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荷兰档案馆寻到珍贵照片

荷兰档案馆寻到珍贵照片

在唐山市乐亭县李大钊纪念馆,有一张珍贵的照片。这是纪念馆工作人员从荷兰国家档案馆找到的李大钊被捕后拍下的全身照片,也是他生前拍下的最后一张清晰照片。

2011年3月,本报欧洲寻档报道组在荷兰查档时,竟巧遇李大钊纪念馆的寻档小组。

小组成员、纪念馆宣教部部长于海英告诉报道组,他们也是来寻档的,并且在位于海牙的荷兰国家档案馆查找资料时,惊喜地发现了一张李大钊1927年4月被捕后拍下的全身照片。

她说,李大钊是党的创始人,在思想上、干部上、理论上和实践上都为中共建党做了充分的准备。于海英说,这张照片在李大钊纪念馆还没有向公众展出,这是首次通过《法制晚报》在媒体上公开。

根据史料推测,照片资料可能是当时的荷兰驻华公使W·J·欧登科带回国,存入档案机构的,具体细节还有待专家进一步深入考证。

荷兰档案馆寻到珍贵照片

荷兰档案馆寻到珍贵照片

档案故事:图书馆主任 巧计躲过警察

图书馆主任 巧计躲过警察

1918年5月,经原北大图书馆主任章士钊力荐,一位身材魁梧、留着浓密八字胡的人,继任图书馆主任,兼任经济学教授。他就是李大钊。

李大钊在1913至1915年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期间,就与日本早期的社会主义者有所交往,初步接触了马克思主义,但当时还没有深入研究。

十月革命的炮声震惊了中国,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极大地启发了李大钊,他认为,俄国的胜利靠的是“马尔格思学说”。

1918年冬,他在北京大学组织了一个取名为“马尔格思”的学说研究会,研究马克思主义。但这个组织还没有得到发展,就遭到了“防止过激主义传播”的政府的查禁。

“马尔格思是研究人口论的学者,与过激主义无关!”李大钊巧妙的解释,使警察当局悻悻而去,停止了继续追查。

担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时的李大钊

担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时的李大钊

传播马克思主义 成中国第一人

北京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是在李大钊的直接指导和筹划下成立的。

他是中国第一个传播马克思主义并主张向俄国十月革命学习的先进分子,宛如一位撞钟人,撞响了中国共产主义运动黎明的晨钟。

1918年,他发表《法俄革命之比较观》,论述俄国十月革命与1789年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本质区别。

李大钊在该文中指出“俄罗斯之革命是二十世纪初期之革命,是立于社会主义之上之革命”。

在图书馆任职期间,李大钊在对图书馆进行大力整顿、扩充和改革的同时,还成为了《新青年》的新成员。

他在为该杂志写下的《Bolshevi sm 的胜利》一文中,激昂地宣称:“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1919年10月、11月,他发表了《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第一次系统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

李大钊《我的马克思主义观》

李大钊撰写《我的马克思主义观》

组织研究会相约亢慕义斋

当年沙滩后街的一个院子,如今的地址是五四大街29号。90年前,这里有一间小型图书室,取名叫做“亢慕义斋”。

它的来历要从1920年3月讲起。

李大钊与邓中夏经过多次商议,在北大组织了中国最早的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团体“马克思学说研究会”。

这个研究会和陈独秀等人在1920年5月发起成立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遥相呼应,成为南北方两个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中心。

“亢慕义斋”是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的办公室和图书馆,也是中国最早收藏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图书馆。

于是,研究会会员一边学习马克思学说,一边翻译马克思著作。

后来,大家逐渐搜集、购买了一些马克思主义书籍,设立一个藏书室,取名“亢慕义斋”。“亢慕义”即英文“Communi sm”——共产主义的音译。

当时在亢慕义斋的中间墙上挂了一副对联。

上联:出研究室入监狱

下联:南方兼有北方强

上联是陈独秀的话,意思是搞科学、搞革命准备坐牢;下联是李大钊概括的,认为那时南北同志济济一堂,南方之“强”,再加上北方之“强”,象征着团结。

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为建党作了重要的准备。9月下旬,一个北大的小伙子带着陈独秀的消息从上海回京,加快了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的脚步……

李大钊北京故居内景

李大钊北京故居内景

呼应陈独秀 北京有了“共产党”

这个小伙子名叫张申府。

他在上世纪70年代接待中共党史编撰者时回忆:“1920年8月间,陈独秀来信对我说,北京只有李大钊和你可以谈建党的事。当时北京的党员,就是李大钊和我两个人。”

回京后,张申府向李大钊转达了他与陈独秀的谈话情况:“我们认为既然组织起来了,就要发展,能入党的人最好都吸取到党内来。”

此时的李大钊也相信,现在起来组织中国共产党,无论在理论上和实际上的条件都较为具备。

1920年10月,李大钊、张申府和张国焘聚集在亢慕义斋,成立了北京共产党的早期组织。当时取名为“共产党小组”。

1927年4月6日,奉系军阀张作霖勾结帝国主义,在北京逮捕李大钊等80余人。28日,北洋军阀政府不顾社会舆论的强烈反对和谴责,将李大钊等20位革命者绞杀于西交民巷京师看守所内。

临刑前,李大钊从容镇定地说:“不能因为反动派今天绞死了我,就绞死了伟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中国必然得到光辉的胜利。”他高呼“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时年38岁。

英勇就义的李大钊

英勇就义的李大钊(中立者)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