年,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1996年,俄罗斯联邦军事检察院为其平反恢复名誉。

毛泽东接见陈望道教授

谈到共产国际三大上代表权问题的声明书

档案意义:上海青年团承担发起组作用

上海青年团承担发起组作用

俞秀松领导的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在全国建团的过程中起到了发起组的作用。

青年共产国际东方部书记达林称赞,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中国青年团中最好的一个,“上海的组织是中国的中心……完全是一个共产主义组织,其大多数成员也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建党初期,青年团是半公开的组织,党的许多活动都以团的名义进行,团和党的关系密不可分。

日本学者石川祯浩说,这是诞生于中国国内的共产主义组织参加的第一次共产国际大会。在共产国际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大会上所看到的、中国侨民在俄国成立的共产主义组织代表中国出席大会的情况,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从此,名副其实的中国共产主义组织登上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舞台。

五卅运动

五卅运动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