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主任帮忙 破例每周五天能查档

主任帮忙 破例每周五天能查档

俄罗斯社会政治历史档案馆阅览室的开放时间是每周一、三、五,上午10点至下午5点,周五还会提前半小时闭馆。倘若按照这样的时间许可,我们的“红色之旅”恐怕将非常漫长。

随行的专家李玉贞教授已经是多次来此,早已与档案管理部主任谢契林娜成为了好朋友,而这位热情的俄罗斯女士慷慨帮忙,破例让管理员每天都开门,让我们周一至周五都能提档和查档!

每逢周二、周四,阅览室的小隔间里只有我们一行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在查档。李老师也禁不住兴奋地向我们夸耀:“瞧我这俄罗斯姐们儿多铁呀!”

有关魏金斯基的档案也是我们此行寻找的重要内容。

翻译突然发现一封信,但看不出是给谁写的,大概扫了一眼,有这样的字样:中国革命运动的所有领袖,享有很高声望和有很大影响的教授……我们一下联想到了陈独秀,后来确认,这是魏金斯基写的一封信。

1920年提交给共产国际执委会的报告

1920年提交给共产国际执委会的报告

档案故事:一封电报 派遣全权代表来华

一封电报 派遣全权代表来华

一张张泛黄的纸,满满的都是类似工作报告的文件。在1920年12月21日《关于俄共(布)中央西伯利亚局东方民族处的机构和工作问题给共产国际执委会的报告》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俄共(布)远东局下设一个外国处,该处在1920年4月份向中国(上海)派遣了全权代表魏金斯基(又译为维经斯基、乌金斯基,中文名为吴廷康,化名格里高里耶夫,还有两个笔名:魏琴和卫金)及其两名助手季托夫同志和谢列布里亚科夫同志(著名的朝鲜社会活动家)。三人都是共产党员。这就为我们在远东国家有步骤地开展组织工作奠定了基础。

报告发出的9个月前,也就是1920年3月,一封重要的电报发到了远东局:“派遣一个代表团前往中国”。

此时,远东局受俄共(布)中央批准刚刚成立,成立的目的就是同中国的革命组织建立联系。一封电报,决定了魏金斯基的中国之行。

1920年4月,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天气刚刚开始有了些暖意,魏金斯基,这位27岁的年轻人卷起了行李,南下前往中国。

向中国(上海)派遣了全权代表魏金斯基

向中国(上海)派遣了全权代表魏金斯基

苏俄宣言 受到中国人的欢迎

如今的这座俄罗斯远东小城市,处处可见正在施工的公路和桥梁,原来是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明年召开的APEC峰会。

1919年,这里还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魏金斯基当年在这里由于反对叛乱的原沙俄海军上将高尔察克被逮捕,后被判处无期徒刑并流放到黑龙江口外的库页岛做苦役。

而他的组织才能因此得到出色发挥。他暗中联合岛上被流放的政治犯,做了些有利于新生的苏维埃政权的工作。1920年1月,他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参加俄共(布)东方民族部的工作。

代表团成员中,有一个俄语流利的中国人杨明斋。他16岁辍学务农,辗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做工谋生,积极参加布尔什维克领导的工人运动,并被推选为华工代表。

十月革命前,他加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以华侨负责人的公开身份从事党的秘密工作。杨明斋在这个代表团中担任翻译和协调人。

1919年7月25日,苏俄政府发表《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即《苏俄第一次对华宣言》),宣布废除沙俄与中国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废除俄国在中国的特权。这则宣言尽管后来没完全兑现,当时还是受到中国人民特别是知识界的热烈赞扬,全国几十个团体发出热情洋溢的复电。

宣言于1920年3月登在《新青年》等报刊上,几十家报刊予以转载并发表评论。魏金斯基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了中国之行。

《新青年》等报刊登载了宣言

《新青年》等报刊登载了宣言

乔装珠宝商决定访问“北李南陈”

来到北京后,魏金斯基和杨明斋等人在王府井大街的一座外国公寓里落脚,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玉贞有档案证明,他们对外宣称自己是俄国的珠宝商人。

杨明斋首先拜访了当时号称“中国通”的鲍立维。他来到离王府井大街不远的北京大学(旧址),跟这位俄语教授用俄语交谈着——虽说他们也可以用汉语交谈,但是那时北京城里懂俄语的毕竟不多,保密性更好。

“鲍立维”,又叫“柏烈伟”,俄文姓是波列沃依。柏烈伟对《新青年》杂志非常关注,每期必读,与李大钊也很熟。

杨明斋道出来意,说魏金斯基希望接触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人物,柏烈伟伸出了左手的大拇指说:“李大钊!”又马上伸出右手的大拇指说:“陈独秀!”

初来乍到,代表团对于中国情形十分陌生,不知道找谁好。而柏烈伟将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简貌勾画得非常清楚,点拨了杨明斋。

杨明斋还联系了北京大学另一位俄籍教员阿列克塞·伊凡诺维奇·伊凡诺夫。此人也是一位“中国通”,而且比柏烈伟来华更早。他口中描述的中国共产主义运动情况大致跟柏烈伟相同,同样提到了李大钊和陈独秀。

于是最后,魏金斯基决定访问当时被称为“北李南陈”的李大钊和陈独秀。

杨明斋

杨明斋陪同魏金斯基访问“北李南陈”

档案意义:魏金斯基带来“鲜活信息”

魏金斯基带来“鲜活信息”

对于魏金斯基来华的经历,中国社科院李玉贞研究员评价说,一是带来了大量与共产主义、俄国革命相关的文献资料,和关于俄国革命的鲜活信息,使俄国激进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在中国先进分子心目中开始逐渐取代温和的社会改良主义,并逐步影响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

二是他帮助了中国早期共产主义者形成组织,从上海“革命局”到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对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起到了直接促进作用。

特使魏金斯基

特使魏金斯基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