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广撒渔网”最终寻获珍贵原刊

“广撒渔网”最终寻获珍贵原刊

“少共”的成立为旅欧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建立打下基础,为中共党团组织在欧洲的迅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在“海外寻档”报道组出发之前,党史专家建议我们:追寻“少共”在法国成立的历史足迹,应作为我们赴法寻档之行的重要部分。

然而,我们通过留法的中国学生获悉,“少共”1922年成立的旧址——巴黎西郊布伦森林中的一个空地,现已成为一片工地废墟,难寻历史的踪迹。

在留法中国学生的帮助下,我们在法国各大档案馆“广撒渔网”,2011年3月4日,我们终于在里昂市立图书馆中,找到多期《少年》和《赤光》杂志的珍贵原刊!

里昂市立图书馆中文部负责人王兰女士向记者展示“少共”史料。

第54期的封面和《少年》第8期内页

《赤光》第54期的封面和《少年》第8期内页

最后《赤光》报道朱毛红军消息

在满眼的史料文书中,我们找到了7本不同时期出版的《少年》和《赤光》原刊,有1923年4月出版的《少年》第8期和1930年初出版的《赤光》第54期等,据王兰介绍,这是现已发现的最后一期《赤光》。

1924年《少年》专刊改为《赤光》半月刊,周恩来任主编,后于1925年6月停刊,1928年在巴黎复刊,成仿吾等任主编。

每本期刊的封面图案不尽相同,早期《少年》封面均为简洁的橘色,上面印有恩格斯语录,例如“成就这个解放世界的事业,这就是近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到了后期,期刊封面显现出更多设计:《赤光》第48期的封面是一名挥锤劳作的工人画像,第54期封面上则有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在页面左下角,印有杂志的价格:“法国:一法郎;美国:二角”,一旁特别标注着“工人半价”的字样。

翻到《少年》第8期的内页,我们看到这样一行行刻印工整、激情澎湃的文字:“革命之火燃了!中国民主革命经过了十一个年头,到现在中华民国的招牌还没有挂好……同胞们!要免除这些压迫,我们能不以‘反抗国际帝国主义’为职志么……”

而《赤光》第54期则主要报道了朱毛红军的消息:“朱毛红军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掩护着广大的革命工农群众,奋勇地向着资产阶级地主豪绅的剥夺榨取的统治进攻,辛苦转战于湘赣闽粤间……”

王兰女士向记者展示“少共”史料

里昂市立图书馆中文部负责人向记者展示“少共”史料

档案故事:旅欧青年呼应国内建团工作

旅欧青年呼应国内建团工作

1920年5月以后,陈独秀、李汉俊等人在第三国际远东局代表魏金斯基的帮助下,经过多次酝酿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共产党”组织。

这个时期,受五四运动的影响,许多青年由于反对腐败的军阀统治和封建礼教的束缚离开了学校和家庭,来到当时新文化运动的中心、早期党组织创办的《新青年》杂志社寻找出路。陈独秀等热忱地接待他们,并委派上海发起组中最年轻的成员俞秀松和张太雷组建社会主义青年团。

1922年5月,全国有17个城市建立了地方青年团组织,团员总数达5000多人。在国内建党建团的同时,旅欧的进步青年也在积极组织党和团的旅欧支部。

旅欧时的周恩来

旅欧时的周恩来

租借折椅巴黎森林诞生“少共”

1922年6月18日,经过长时间的筹备后,来自法国、德国和比利时三国的中国勤工俭学学生代表赵世炎、周恩来、李维汉等共18人,集中到巴黎西郊布伦森林中的一个空地上,他们每人租借了一把铁折椅,围坐在一起,举行了“中国少年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

李维汉在《回忆新民学会》中说:“我们在巴黎近郊森林里集会,宣告旅欧少年共产党正式成立,世炎任书记,恩来负责宣传,我负责组织。分别一个代号,叫乐生、伍豪、罗迈。”

1922年底,陈独秀到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期间,给赵世炎写信表示,不宜叫“少年共产党”,应改称“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指示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和国内青年团尽快联系上,解决归属问题。接到陈独秀信后,赵世炎、周恩来等立即复函,表示接受共产党的领导。

1923年2月17日,“少共”在巴黎西郊比扬古镇警察分局内一个会议厅召开临时代表大会,正式改名为“共产主义青年团”,通过了周恩来起草的新团章,并选举周恩来为书记。

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代表大会合影

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代表大会合影

创办月刊恩来住所成编辑部

党团旅欧支部成立后,党团组织的活动中心设在周恩来在巴黎南部意大利广场戈德弗鲁瓦街17号的旅馆住所内。

1922年8月,为了加强理论宣传工作,旅欧党团组织创办了《少年》月刊,编辑部就设在周恩来的旅馆住所内。

邓小平、李富春、聂荣臻当时都参加了编辑部的工作。蔡畅在《谈赴法勤工俭学和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中回忆说:“《少年》刊物是轮流编辑,邓小平、李畅英刻蜡版,李富春发行。邓小平、李富春是白天做工,晚上搞党的工作,而周恩来则全部脱产。”

平日里,编辑部的人员聚集在周恩来不到十平方米的“斗室”里,讨论选题、写稿、编版、刻印,虽然拥挤,但大家工作热情高涨。

新中国元帅聂荣臻曾回忆说:“人多了,实在装不下,(我们)就只好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活动。每当我到恩来那里,总见他不是在找人谈话,就是在伏案奋笔疾书。吃饭常常是几片面包,一碟蔬菜,有时连蔬菜也没有,只有面包就着开水。”

留法勤工俭学时的邓小平

留法勤工俭学时的邓小平

笔名“伍豪”发表至少37篇文章

《少年》和《赤光》的文章多短小精悍,笔锋犀利,很受欢迎。周恩来以“伍豪”等为笔名,在这两份期刊上发表了大量宣传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的文章。目前收集到的15期中,周恩来发表的文章就达37篇。

“伍豪”是周恩来在天津南开学校取的化名,当时觉悟社的领导成员以笔名撰写文章,大家用抓阄的办法,然后以代号的谐音作为化名,周恩来抓到了5号,便化名为“伍豪”。

周恩来曾在1922年9月出版的《少年》第二期上发表《共产主义与中国》,作出总结说:“共产革命的主要条件便是经济革命。革命成功后,生产的劳动阶级建立了强有力的政府,消灭了私有制度,集中了资本,公有了农田……凡是现今中国资本家所难以先决的条件,到那时都将不成问题。”

《赤光》在宣传党的纲领、路线和发展党团组织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旅欧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后,党团组织发展迅速。旅欧早期组织刚建立时只有党团员30多人,1924年发展到200多人,成为旅欧华人中人数最多、力量最强的战斗组织。

旅法部分学生合影

旅法部分学生合影

档案意义:两份刊物反映出国际眼光

两份刊物反映出国际眼光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章百家说,在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历史中,《少年》和《赤光》是两份重要的杂志。此次我们在法国发现的两份杂志的原刊,对我们了解中共早期党员的思想历程具有重要意义。

这两份杂志不仅能反映早期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解,也比国内出版的党的杂志更能反映他们所具有的国际眼光。

《少年》杂志

《少年》杂志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