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档记录:地下核心密存大英博物馆“镇馆之宝”

镇馆之宝:读者登记簿记录19世纪博物馆读者信息

3月9日,以阴雨天著称的伦敦雾都出现了难得的好天气。当我们一行人赶到大英博物馆的大厅接待处时,博物馆中央档案部负责人史蒂芬妮·克莱克已在那里等待。

“欢迎你们!”史蒂芬妮一边向我们介绍大英博物馆的历史,一边带领我们快步走过一条条走廊,穿过一道道厚重的安全门。

最后,我们来到了藏在博物馆深处的一个地下存储室。

“这里是博物馆保存历史档案的核心地方,大英博物馆于1753年建立,18、19世纪的许多历史藏书都保存在这里。”史蒂芬妮介绍道。史蒂芬妮小心翼翼地为我们拿出了一份中央档案部的“镇馆之宝”——一本厚重的读者登记簿,上面清楚地记录着十九世纪末曾到这里阅览的读者信息。

孙中山在大英博物馆的阅读登记证

报道团记者从史蒂芬妮的手中接过孙中山当年的阅览证

档案故事:孙中山真迹揭示流亡英伦目的

阅览证上孙中山登记“医科学生”身份

在密密麻麻的读者登记信息中,史蒂芬妮帮我们找到了孙中山在一百多年前留下的读者信息。

在这两张年代久远的阅览登记证上,我们看到了孙中山用英文手写体签下的名字——“SunYatsen”(孙逸仙)。值得称道的是,大英博物馆对档案的保护工作做得非常到位,使孙中山一百多年前签下的字迹仍能清晰可辨。

阅览登记证上还有孙中山申请阅览许可所填写的住址、身份等个人信息。我们看到:孙中山两次所填的身份信息均为“医科学生”。两张阅览证的日期不同:一张是1896年12月5日,另一张则是1905年3月13日。

史蒂芬妮向我们介绍说,1896年到1897年,广州起义失败后,孙中山流亡英国,他充分利用起这段难得的空闲时间,在以广博藏书久负盛名的大英博物馆,留下了许多足迹。

孙中山在大英博物馆的阅读登记证

孙中山在大英博物馆的阅读登记证

历史巧合 与马克思同一阅览室读书

史蒂芬妮告诉我们,在孙中山到访前二十多年,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的同一个阅览室里,完成了他的不朽巨著《资本论》的第一卷。而孙中山在马克思之后二十多年,也成了博物馆的“老常客”。

虽然孙中山没有在自己的阅览登记证上记下所借阅书的具体名目,但美国学者莱恩·夏曼在专著中明确指出,孙中山当时在大英博物馆里接触到亨利·乔治和社会主义学说的理论著作。

张国焘在一本回忆录中也提到,孙中山曾向他谈起:“我在欧洲的时候,与社会主义各派领导人物都有过接触,各派的理论也都研究过。我参酌了社会主义各派的理论,汲取它们的精华,并顾及中国的实际情形,才创立三民主义。”

“读书不忘革命,革命不忘读书”,是孙中山一生的信条之一。他曾对日本友人说过,“我一生除革命外,唯一的嗜好就是读书,我一天不读书,便不能生活。”

在辛亥革命之前16年的流亡生涯中,孙中山的足迹遍及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地。据新加坡一些给孙中山革命行动提供过支持的华侨回忆,孙中山平时比较沉默寡言,喜欢读书,读后一定放回原处。

孙中山还喜欢买书,各国陆军组织法及有关书籍、海军海舰图等,价钱虽高,他也一定要买下来,熟读到差不多可以背诵。每次买了新书一定要用纸包上一层书皮,保护起来。

卡尔·马克思位于伦敦的墓地

卡尔·马克思位于伦敦的墓地

留英期间大部分时间在大英博物馆度过

从一份已知公开的清廷驻英使馆雇佣的司赖特侦探社的侦探报告中,我们了解到,孙中山在留英期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大英博物馆的阅览室里度过的。从1896年12月3日到1897年6月24日,他至少去了68次。

1897年4月18日的侦探报告写得很详细:“截至我们现在写信时为止,他的行动很有规律,几乎每天到大英博物馆图书馆、覃文省街四十六号、霍尔庞邮局……在大英博物馆图书馆,他不变地总是进阅览室,并停留几小时,偶尔地为要吃些点心,就离开到布莱街金谷面包公司,之后,有时仍回大英博物馆图书馆。”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又名不列颠博物馆,成立于1753年

大英博物馆,又名不列颠博物馆,成立于1753年

回国之后自称“完全社会主义家”

回国后,孙中山便在国内积极宣传社会主义。1905年8月,孙中山成立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同盟会,同盟会的指导思想和政治纲领具有明显的社会民主主义倾向。

据范方镇等撰写的《孙中山的社会主义思想对宋庆龄的影响》一书披露,1912年10月14日至16日,孙中山在上海中国社会党总部连续三天发表社会主义专题的演讲,他称“社会主义不独为国家政策之一种,其影响与人类世界者,既重且大。循进化之理,由天演而至人为,社会主义实为之关键”。

同年初,孙中山刚担任临时大总统,就公开宣称自己是“完全社会主义家”和“极端之社会党”,后来也透露:“我当选中华民国总统时,原计画(划)以社会主义的理想来建设中国。”

大英博物馆大中庭

大英博物馆大中庭

档案意义:这是孙中山早期探索的重要史证

孙中山在欧洲接触社会主义后回国传播有据可查

对于我们在大英博物馆找到的两张孙中山阅览证,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长期从事孙中山研究的专家尚明轩表示,这可以说是有关孙中山早期在英探索社会主义的重要史证。

尚明轩说,虽然他在大英博物馆读到什么书尚需考证,但有关他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段时期在欧洲接触社会主义,之后回国传播社会主义的事实是有据可查的。

从欧洲回国后,孙中山于1903年提出建设社会主义,1911年提出引进外资,这些跟今天的做法不谋而合。

1896年孙中山在伦敦蒙难时,警探用来辨认孙中山的照片

1896年孙中山在伦敦时,警探用来辨认他的照片

微博报道

前方报道团微博