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造访远东 魏金斯基曾在这里工作

造访远东 魏金斯基曾在这里工作

2011年4月4日,我们从莫斯科飞往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从机场出来,一路是舒缓、连绵的小山坡,黄绿相间的野草在风中起伏,这番景象让人感受到淳朴,与莫斯科的繁华喧嚣形成对比。1920年的4月,也是同样的季节,魏金斯基就是从这里前往中国。

符拉迪沃斯托克原是中国城市“海参崴”。这个名称我们更感到亲切。1860年,沙俄政府用洋枪洋炮强迫清政府签订《中俄北京条约》,致使包括海参崴在内乌苏里江以东的4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让给了俄国。

1862年,城市更名,“海参崴”这个名字成为了历史。符拉迪沃斯托克意为“东方统治者”,或是“征服东方”的意思,沙俄政府的野心可见一斑。

现在,这里已成为俄罗斯滨海边疆区首府,也是俄罗斯远东地区最大的城市,三面临海。城市的历史已有一百多年,但各种早期建筑都保存得相当完好,使得我们有机会更加贴近几十年前的那个4月。

那时,从莫斯科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西伯利亚大铁道遭到战争的破坏,一趟列车起码要二三十天才能到达。这座小城位于俄中朝三国交界之处,由于该地的地理优势,共产国际的火种便从这里向中国传播。

“苏俄往中国派遣、帮助中国建立共产党的工作人员一部分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出发,一部分从伊尔库茨克出发。魏金斯基曾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工作。从中共早期历史来看,这里可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远东国立大学东方学院历史系主任科日什尼克夫·亚历山大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

魏金斯基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中国

魏金斯基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前往中国

档案故事:访问北大 与李大钊面谈

访问北大 与李大钊面谈

魏金斯基首先前往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室,拜访李大钊。这是俄共(布)使者与中国共产主义运动领袖人物李大钊的第一次正式接触。

“中等身材”、“态度谦和幽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文”,魏金斯基给人以良好的印象。

“他同李大钊见面谈了一席话之后,便要求见见参加过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的一些同学。这样,大钊先生就找了几个同学和魏金斯基见面。”当时在场的李大钊的24岁的学生罗章龙回忆道,“人数不多,其中有我和张国焘、李梅羹、刘仁静等。这些人后来都成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的成员。”

魏金斯基在座谈会上曾向在座的同学说,你们参加了五四运动,又在研究马克思的学说,你们都是当前中国革命需要的人才。你们要好好学习,要了解苏俄十月革命,正因为如此,中国应有一个像俄国共产党那样的组织。

于是李大钊拿起毛笔,当即挥就一封信,交给了魏金斯基,信封上写着一个人名:陈独秀。

魏金斯基的一封信(收信者不详)

魏金斯基的一封信(收信者不详)

肩负使命 从北京赶赴上海

四月的南方,毛毛细雨飘然洒落,一列客车匆匆驶向上海站。

肩负“考察在上海建立共产国际东亚书记处的可能性”这一重要使命,魏金斯基来到了中国南方的这座城市。

第一次见面,杨明斋从怀中掏出信,李大钊那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陈独秀热情地连声说:“请,请进!”

初次的会晤,只在三人中进行,谈话客客气气。陈独秀关切地问起李大钊的近况,问起北京大学的近况。此外,双方的谈话,大都是介绍各自国家的情况,魏金斯基向陈独秀介绍十月革命后的苏俄,陈独秀则向魏金斯基介绍五四运动后的中国。

这封信看不出是给谁写的,但是内容很重要

这封信看不出是给谁写的,但是内容很重要

得到认同 袒露秘密身份

到达上海以后,魏金斯基才正式开始活动,以促进中国社会主义者结成一个组织。刚到上海时,魏金斯基的公开身份与在北京时一样,不过,这位“珠宝商”主动向陈独秀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当陈独秀知道这个“秘密”后,与魏金斯基之间的关系变得异常密切。他们开始讨论在中国建立共产党这一议题。

曾与魏金斯基会谈的李达在回忆时说:“最初参加座谈的人还挺多,后来就只有在当时还相信马列主义的人和魏金斯基交谈了。通过多次的交谈,一些当时的先进知识分子更加明白了苏俄和苏共的情况,得出了一致的结论:‘走俄国人的路’。

5月,“第三国际东亚书记处”成立,中国的革命运动逐渐开始接触世界。

陈独秀和新青年杂志的同仁们

陈独秀和新青年杂志的同仁们

火种点燃 各地成立早期组织

各地成立革命局是魏金斯基加强对中国共产党建党工作的重要举措。他本人主持并参加了1920年8月上海革命局的成立工作,与该局成员陈独秀、李汉俊等5人共事。

当然,魏金斯基所说的上海革命局与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并非同一个组织。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立是不争的事实。

在短短的半年多时间里,上海、北京、武汉、长沙、广州、济南、旅日、旅法的先进分子也相继建立了共产党早期组织。

在北京,魏金斯基与李大钊携手,在上海,他帮助陈独秀建立上海共产主义组织。毛泽东到上海与陈独秀会谈归来,建立了长沙共产主义组织。

李汉俊给董必武写信,加上陈独秀派人去武汉,促成武汉共产主义组织的诞生。王尽美跟李大钊接触后,在济南建立了新的组织。

魏金斯基派往广州的斯托诺维奇和佩尔林虽然一开始没有顺利成立共产主义组织,但由于北京大学的陈公博、谭平山、谭植棠南下广州,加上陈独秀转往广州,终于在这南国名城也建立了共产主义组织。

武汉共产主义小组的活动中心

武汉共产主义小组的活动中心

档案意义:马林报告 承认魏金斯基作用

马林报告 承认魏金斯基作用

马林在向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报告时称,由于魏金斯基在中国期间的活动,在陈独秀同志领导下组成了一个中国共产党人组织。

李玉贞老师说,魏金斯基为筹备中国共产主义者的代表大会做了直接的工作,但是没有参加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大会。

魏金斯基参加了1921年成立的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的工作,他拥有共产国际正式代表的身份是在1923年1月份,他和马林被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任命为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代表。但是他也没有参加中共三大。

特使魏金斯基会见李大钊

特使魏金斯基会见李大钊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