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翻700本书著述牵出绝密笔录

翻700本书著述牵出绝密笔录

上世纪90年代,日本学者石川祯浩完成了《青年时代的施存统--论中国共产党创立时期的"日本小组"和建党问题》一文,刊载于日本《东洋史研究》。

追寻着这条线索,5月3日上午,我们在日本京都大学找到了石川祯浩。

采访期间,石川祯浩告诉记者,他所著的《中国共产党成立史》一书的附录中记载了施存统被日本警方逮捕后留下的笔录。

石川祯浩说,为了完成这部书,他花了十年的时间,"翻阅多少书籍已经无法仔细计算了,大体数目有700本左右吧。"

最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完成这本著作,石川祯浩在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警视厅档案馆等处查阅了相当数量的资料,而被记录在日本《外事警察报》中的施存统绝密笔录,恰恰就是在这一过程中无意间发现的。

"我和施存统之间似乎有一条看不见的线,它的存在,弥补了我著作中的空白;也正是它的牵引,让我在10多年后和来自中国的记者有缘相见。"

施存统被开除学籍后写信给

施存统被开除学籍后写信给"五四"运动的倡导者钱玄同

档案故事:施存统发表《非孝》一石激起千层浪

发表《非孝》 一石激起千层浪

施存统,又名复亮、伏量,化名方国昌,1899年出生在浙江省金华市叶村。1917年,在大舅父的资助下,他考取了位于杭州的著名的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

在五四运动爆发前两个月,施存统的母亲因过度操劳又缺乏营养,患了眼疾。身体不好,兼暴躁的父亲还百般虐待母亲,致使母亲含恨去世,终年仅45岁。

母亲的早逝对施存统打击很大。都说"百善孝为先",难道对这样的父亲也要尽孝吗?施存统开始苦苦思索中国的"孝道"。于是,他写了一篇题为"非孝"的文章,表示要打倒不合理的孝和行不通的孝,发表在《浙江新潮》上。

文章发表后,舆论哗然,守旧者给其加上了"大逆不道"、"妖言惑众"的罪名,认为是洪水猛兽,是孔夫子的叛徒,有人甚至扬言要与施存统"在法庭相见",告施存统一个"忤逆罪"。

浙江当局立即查禁了《浙江新潮》,省长还下达了解散一师的指令,掀起轩然大波,学生与数百名军警对峙,史称"一师风潮",更被看做是五四运动的延续和深入。

存统为此被迫离开了学校。他正好看到了《新青年》上有关北京工读互助团的启事,便动身北上。

学生自办刊物《浙江新潮》仅存三周

学生自办刊物《浙江新潮》仅存三周

东渡扶桑 带病投身"革命潮"

没想到互助团不久便解散,《新青年》也迁离北京,施存统随即也来到了上海。

在上海停留时,他找到浙江一师的老师沈玄庐,经沈玄庐介绍进了《星期评论》社工作。但1920年6月该杂志停刊了,社员们纷纷寻找往后的去处。

他们中间有许多人渴望出国留学,施存统也一样。这时,戴季陶向他推荐日本作为留学和养病(当时正患肺病)之地,还拜托前一年秋来访并熟识的宫崎龙介接纳施存统。

6月19日,同事和友人送其上船。当天的《民国日报》副刊,还刊登了费哲民的一首诗《送存统赴日本》,颇为伤感:

静悄悄的地球,南极到北极,看不见一点自然界的美/东洋、西洋,美在哪里?/你到扶桑去游,是不是目的在求美?/红灼灼的花儿,把金般的世界映得通红了/你到了,排山倒海的革命潮/好像挟着"血和泪"送你一程。

经过5天在海上的颠簸,施存统抵达日本,进了东京同文书院学习。在日本,他看到了许多国内查禁的书籍,广泛涉猎马克思主义理论。

沈玄庐照片以及与孙中山的合影

沈玄庐照片以及与孙中山的合影

坚定信仰 与无政府主义分道扬镳

在石川祯浩看来,初到日本时,施存统还不是完全的马克思主义者。而在日本的经历让施存统与无政府主义分道扬镳。

当时日本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特别是山川均在《社会主义研究》杂志上,根据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对苏俄劳农专政的肯定解释,给施存统以相当大的影响。

他虽患有肺病,仍精心翻译山川均关于马克思主义研究的论文,寄往《民国日报》发表。

这一时期,施存统在《共产党》月刊、《新青年》和《觉悟》等刊物上发表了《我们要怎么样干社会主义》、《马克思底共产主义》、《唯物史观在中国底应用》等文章。

在这些文章中,施存统联系自己过去在北京参加工读互助团的实践,发誓今后做一个从实际上下工夫的革命者!

他还宣布:"我是绝对相信马克思主义的人。"认定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

日本社会主义运动活动家山川均和其著作《列宁传》

日本社会主义运动活动家山川均和其著作《列宁传》

广州来信 指挥成立"日本小组"

1921年4月,在鹿儿岛的周佛海(编者注: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另一名成员,早年曾积极地宣传社会主义)给施存统寄了两封信。在4月19日的信中,周佛海传达了陈独秀从广州传来的意见:

昨日接独秀来信,曰与上海、湖北、北京各处同志协商,使我等两人为驻日本代表,联系日本同志,日人对我等团体之存在,多有不知,我等确应尽力。

周佛海还坦白称,自己有两方面困难:一是明年要离开鹿儿岛,这一年间,他住在这偏僻的地方任何事也未做;二是他大学的志愿在京都,但与日本人的联系还是不方便。

以上两个困难使得他徒有代表虚名,感到惭愧。周佛海对施存统说,"请你转告陈独秀,因为你住在东京非常方便。"

于是,在施存统的努力下,他们二人组成的"日本小组",于4月下旬得以成立。施存统后来回忆说:"日本小组成立后,陈独秀来信指定我为负责人。"

"小组"刚刚成立时,发展缓慢,中共一大前,成员只有施存统与周佛海二人。

当接到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李达、李汉俊寄来的信函,要求派代表参加中共"一大"时,他们二人就互相推选对方担任代表。因为周佛海已很久没有回国了,最后决定由周佛海代表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出席中共一大。

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另一名成员:周佛海

旅日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另一名成员:周佛海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