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故事:《新青年》转向马克思主义推向全国

《新青年》转向马克思主义推向全国

1920年9月,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将《新青年》改为党的公开理论刊物。

1920年9月1日的第八卷第一号的杂志封面上,有一个地球,然后有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暗喻中国人民和苏俄人民携手。

本期杂志有介绍苏俄新貌的文章,还有陈独秀写的《谈政治》,把他和胡适的分歧公开化。胡适的说法是:《新青年》差不多变成了《Soviet Russia》(当时一本进步的英文刊物《苏维埃俄罗斯》)的汉译本。两位老友不仅是在报刊上展开笔战,而且在见面的时候,也争论不休。

陈独秀挚友汪孟邹的侄子汪原放回忆说,1925年冬,胡适来上海治病,陈独秀有时会在晚上来看望这位五四时期的盟友。可是每次见面,总是以两人的激烈争吵而告终。

一个讲社会主义好,一个讲资本主义好;一个讲马克思主义,一个讲实验主义。有一天,他们争得面红耳赤,大概胡适被陈独秀的批判刺痛了,他站起来用手杖在地板上敲了几下,但毕竟忍住了气,说了句,“我有事,你坐吧”。陈独秀气呼呼坐了一会儿,也离去了。过不了几天,陈独秀会再来,重新挑起一场争论。

《新青年》当年在全国的威信很高,它的转向使马克思主义的影响迅速推及全国。

陈独秀手迹

陈独秀手迹

《共产党》创办 秘密发刊公开登广告

1920年6、7月间,陈独秀在上海成立了社会主义研究社,这是党的第一个出版机构。11月7日,十月革命三周年的纪念日,一本新杂志在上海秘密发刊。

这份新杂志的编辑部地址保密,杂志上所有署名一律是化名,杂志的印刷、发行也保密,可是它的要目广告公开刊登在《新青年》上,广为人知。

这份新杂志“前无古人”,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喊出了“共产党万岁”、“社会主义万岁”的口号,它的名字就叫《共产党》。

陈独秀在为这本杂志创刊号写的《短言》一文中,明确地提出“跟着俄国共产党”:“要想把我们的同胞从奴隶境遇中完全救出,非由生产劳动者全体结合起来,用革命的手段打倒本国外国一切资本阶级,跟着俄国的共产党一同试验新的生产方法不可。”

创刊号刊登了《俄国共产党的历史》和列宁的演说《俄罗斯的新问题》,作者们用了种种化名:“江春”、“胡炎”,是李达。“P生”即沈雁冰,由他的笔名“丙生”衍生。“汉”是李汉俊。“CT”则是施存统。

相对于《新青年》侧重理论宣传,《共产党》则将重点放在了党建上,它的发行量达五千份,为筹建中国共产党起了很大的作用。

《陈独秀》明信片

《陈独秀》明信片

起草纲领文件 中文原稿至今遗失

就在创办《共产党》月刊的日子里,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还起草了一个纲领性的文件——《中国共产党宣言》。

这个宣言没有散发到社会上去,但它第一次比较系统地表达了中国共产主义者的理想和主张。它的中文稿原件,迄今不知下落。

1956年,在苏共中央向中国共产党中央移交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档案中,存有这篇宣言的中文稿。但这一中文稿不是原件,是根据英译稿还原译成的,译者为“Chang”,亦即“张”,可能是张太雷,也可能是张国焘。这位译者写道:“亲爱的同志们!这个宣言是中国共产党在去年十一月间决定的。这宣言的内容不过是关于共产主义原则的一部分,因此没有向外发表,不过以此为收纳党员之标准。这宣言之中文原稿不能在此地找到,所以兄弟把它从英文稿翻译出来。”

该宣言阐明中国共产主义者关于实现共产主义新社会的理想,提出消灭私有制,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废除旧的国家机关,消灭阶级的主张。宣言还提出:无产阶级要建立新社会,就要团结起来,开展阶级斗争,“用强力打倒资本家的国家”,铲除资本制度;就要“组织一个革命的无产阶级的政党——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夺取政权……”

陈独秀和新青年杂志的同仁们

陈独秀和新青年杂志的同仁们

建立工会组织 孙中山到会祝贺

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号召工人积极团结和组织起来。《劳动界》发表文章说,“工人是替世界上谋幸福的人,这样神圣不可侵犯的工人,竟被资本家压迫了!真是可恼!我们此时应当要去抵抗他,我们此时就应该要有团体。但是团体,不是挂块招牌就是团体,必须以公共集合的团体,做公共的事情。”

1920年11月21日,上海机器工会成立,这是在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领导下建立的第一个工会组织。在成立大会上,孙中山、陈独秀等到会祝贺并讲话。

为团结教育革命青年,1920年8月,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领导建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建团工作首先在外国语学社的学生中开展,外国语学社是上海党组织创办的一所培养干部的学校,吸收上海、湖南、浙江、安徽等地的青年入学,学习外语和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同时参加一些革命活动。

《新青年》与《共产党》杂志

《新青年》与《共产党》杂志

档案意义:这是“第一个”早期组织

这是“第一个”早期组织

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充分发挥了主导作用,迅速推动全国的建党工作,使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进入了有组织、有目的、有计划的实践阶段。

在国防大学教授肖甡看来,共产国际代表在上海指导帮助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共产党早期组织,并把上海“选作工作的中心”,就已经表明共产国际开展对华建党工作一开始就确立了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核心领导作用的定位。

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副调研员沈建中说,随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它的作用永载史册。

《新青年》编辑部旧址——北京北池子大街箭杆胡同九号

《新青年》编辑部旧址,北京北池子大街箭杆胡同九号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