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特使外甥就住在北京昌平

特使外甥就住在北京昌平

1886年出生的前沙俄军队的上校军官波波夫前后三次被派到中国,秘密接触中国政界人物,宣传苏俄对外策,成为比较早而且成功来华的苏俄密使。

在中国社科院李玉贞研究员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波波夫的外甥刘克甫,更加令我们意外的是,刘教授就住在北京昌平。

刘克甫是波波夫的外甥,从小得知他舅舅的专长是汉语,但由于波波夫在前苏联时期受到迫害,所以其家人不愿提及波波夫上校的经历和历史。

偶然机会发现舅舅的尘封档案。

刘克甫和中国的渊源,还要从50多年前说起,当时,总政文工团首次赴苏联演出,刘克甫为他们当翻译,认识了一位叫黄淑英的团员,1959年他们结了婚。

刘克甫夫妇现住在北京昌平区一个幽静的小区里。这里没有车水马龙,按刘克甫老人的话说,这里适合回忆和写作。

刘克甫夫妇都近80岁了,但身体健康,从不请保姆,一切均由自己照料。他的家里完全是中式风格,使用的是中式的家具,家中还有许多中国古史书籍、青铜器专著等,甚至他能用流利的汉语与大家交流。

据刘克甫向本报记者介绍,他上世纪90年代在台湾任教期间,偶然在美国国家档案中发现了关于波波夫的十分珍贵的资料,才明白史书上所说的1920年在上海与孙中山谈判的波波夫上校就是他的舅舅。

谈到波波夫与孙中山会谈情况的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备忘录

谈到波波夫与孙中山会谈情况的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备忘录

档案故事:排行老大 作战勇猛受沙皇赏识

排行老大 作战勇猛受沙皇赏识

据刘克甫回忆,波波夫的父亲是渔民。波波夫在家里排行老大,年轻时进入军事学校学习,后任沙俄军官。日俄战争爆发后,他来大连参加了对日作战。

在一次对日作战中因负重伤被日军俘虏,被带到日本。当时,波波夫对日本文化和日语产生了兴趣。因此,回国后,在东方语言学院学习日语和汉语。毕业后,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第一天起,他一直在前线参加对德作战,并多次负重伤。

沙皇尼古拉二世视察野战医院时,曾称赞波波夫作战勇敢,并为表彰他的战绩,认波波夫上校的小女儿为干女儿,还送给她一枚金戒指。

1916年,30岁的波波夫被提升为上校军官。十月革命后不久,他在一次士兵大会上被推选为西伯利亚第13团的指挥官。1918年初,旧俄军队解散,波波夫所在的团随之解散。波波夫因会英、日、汉三种外语,1918年初,被苏俄外交人民委员托洛茨基调到外交部工作。以后他被三次派到中国,每次使命都不同。

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写给美国国务院的备忘录

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写给美国国务院的备忘录

首次来华 匿名发表一官方文件

有些历史书籍称,波波夫上校首次来华时间是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但刘克甫明确向地本报记者指出,波波夫早在1918年就被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部派到上海,准备当苏俄驻上海的领事,筹备苏俄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事宜。

当时波波夫第一次来华是以秘密的身份来的,一旦两国建交,他就会就近接管俄驻上海总领馆。但由于那时北京政府不承认苏维埃政权,两国没建交,无奈之下,波波夫只得返回祖国。

波波夫第一次来华期间,曾于1918年5月18日在上海《密勒氏评论报》上,匿名发表了一篇文章。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李丹阳终于寻找到了这篇题为《来自一名俄国无产者的呼吁》的文章。这篇文章抨击了日本政府和北京政府,宣传了苏俄对东方的政策。李丹阳从内容上判断,它实际上是在华最早发表的一份苏俄政府文件。

这个呼吁书包含了对华宣传的内容,譬如:

“中国人民应当把我们视为使中国无产阶级免遭外国人贪欲和中国当局暴行的保护者。”

波波夫被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部派到上海

波波夫被苏俄外交人民委员部派到上海

再次来华 与孙中山谈军事合作

1919年,布尔什维克所期望的西欧革命并未爆发,列宁和红军总司令托洛茨基把目光转向了东方。从刘克甫在中国台湾发现的文件中得知,当时孙中山先生也想与苏俄联系,共同对付中国的北京政府。苏俄政府决定与孙中山直接联络,但当时西伯利亚交通中断,无法从莫斯科派人,结果选择了正在远东地区的波波夫当密使。

1920年波波夫第二次来华时,在上海与孙中山商谈军事合作事宜,这在当时是一项非常重要而危险的使命。当波波夫来华与孙中山会晤时,孙中山此前已被南方军阀排挤到上海。因此,孙中山希望借助苏俄红军和留俄华侨组建一支军队帮助其打倒南方军阀。但波波夫认为,苏俄红军不可能千里迢迢到广东去帮助孙中山打仗,这是不现实的。他评价孙中山“像旧式军阀一样,除了靠武力之外找不到什么救国的办法”。

基于双方存在巨大的分歧,这次波波夫未与孙中山达成任何实质性的成果。

1920年夏,时年34岁的波波夫第三次被派往中国。刘克甫说,他此次来华的主要任务是了解日本在华和远东的计划。

1922年孙中山在寓所会见苏俄代表马林

1922年孙中山在寓所会见苏俄代表马林

档案意义:遭到陷害 外甥写信为舅舅平反

遭到陷害 外甥写信为舅舅平反

波波夫这样一个苏俄早期派到中国的重要密使,虽然不是俄共党员,仍尽心尽力地冒着生命危险,为苏维埃政权服务。

1929年到1930年间,斯大林及其追随者为了使苏联人民相信国内仍有许多“反革命破坏分子”在活动,先后制造了一系列冤假错案,波波夫也被凭空捏造了诸如为日本做间谍、阴谋对斯大林等苏联领导人进行恐怖活动等多种莫须有的罪名,于1930年8月遭枪毙。

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刘克甫教授继续在各国搜罗有关材料,最后根据从俄罗斯、中国台湾、美国、英国和日本所收集的档案资料撰写了《莫里哀路29号——波波夫上校的秘密使命》一书。刘克甫自己说,在他先后发表的300多种学术著作当中,这一本书对他来说是最宝贵的。

到了20世纪90年代,多亏刘克甫教授直接向苏共中央写信,要求重新审查该案,波波夫才终于获得正式平反。

波波夫的外甥刘克甫

波波夫的外甥刘克甫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