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书架发现最早刊登《宣言》杂志

首个《共产党宣言》汉译本参考日文杂志转译

5月3日,日本京都。

在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两米高的书架上摆满了历史书籍,书架中层中一本名为《社会主义研究》的杂志突然吸引了记者的目光。

正是这本杂志,最早在日本刊发了《共产党宣言》全文。《共产党宣言》汉译本就是参考它翻译过来的。

记者小心翼翼地将这本书抽了出来,并擦掉上面淡淡的一层灰尘。

翻开首页,“共产党宣言”几个黑字出现在扉页中央。

这是一本有着600余页32开的本子,红色的扉页上,一行“明治卅九年三月十五日”揭示了它的出版日期,1906年。这本杂志的编辑是当时日本非常著名的社会主义活动家堺利彦。

目录上写着“马克思传”、“恩格斯传”等刊发内容,而居于首位的正是“共产党宣言”几个大字。

记者翻过扉页,一行行记录着历史的文字从右到左呈纵行排列着,上半边是堺利彦编写的前言,下半边是英译版本的序言。

最早刊登在日本《社会主义研究》上的《共产党宣言》

最早刊登在日本《社会主义研究》上的《共产党宣言》

档案故事:陈望道成《共产党宣言》汉译本翻译者最佳人选

日本封杀 杂志辗转到中国

其实,日文版的《共产党宣言》随着1906年3月出版的《社会主义研究》开始流传开来,然而汉译本却是在1920年才出现,这中间长达14年。究竟是为什么?

日本社会主义思潮的兴起对于日本政府来说也是个重大的威胁,所以在20世纪初期,日本存在两个思想界变革的高峰。而处于两个高峰间的那个低谷,则是当时日本政府封杀社会主义思想传播的时期。

《共产党宣言》发表后,日本的思想界却开始被政府所压制。那时留学在日本的戴季陶,几经周折得到了这本《社会主义研究》。然而当时还不是着手翻译的时机,所以一直将这本他看来非常有价值的杂志保存在身边,直到回国。

那时的戴季陶,思想颇为激进。但是,他细细看了一下,便放下了,因为翻译此书决非易事,译者不仅要谙熟马克思主义理论,而且要有相当高的中文文学修养。

后来,戴季陶回到上海,主编《星期评论》,打算在《星期评论》上连载《共产党宣言》。他着手物色合适的译者。《中国时报》主编邵力子得知此事,向戴季陶举荐一人:能承担此重任者,非杭州陈望道莫属也。

《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译本现保存在上海一大会址纪念馆,为国家一级文物

《共产党宣言》首个中译本现保存在上海一大会址纪念馆

翻译经典 外语精通功底厚

陈望道出生在浙江义乌西乡山区一个叫分水塘的小村庄里。

少年时代的陈望道和中国当时许多爱国志士一样,相信“实业救国”。

16岁时他就翻山越岭,来到义乌县城绣湖书院学习数学和博物。随着眼界的扩大,他觉得要兴办实业,富国强民,非远赴科学技术发达的欧美不可。

于是他来到了上海,先补习了一年英语,为赴欧美作准备。可惜,限于经济等种种条件而没有如愿西行,只能求其次而转向日本。到了日本,陈望道结识了日本著名进步学者、早期的社会主义者河上肇、山川均等,并喜欢读他们译介的马克思主义著作,终于认识到这样一个道理:“救国不单纯是兴办实业,还必须进行社会革命。”

陈望道的汉语功底也非常深厚,被称为“中国现代语言学之父”,以其著作《修辞学发凡》创立了我国第一个科学的修辞学体系。

精通外语、汉语功底深厚、具有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这三个缺一不可的条件,让陈望道成为《共产党宣言》汉译本翻译者的最佳人选。

陈望道故居

陈望道故居

柴房译书 蘸着墨汁吃粽子

陈望道接到戴季陶言辞恳切的约稿函和日本版的《共产党宣言》后,欣然接受任务。

陈独秀知道后,找到李大钊,从北京大学借出了英文版的《共产党宣言》,迅速寄给陈望道,用以参阅,相互对照。

陈望道就此忙碌起来,找来当时有关此书的译文片段,回到故乡义乌的茅草房里,开始了这项翻译工程。

有一天,陈望道的母亲见儿子关起门来不分昼夜地依据日文本、参考英文本翻译《宣言》,人都累瘦了,便给儿子做了糯米粽子,外加一碟红糖,送到书桌前,催促儿子趁热快吃。陈望道一边吃粽子,一边继续琢磨翻译句子,竟然把墨汁当做红糖蘸着吃了。

陈望道字斟句酌,细做推敲,全书第一句话就是难点,一次次尝试又都被推翻重译,最后才改为:“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

1920年,这部经典终于诞生。陈望道将汉译本送到上海,曾经留学日本的陈独秀等对译稿进行了校译,这本红色经典终于出版了。

插画: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

插画: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

首次印刷排版竟然出了错

1920年8月,在共产国际的资助下,这本完整的汉译本《共产党宣言》经上海社会主义研究社正式出版。

可是在出版时,由于排版的疏忽,“共产党宣言”几个字被排成“共党产宣言”印刷了出来。这一版本的1000册在世界上已经非常少见。同年9月加印1000册时,这个错误被订正了过来。

毛泽东接见陈望道教授

毛泽东接见陈望道教授

档案意义:汉译本《共产党宣言》对中共建党意义重大

中国人直接读经典

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陈铁健先生看来,是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汉译本让中国人直接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的精髓。中国思想先进的人士,通过阅读这本汉译本《宣言》,对马克思主义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也坚定了他们追求共产主义的信念。

陈铁健说,汉译本的《共产党宣言》作为思想武器,对于正在建党过程中的中国共产党而言,意义更加重大。

晚年陈望道

晚年陈望道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