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日本寻档参观河上肇墓地

河上肇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及著作影响一代人

“马克思的学说,在近时思想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现在更是他发展的时代……”1920年7月25日在上海出版的《东方杂志》上,赫然刊登着这样一个关于“马克思研究丛书”的广告。现在这本杂志收藏于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

广告的落款是日本文化机构“共学社”,列举了9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其中就包括日本学者河上肇的《马克思社会主义理论的体系》。

河上肇,作为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哲学家,他的思想及著作对一代人产生了巨大影响。如今,他安葬在日本京都的一处寺院——法然院内。

法然院坐落于青山之间,没有城市的喧嚣,只有空荡的寂寥,河上肇的墓地就在这里。

当年的河上肇不会想到,60多年后某一天,他的墓地前会出现寻找他当年档案的中国记者。因为他并不知道,他的思想也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

刊登《马克思研究丛书》的广告

刊登《马克思研究丛书》的广告

杂志广告泄露神秘翻译者

河上肇的思想影响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传播,李大钊发表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就深受其启发。档案广告中出现的河上肇的文章,也能对此加以佐证。

然而在广告中“渊泉译著”四个字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渊泉是谁?是最早向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李大钊吗?记者带着这样的问题,在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对日本学者石川祯浩进行了采访。石川告诉记者,渊泉并不是李大钊。

原来,在河上肇与李大钊之间,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纽带——北京《晨报》编辑陈溥贤。《晨报》的前身是1916年在北京创刊的君主立宪派报纸《晨钟报》,1918年被查封,当年12月改名《晨报》复刊。

石川告诉记者,他曾偶然在1920年出版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上述广告,于是萌发了探究“渊泉”真实身份的念头。

经过考证,石川找到了答案:曾经被人认为是李大钊笔名的“渊泉”,实则北京《晨报》编辑陈溥贤。

其实,在石川对“渊泉”是谁发生疑惑之时,中国学者早把问题搞清楚了。1987年学术刊物《党史研究资料》的第10期,刊登了西安市委党校杨纪元的文章《“渊泉”不是李大钊的笔名》。

杨文说,1987年5月,为弄清“渊泉”是谁的问题,他写信给梁漱溟先生询问。6月9日,梁的儿子梁培宽代笔回信说:“‘渊泉’姓陈,名博生,福建人,为《晨报》一负责人。”

日本著名思想家河上肇

日本著名思想家河上肇

档案故事:留日同学影响李大钊走上社会主义道路

日本学者著作漂洋过海到中国

20世纪初期,河上肇在日本西京帝国大学教授经济学,早在李大钊发表《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前,就已将马克思的《资本论》翻译成日文并出版。

他是在日本早期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先驱者,此外还著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等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书籍。

他的著作不但影响了当时日本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发展,还漂洋过海,影响了一代中国革命人士。

1919年4月《晨报副刊》连载了河上肇的《马克思的<资本论>》、《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这些文章的译者,正是“渊泉”,也就是陈溥贤。

早在1902年,陈溥贤东渡日本,留学于早稻田大学。从那里毕业后又游学欧美。1916年回国后成功入职《晨报》的前身《晨钟报》,丰富的留学经历,使他在《晨报》中担任主笔。

在《晨报》,陈溥贤以特派记者身份于1918年末再次赴日,正是这段时期的经历,使得陈溥贤接触到了大量河上肇的著作,并深受其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影响。所以在五四运动前期,陈溥贤才得以在《晨报》上发表了大量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文章。

李大钊与东京早稻田大学教员和同学的合影

李大钊(前排左二)与东京早稻田大学教员和同学的合影

同学当“中介”李大钊写著名长文

辛亥革命之后,李大钊出于忧国忧民之心,到日本著名的早稻田大学学习,与陈溥贤是同学。

当时,陈溥贤任留学生总会文事委员会编辑,李大钊为该委员会编辑主任。他俩又同时为《中国经济财政学会》1916年责任会员。

2006年北京师范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院博士吴二华在《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学报》发表文章认为,陈溥贤与李大钊曾同时在日本留学,两人关系密切。1919年,陈溥贤撰写了长篇通讯《东游随感录》,集中地介绍了河上肇主编的《社会问题研究》等社会主义刊物。

李大钊作为陈溥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翻译第一手资料,也不能到国外实地考察的情况下,利用陈溥贤以及其他人翻译发表的文章,逐渐接触到河上肇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并结合自己的认识和高屋建瓴的理论,写下了《我的马克思主义观》这一著名的长文,1919年5月发表在《新青年》第六卷第五期“马克思主义专号”上,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大地广为宣传。

国内学者普遍认为,从学识资历、思想影响、社会地位看,作为《晨报》记者的陈溥贤是不能与李大钊相提并论的。在李大钊与陈溥贤的关系上,陈溥贤翻译日文的马克思主义文献,对李大钊了解马克思主义有帮助。

李大钊初到日本时与直隶同乡合影

李大钊(前排右一)初到日本时与直隶同乡合影

档案意义:李大钊文章对中国共产党成立起到先导作用

传播新思想好似黑暗中窃来天火

李大钊在“黑暗的中国”高举起马克思主义的火炬,如同窃来天火的“普罗米修斯”,率先在一片荒原上披荆斩棘地开出一条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道路。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陈铁健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李大钊发表《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庶民的胜利》等文章,最早向中国传播了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基本内容。

这使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国传播,对中国先进的早期共产主义者具有启蒙的作用。

李大钊的这些文章,让他们对马克思主义更加向往,对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起到了先导作用。

早稻田大学校门与留学日本时的李大钊

早稻田大学校门与留学日本时的李大钊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